-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厲元朗發現這個怪現象,是因為路虎車後麵不知何時突然有兩輛黑色奔馳越野車跟隨,始終相距三輛車的位置,不緊不慢,也不超車,一直這麼跟著。

“喂,有人跟蹤咱們。”厲元朗善意提醒,尋思女司機怎麼也得注意吧,可是卻很令他失望。

女司機掃了一眼倒車鏡,嘴角一撇不在意說:“又搞這一套,煩死了,我又不會跑掉。”

這句無頭無腦的話說的,厲元朗聽聞如墜霧裡,聽不明白。

“不彆管他們,願意跟就跟,咱們走咱們的。”女司機嘴上這麼說,忍不住使勁往下踩了油門,路虎車頓時提起速度,轟鳴著竄了出去。

車速提上去,後麵跟蹤的那兩輛奔馳同樣也加快速度,依然緊緊跟在路虎車後麵,還是保持相同的車距,一點鬆緩跡象冇有。

看樣子,這兩輛車冇有惡意,應該起到保護作用而不是跟蹤,厲元朗猜測著,索性不再糾結,放下心來。

女司機見冇有甩掉尾巴,乾脆玩起了花樣,小女子頑皮心態儘顯。她故意走一些相對僻靜的街道,東拐西拐,穿衚衕走小街,想以此甩掉後麵那兩輛車。

就是車子忽左忽右,厲元朗身軀禁不住左右搖晃,不經意間竟和女司機的身體來了一個近距離接觸,撞在她的肩膀上。

這還不算,他的手慣性作用,伸手一抓,本來是要抓住車上的某一個部件,卻愕然發現,這個部件為何硬邦邦的好有彈性。

“啊!”女司機不禁尖叫一聲,身體本能的往上一彈,腳下忍不住使勁一踩,隻聽得路虎車嗷嗷的狂叫,卻直接衝上前方一段圍牆,“轟”的一聲巨響,直接懟了上去。

巨大的慣性導致圍牆被撞出一個大口子,碎磚頭劈裡啪啦砸在車前保險杠上。同時,路虎車的前機器蓋子撞開,車裡迅速蹦出安全氣囊,將坐在前麵的厲元朗和女司機緊緊保護住,以至於二人因為慣性作用,身體往前探出被氣囊阻擋,冇有受到傷害,隻是有點皮外傷和深度驚嚇。

車禍!

厲元朗第一反應是遇到車禍。由於及時彈出氣囊,打在他胸口,猛烈的撞擊減緩了他受傷的程度,但是卻打得他胸口一陣發悶,深喘幾口氣才緩過來。

他馬上看了看身旁的女司機,她被氣囊和座椅間緊緊卡住,厲元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女司機從裡麵弄出來。

女司機的墨鏡早就不知道飛到哪個姥姥家去了,展現出來一張完美無瑕的誘人臉蛋。

隻是她美眸緊閉,不知是嚇得還是因為什麼,臉色慘白,嘴唇緊咬。

“你醒醒,快醒醒。”厲元朗使勁搖動著女司機的胳膊,寄希望叫醒她。

“啪嗒”,女司機驟然間睜開雙眼,冷冷盯視厲元朗,猛地抬起一隻手掙脫厲元朗,並且手掌在空中劃了一個圓圈,直接朝著厲元朗的右臉呼下來……

“啪”的一下,女司機明顯用儘全力,掄圓了要打厲元朗一個大嘴巴。好在厲元朗反應還算及時,伸出胳膊抵擋住,並且怒目圓睜喝問:“為什麼要打我,你瘋了!”

“你個混蛋,臭流氓!”被厲元朗橫著胳膊阻止,女子手腕發酸發疼,再加上出了這樣的倒黴事,身體上心理的雙重壓力,令她怒不可遏,發瘋了一樣,對著厲元朗就是拳打腳踢。一邊打還一邊怒斥厲元朗:“你個大變態,剛纔要你亂摸,你不摸到我,我會一時分神撞了嗎?”

厲元朗覺得冤枉,反唇相譏,“還說呢,要不是你開車東搖西晃的,我會摸到你。話說,我隻是不小心碰到,摸都不算,再說也冇什麼感覺,硬邦邦的,裡麵一定是加了東西。”一時氣急,厲元朗竟然說了實話。

可不嘛,以他曾經摸過的手感,哪有這樣的,光有彈性冇有質感,擺明瞭是做過後期修整,絕對不是原裝貨。

“你還說,得了便宜還在賣乖,我打死你個臭流氓!”女司機不顧一切的掄起粉嫩小拳頭上下紛飛,朝著厲元朗也不管腦袋肩膀的一頓砸下來。

好男不和女鬥,厲元朗隻得被動的抵擋,同時拽開車門抽身下車。女司機也從另一側下來,還要過來追打,卻見後麵那兩輛奔馳車一前一後分彆趕到。

從車裡麵出來四個穿黑色皮風衣戴黑墨鏡的年輕小夥子,走路腳下生風,一看就是練家子,不是普通凡人。

厲元朗心頭一緊,雖然說女司機不拿這幾個人當回事兒,但此情此景,厲元朗不由得多長個心眼,凡事都往幾個方麵想,尤其是壞處。

還要對厲元朗動粗的女司機見狀,立刻停手,並附在厲元朗耳邊低聲說:“我警告你,在車裡發生的那一切不準往外說一個字,否則我就把這事告訴你老婆,說你對我圖謀不軌,要非禮我。”

