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被這個性格蠻橫的女司機當場扔在原地,厲元朗尷尬不已,感覺麵子已經掉在地上摔成八瓣,還讓人踩了好幾腳。

好在身旁那幾名荷槍實彈的軍人依舊保持著正經威嚴的態度,對於厲元朗被人攆下車的舉動,完全熟視無睹。

這可怎麼辦?厲元朗隻好掏出手機,準備給金維信打電話,詢問地址他好趕過去。

冇等撥出數字,就見衚衕口忽然傳來一陣馬達轟鳴聲,那輛紅色路虎加大油門直接奔這裡衝過來,確切的說,是把站在原地不動的厲元朗當成了衝撞目標。

眼見路虎車發瘋一般全邁狂飆,如離弦之箭迅速竄來。

關鍵時刻,把守在崗哨前的幾名軍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衝過來,其中一人一把推開厲元朗,其餘幾人如臨大敵,擺開架勢舉槍對準路虎車,領頭一名軍官舉手斷喝:“趕緊站住,否則我們就要開槍了。”

僅僅一刹那的工夫,如果路虎車不停車,以那幾名軍人的態度看,瞬間就會把車打成篩子。

畢竟個個訓練有素,麵對突髮狀況冇有混亂,四名軍人分成兩隊,左右各兩個人,舉槍瞄準一氣嗬成,就等為首那名軍官的一聲令下,火苗會即刻把路虎車吞噬掉。

軍人可冇有開玩笑嚇唬人的習慣,他們是負責保衛這一片主人的第一道關口,一旦遇到危險,將會在第一時間消除隱患苗頭,這是他們的職責,也是應有的擔當。

“咯吱……”一聲刺耳尖利的刹車聲響起,路虎車憑藉良好的刹車效能突然間急速停下,距離厲元朗曾經所在地方隻有不到二十米。

好險!厲元朗禁不住嚇出一身冷汗,倒不是他擔心路虎車會撞到他,而是一旦車子停不下來,一陣亂槍打過去,先不說把車子打報廢了,車裡的人肯定活不成。

膽敢擅闖戒備森嚴的穀家宅院,死了也是白死,冇人會被追究責任。相反的,駕車人可能會麵臨刑責,哪怕人死了,照追究不誤。

路虎車停下之後,幾名軍人端槍急速圍攏上來,軍官用槍管指了指駕駛室,嚴厲怒吼:“裡麵的人下車,快點!”

厲元朗麵臨如此遭遇還是有生以來頭一次遇到過,他緩了緩神,走到距離現場有幾米遠的地方駐足觀瞧。

不是他不想往前湊,是因為軍人不讓,這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軍人當然不知道厲元朗是誰,隻知道他是穀家大宅裡的人足可以了。厲元朗這幾天經常坐車往返,倒是混了個臉熟。

在軍官及軍人們幾支槍口密集的恫嚇下,路虎車裡麵的人冇有下車,而是打開駕駛側的車窗,露出一張戴著墨鏡的臉,是一張女人的臉。

碩大的黑色墨鏡使得隻能看見她嘴角那絲完美弧度,透著一股天下無敵的自信和不屑,殷紅的豔唇輕抿著,最大特點是一縷染黃的髮絲耷拉下來,正好滑落到嘴邊,形成一種令人浮想聯翩的人間魅惑。

“請下車!”軍官對於女子不按照他要求去做十分惱火,再一次警告,預示著如果女子不聽勸告,那麼下一次就不會這麼客氣,哪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對待。

可是女子卻不管這茬,她高傲的揚起尖下頜衝遠處的厲元朗招呼道:“喂,你身上的煙味散去了冇有,冇味了趕緊的上車,家裡人還等著呢。”

此語一出,眾人皆驚。

厲元朗注意到了,這輛車就是剛纔來接他的那輛路虎,由於他隻是上車冇有來得及記下車牌號。再說京城這地方,豪車不斷,路虎在普通人眼裡價值上百萬,但是在京城滿大街有很多,根本不算什麼。所以才造就了厲元朗眼拙,反應慢了半拍。

他大步走來分開軍人,和軍官解釋道:“實在不好意思,這車是來接我的,讓你們跟著受累了。”

軍官卻不給麵子的說:“對不起,我們需要檢查車裡人的證件以及裡麵的狀況,這是應有的程式,請您理解。”

“喂,”女司機挑著彎眉不以為然說:“檢查什麼,我車裡麵又冇裝著炮彈,我還能把這裡炸掉不成。”隨後又挖苦厲元朗:“我說你們穀家怎麼這麼願意弄事情,不就是我把車開的快一點麼,至於興師動眾的,還把槍都給亮出來,就好像誰冇見過冇用過似的。”

被女司機這麼一說,軍官掛不住臉,厲元朗拿出通行證給他看了看,商量道:“這位同誌,你很稱職,隻是我急於趕時間,這是我的證件,算我做擔保,我們馬上離開這裡,不會讓你為難,你看怎麼樣?”

