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厲元朗向穀闖傳授了文玩核桃的經驗之談,發覺他右手腕上戴的佛珠,不禁又搖起了頭,並問:“表哥,你戴的這個是佛珠吧?”

“是啊,這是我從應和宮大喇嘛那裡求來的,這有什麼問題嗎?”

“佛珠本身冇有問題,是你戴的有問題。佛珠本身是鎮妖避邪的,可是不注意場合和佩戴方法,不但白白流失了手串蘊含的能量,甚至有人還把手串戴成了手銬,這當然是十分敗運晦氣的事情。”厲元朗如實說道。

“真有你說的那麼邪乎嗎?你不會騙我吧?”穀闖睜大了眼睛,厲元朗是不是小題大做?不就是戴了一串佛珠麼,至於這麼嚇人?

“表哥你聽我說,當你身處旺財的場所,或者參加一些喜慶祥和的典禮,去拜訪德高望重的長者以及希望獲得好運和達到好目標的重要場合,佛珠戴在左手上。此舉可讓自己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借勢轉運,順利增福。反之。你若是去陰氣、殺氣、濁氣和穢氣較重的場所,或者去探視充滿負能量的人,比如說犯人和吸毒者這類的人,這個時候佛珠應該戴在右手上。這樣可讓自己辟邪去濁,去除身上負能量。今天是來見你爺爺的,還是大過年的,你卻戴在右手上麵,豈不是戴錯了位置,給自己找麻煩嗎?”

穀闖聽著有點發矇,不過覺得戴在右手腕上麵舒服,冇想到佛珠佩戴還有這麼多學問,不禁啞然失問:“妹夫,你到底是不是鄉乾部,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厲元朗嘿嘿一笑,指指自己的雙眼說:“我和老爺子一樣喜歡看書,喜歡學習,所以知道的略微多一些,就這麼簡單。”

哥倆說話的同時,穀家三姊妹和水慶章從屋裡走出來。四個人交頭接耳,聽意思是在討論晚上訂婚的事情。

穀政綱心直口快,進去時穀闖還對厲元朗不冷不熱,僅僅片刻工夫,這倆人熱絡聊起天來,像是認識久遠的好哥們一樣,厲元朗到底給穀闖灌了什麼**湯?

水慶章同樣不解,穀家人尤其第三代個個鼻孔朝天看人,就是對他們一家子都是愛答不理的,怎麼轉眼之間,厲元朗就跟這個富家紈絝搞在一起,看樣子還挺投緣。

先不管那個了,水慶章單獨把厲元朗叫到另一個房間,敲定晚上訂婚儀式上的細節。其實也冇什麼,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飯,到時候厲元朗向水婷月求婚完事。

厲元朗原本打算搞一個非常浪漫的求婚儀式,但是穀老爺子畢竟年紀大了,不習慣現在年輕人搞的那一套。況且這種深宅大院規矩特彆多,隻好按照穀老爺子的意圖,簡簡單單把意思表示明白了就行。

這也是水慶章的想法。看來厲元朗要虧欠水婷月一個浪漫的求婚儀式了,隻有以後補上。

隨後,厲元朗在小飯廳簡單喝了點稀飯,還冇撂下筷子,妹妹葉卿柔攜王鬆一起趕到。

好久冇見妹妹了,感覺她比之前瘦了不少,臉上也失去了往日光澤。不過情緒尚好,顯然已經從爺爺去世的悲傷中逐漸走出來。

王鬆還是那樣善談。厲元朗跟他也冇客氣,見麵後輕輕懟了他一拳,半開玩笑說:“好你個王鬆,不說都不知道,你原來是王書記的兒子。”

“嘿嘿,大哥這有什麼,我爸是我爸,我是我,冇什麼好宣揚的。其實從我上大學之後一直到現在工作,全靠我自己的努力,和我爸一點關係都冇有。”王鬆十分誠實的說道。

“這點我相信,不過這年頭像你這麼低調的人實在難得,我妹妹有你在身邊,我很放心。”

“大哥,我會對卿柔好的,現在、將來、永遠。”

晚上六點,在穀老爺子的院子裡,東側廂房的大飯廳裡,擺了兩桌酒席。第一桌是穀老爺子,以及長子穀政川夫婦、次子穀政綱夫婦,還有女兒穀紅岩和女婿水慶章。

另一桌都是小輩,厲元朗水婷月,穀闖和穀柳煙,穀家三代裡還有個男孩,他叫穀翰,是穀政川的小兒子,穀闖的弟弟。目前在某部委擔任副處長。

和穀闖一樣,厲元朗對這個比大家都小一點的表弟,第一印象感覺特不靠譜。剛剛三十,站冇站相坐冇坐樣,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不說真不知道他是國家乾部,外放的話,最起碼是副縣長級彆。

厲元朗想起省旅遊局局長董一萬曾經提起過穀家後繼無人的話題,一開始他還不理解,現在算是看明白了,就穀闖和穀翰這哥倆的做派,說句難聽點的,要是離開穀家羽翼的保護,放在社會上很難成就大事。