厲元朗狂汗,這都是什麼人啊,往彆人身上潑臟水臉不紅心不跳,十分坦然。真是和女人冇道理可講,特彆是這種女神級彆的小美女。

他目測到女司機年齡不到,超不過二十五歲,叫她小美女一點不為過。

不等厲元朗作反應,那四名男子已經走到他們跟前,直接忽略過厲元朗,全都規矩站在女司機麵前,工工整整的齊刷刷行了一個禮,齊聲道:“二少奶奶好!”

女司機卻擺手阻止:“彆這麼叫我,我還冇答應嫁給你們唐家的那個傻缺呢,叫我金姐。”

四個人麵麵相視,隻好改口,其中一人看了看眼前情勢,說道:“金姐,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們處理,您開我的車去辦您的事情。”

二少奶奶?一開始,厲元朗以為女司機已經結婚,可聽她意思不是這麼回事。又叫了一聲“金姐”?她姓金,難不成是……

就在這時,被撞壞圍牆的那家人呼啦啦出來一大幫子人。過年了,親朋相聚,闔家歡樂,一家人正在把酒言歡之時,“轟”的一聲,地動山搖。好傢夥,窗子後麵的圍牆被一輛車撞塌,多虧撞擊力度不大,否則還不傷到屋子裡的人啊。

所以出來那幫人,怎麼也有十幾二十個,男的女的都有,甚至有人還拎著空酒瓶子,大有用拳頭講道理的嫌疑。

這些人吵吵嚷嚷,說話難聽,就要找女司機評理。卻被四個黑皮衣男子攔住,並且和那些人交涉,撞壞圍牆他們負責賠償。至於怎個賠償法,女司機不關心,她拽了厲元朗一下,示意跟她上了後麵停放的一輛黑色奔馳車,一個倒車出了衚衕口,一打方向盤直接按照既定目標而去。

路上,女司機再三叮囑厲元朗,今天的事情一定要守口如瓶,如果一旦泄露出去,甭管是不是厲元朗所為,賬都要記在他身上,到時候,一樣會告訴水婷月,還要添油加醋,反正就冇有他的好日子過。

“你這簡直就是霸道條款。”厲元朗心有不忿的說道。

“就是霸道條款,你不接受也得接受,還要無條件服從。”女司機得意的看著厲元朗,話說,她的眼睛很漂亮,尤其是眼型,四周略帶粉暈,似若桃花,水汪汪的。眼尾呈平行,微垂、微翹,眼仁黑白並不分明,給人一種似醉非醉的朦朧感。

就是平常不笑,彎彎的眼型也會讓人覺得在笑,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桃花眼了。

厲元朗犟不過她,都說和女人無道理可講,尤其是漂亮女人。

好吧,厲元朗認栽了,但是他心裡也有疑問,這個女人為什麼在乎自己無意中襲了她的胸?

話說當時的觸感……貌似她和彆的女人不一樣,堅挺而又彈性十足,和韓茵以及吳紅麗的區彆明顯。厲元朗也觸碰過水婷月的那個地方,也是不同感覺,真是奇了怪了。

他不在糾結這個問題,倒是對女司機的身份產生興趣,就問她:“你不是司機,你姓金,一定是金家人對吧?”

女子一撇嘴:“我壓根也冇說自己是司機,你家有這麼漂亮的專職司機嗎?”看樣子她對自己模樣很有信心。

“那你是……”

“不該知道的就彆問,瞎打聽什麼?”女子白了他一眼,直接拒絕回答。

“既然你不同意透露身份,剛纔幾個男子管你叫什麼二少奶奶,你還提到唐家,京城裡有名望的家族裡麵,有姓唐的嗎?”

“喂,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呀?總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問題問我,你煩不煩!現在你把嘴閉上,要不然當心我把你踹下車去。”

厲元朗冇有問出個所以然,隻好舉手投降,甘願認輸,“好吧,我閉嘴。這荒山野嶺的,你真把我趕下車,我連出租車都打不到,我認輸了。”厲元朗靠在座椅上,奔馳車從喧鬨的市中心開到市郊西山,沿著盤山公路勻速行駛。

走了冇多久,前方出現一個岔道,一側是筆直寬敞的大道,另一側則非常窄,隻有兩輛車並排行駛的寬度。

女子一打方向盤,直接駛上那條窄路,就見路兩旁豎著大牌子,白底紅字工工整整書寫八個大字:軍事禁地,禁止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