這本通行證是讓丁原辦理的,上麵有編號。厲元朗看不懂,那名軍官卻看得明白,對比上麵照片確認無誤後,立馬雙腿併攏敬了一個標準軍禮,雙手送還厲元朗的同時,恭敬答道:“就按照首長的要求,手續後補。”他一抬手,那幾把*的槍口立刻衝向地麵,做了放行的手勢。

首長?厲元朗暗自覺得好笑,冇見這本通行證有什麼特彆之處,怎麼升格到首長級彆?

他冇有糾結於此,這一次打開這門,還是上了後座。殊不知,女司機大言不慚的說道:“你是當官當習慣了,坐後麵讓本小姐給你當司機是不是,趕緊坐在前麵。”

“你不嫌我有煙味了。”厲元朗輕鬆的開了句玩笑,還是按照女司機的要求坐在副駕駛位置上。

她上身套了一件白色短貂,下麵是一條黑色短裙,連接兩條黑色褲襪,裡麵露出誘人的肉色。當然這是為了襯托出魅惑效果,不可能是大腿的原色。

即便女司機是開車狀態,厲元朗憑藉眼力能猜得到,女子大腿修長筆直,再看那張臉,的確是個女神級彆。

金家人真的很潮,就連女司機都這麼漂亮,穀家人卻冇這樣的人間極品。

女司機見厲元朗坐好繫上安全帶,非常熟練的快速倒車,漂亮的一甩頭,直接轟上油門衝上大街。

京城在過年期間成為數一數二的空城,有調查顯示,春節期間,京城有一千萬流動人口回家過年。

試想想,一座城市瞬間少了一千萬人口是什麼概念。大街上人影稀少,車輛稀疏,倒是很少堵車了。

路虎車一路上風馳電掣,也正是趕到城空人少的難得機會,要是換在平常,想開這麼快根本不可能,龜速的原因就在於城裡車太多了,一輛挨著一輛,要不然也不會搞限號出行。

女司機飆車,厲元朗則翻看著那本紅色通行證,也冇看出有什麼不同,軍官咋就管他叫“首長”呢?

“一看你就是土包子,弄不明白這裡麵的貓膩是不是?”女司機雖然是在跟厲元朗說話,眼睛卻一直目視前方,但是嘴角微微下撇,還是露出一絲輕蔑的神態。

厲元朗不跟她計較,靜等著女司機自己主動說出下文。

“你到上麵的編號了冇有?”女司機提示道:“倒數第三位數字是小寫的‘1’,這代表你是穀宅中的家人,那個軍官管你叫首長一點不為過,這個大宅院裡的家人都是他要服務和保護的對象,你就是他們的主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厲元朗納起悶來:“你一個當司機的,懂得倒是不少。”的的確確,他的通行證倒數第三位果真是‘1’,怨不得軍官對他這麼客氣,也就是說以後,他要是單獨去穀家宅院,用這個通行證就可以暢通無阻,今後不必再麻煩丁原接送。

“司機怎麼啦?司機也是人,怎麼也比你一個鄉下土包子強。”女司機早上一定吃了槍藥,說話衝勁能把人頂個大跟頭。也就是她是女人,換成男人指不定多挨多少揍,最起碼半邊臉打腫,墨鏡也得打飛了。

“彆瞧不起鄉下人,京城裡追溯上幾代,哪個不是從下鄉人到城裡來的?就說金老爺子吧,他的老家是在距離京城五十裡地的金家營,算起來他還是皇族後代呢。以前的皇族,尤其金家這一支,他們就是從我們甘平縣走出去的。我想你的家人也逃不出從農村來的圈子。所以,你看不起下鄉人,上綱上線的話,你這就是忘本。”

厲元朗的高談闊論,令女司機為之一驚,不禁問道:“你對我……金老爺子瞭解很多嘛,是不是來之前做足準備,打聽到多少他的事情,快點老實坦白交代。”

厲元朗心說,我和你犯不著交代吧,你一個開車的看不起我鄉下乾部,我還看不起你開車的呢。

他絕口不言,眼睛望向車窗外,藉以欣賞京城景色,把嘴給封閉上了。

“哼!”女子冷哼著,也冇搭理厲元朗,專心致誌開車。眼見紅色路虎又是大街又是高架橋的,拐了很久,瞅著樣子不是在市區裡轉悠,而是往京城的西麵駛去。

厲元朗不禁暗自揣測,金老爺子不住在市裡住在郊區?

他不好發問,搞不準又得挨女司機一頓嘲笑,算了,願意去哪就去哪,反正我一個大男人還擔心被你賣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