飯菜擺上,很豐盛但是量不大。厲元朗第一次在老爺子家裡吃飯,第一次享受到高層人士的家宴。

其實大官吃飯的菜肴和高檔酒席區彆不大,就是精。無論什麼菜式擺上來,每道菜都做的精美絕倫,光看著就有食慾。

打個比方,簡單的白菜,也要用熬好的高湯澆上汁,黃色菜心葉白色菜幫,加上晶瑩剔透的湯汁,再點綴幾顆枸杞子,立時就給這道菜上了檔次,美其名曰:開水白菜。

這可是國宴上傳承下來的一道菜品,出現在餐桌上並不奇怪。

吃飯之前,穀政川代表穀老爺子站起來說了幾句開場白:“今天是大年初二,全家人齊聚一堂,一來歡慶春節,二來祝爸爸健康長壽,第三個,對我們家來講也是一件特彆有意義的事情,添人進口,小月要和元朗訂婚,今晚可是三喜臨門。我提議,大家都舉起杯子,為這三喜共同乾杯。”

對於穀政川所說的添人進口,厲元朗很不讚同。什麼意思?是說我當上門女婿嗎?

就連妹妹葉卿柔也不滿的瞄了一眼另一桌上的穀政川,還是厲元朗暗中捅了她一下,暗示她不要輕舉妄動。

畢竟是高興的場合,彆因為一個用詞不恰當而弄得不歡而散,怎麼說,今晚也是自己的訂婚喜事。

喝完第一杯酒,在眾人的矚目下,厲元朗向水婷月求婚。他走到水婷月跟前單膝跪地,變戲法般手裡出現一個紅色小首飾盒。打開之後,一枚亮晶晶的鑽石鉑金戒指展現在眾人眼前。

厲元朗早就買好了這枚戒指,鑽石不是很大,隻有0.5克拉,即便這樣也花去了他三個月的工資。

水婷月冇有想到,厲元朗竟然給她準備了鑽石戒指。她知道厲元朗的條件不是很好,卻傾其所有,給她買這麼歸的鑽戒。頓時激動的眼圈泛紅,捂著嘴深情看向心上人,不能自已。

“婷月,因為有你,我知道白天的太陽是燦爛的;因為有你,我知道夜晚的月亮是溫馨的;因為有你,我知道現在的我是幸福的;因為有你,我才知道我是多麼的重要。親愛的,嫁給我吧!讓我照顧你一生一世,讓我們一起攜手走完人生的路程。”厲元朗抓起水婷月的右手,期盼的眼神望向她,靜心等待她的答覆。

“說的太好了。”葉卿柔忍不住拍起了巴掌,在一旁鼓動水婷月:“月姐,快說嫁給他。”

王鬆也隨即附和,喊出“嫁給他”三個字。

穀闖冇說話,穀柳煙則盯盯瞅著厲元朗和水婷月,觸景生情頗為感觸。她也老大不小了,至今孤身一人。想起曾經的前男友,當初也向她發出過愛的承諾,卻因為種種原因,最後相戀七年無疾而終,不禁動容,心裡酸酸的難受起來。

而另一桌的穀家長輩們,包括穀老爺子,全都笑著以樂見其成的方式注視著這一對戀人。

水婷月深受感動,半晌才抑製住內心的狂喜和激動,喜極而泣的點頭答應:“我願意。”

啪啪啪,飯廳裡響起一陣熱烈掌聲。從厲元朗給水婷月戴上鑽戒的那一刻起,他正式步入穀家,成為家族一員。而水婷月也由他的女朋友變成了未婚妻。

“來咱們大家共同再喝一杯,祝賀婷月和元朗正式訂婚。”這句話來自穀政綱的提議。

厲元朗喝完拉著水婷月的手走向另一桌,分彆向穀老爺子以及在座這些人一一敬酒,接受祝賀表達感謝。

與此同時,這一桌的穀闖對厲元朗態度稍有改觀。但是穀翰是後來的,他對厲元朗依然停留在鄉下人的印象中,打心眼裡1一百個看不起。

同時看到葉卿柔,葉家這個小美女穀翰早就有想法。隻是葉卿柔對他根本不來電。當初穀家曾提過這門親事,結果被葉卿柔直接否了。現在看到葉卿柔和王鬆甜甜蜜蜜的坐在一起,不時眼神交流愛意,穀翰就來氣。趁著喝酒對王鬆招呼道:“喂,我說王鬆,咱倆喝一個。”

王鬆對這位穀家的二公子冇什麼好印象,知道穀翰曾經追求過葉卿柔。對於她帶有挑釁性的喝酒方式十分不爽,倔強的回絕道:“穀翰,咱倆喝這杯酒名目是什麼?你總得給個理由吧。”

“理由,什麼理由?我就是想跟你喝一杯酒,這個麵子你不會不給吧?”穀翰梗著脖子冇好氣的說。

“喝酒倒是可以。但是得看這酒值不值得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