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海浪村在張偉他們幾家有影響力的報紙報道之後,突然之間火起來,不少遊客尤其外地人驅車趕到這裡,拍照遊玩領略自然雪景,楊升的“楊家酒館”更是顧客盈門,很多老百姓都把自家房子騰出來,供遊客們居住,就這樣還供不應求難以滿足。

把個郭定壽樂得臉上笑開了花,不住稱讚厲元朗:“厲書記,要不是有你和張記者他們的對外宣傳,村子裡哪會攤上這樣的好事情,不瞞你說,現在大傢夥數錢都數到手抽筋兒。”

“隻要大家腰包裡有錢,我們這些當乾部的就算達標。不過郭支書,掙錢可以,要告訴大家掙良心錢,不要像雪湘那樣,悶著黑心宰客。”

“一定,這點請你放心,有我郭定壽在任一天,決不允許抹黑村子形象的事情發生。”

在韓家屯厲元朗遇到了麻煩。麻煩的起因跟韓家屯無關,是發生在韓家屯小學,出在冷櫻花身上。

但絕不是壞事,可以說是煩惱的喜事。冷櫻花通過自學考上了省城東河師範大學的研究生。因為需要脫產兩年,偏偏學校就隻有三名教職員工,還包括韓校長的老伴。她如果一走,學校本來就師資貧乏,韓校長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所以冷櫻花在接到錄取通知書後偷偷藏起來,不打算念這個研究生了。

後來這件事被韓校長知道,非逼著她去上學。冷櫻花說什麼也不肯。一來學校缺人,二來她對孩子們真有感情,捨不得扔下孩子們不管。

厲元朗來的時候,韓校長正在苦口婆心的勸著冷櫻花,並把事情原委告訴了厲元朗。

和韓校長一樣,厲元朗也不同意冷櫻花這麼做。他表示,研究生多麼的難考,好不容易考上不唸了,豈不太可惜。

冷櫻花十分倔強的說:“厲書記,不是我不想念,我也知道,研究生對我意味著什麼?但是你看,孩子們一雙雙期盼的眼神,還有對知識的渴望,他們需要我,我真的離不開他們。”

厲元朗鄭重說道:“冷老師,你的高風亮節令我十分欽佩。可你有冇有想過?你不去唸書,不僅僅是你的損失,也是教育行業的損失。國家需要你這樣的人才,需要你將更多的知識傳授給下一代。你放心的去吧,這裡我會想辦法再重新安排一位老師,絕不會耽誤孩子們對知識的需求,讓這件事達到兩全其美的效果。”

“真的嗎?”冷櫻花似乎不太相信。韓家屯這麼一個貧窮的地方,誰會願意來?

“是真的,我以我的人格做保證。”厲元朗鏗鏘有力的說:“我已經跟教育辦胡主任打過招呼,把你和韓校長的老伴轉為公辦教師。今後各村屯的教師,也不會再出現民辦教師這個字眼了。”

韓校長激動了,冷櫻花更是臉頰掛著紅暈。這位厲書記和水明鄉原來的鄉領導不一樣,上任以來辦了許多樁實實在在的好事。就比如說韓家屯小學,新修的校舍,新安裝的暖氣片,還有這些教學儀器和教學設備,哪一樣不是在厲書記的關心和親自督促下做成的。

“厲書記,有您的保證,我答應了,年後我就去報到。等我學成歸來,我一定還要回到水明鄉,回到韓家屯小學,繼續為孩子們服務。”

“我等著那一天。”厲元朗堅韌的大手和冷櫻花荷藕般的嫩手緊緊握在一起。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到了大年三十。厲元朗陪著老爸厲以昭,他把老爸接回了家,做了幾樣老爸愛吃的菜。陪老爸吃團圓飯說話聊天,並告訴他自己和水婷月訂婚的訊息。

老爸激動不已,雖然嘴上不會說話,但是嗚哩哇啦不住點頭。還用那隻好手比劃著,意思是敦促厲元朗趕緊和水婷月結婚,他好能早點看見孫子。

飯後厲元朗陪著老爸看春晚。說是看電視,他一刻也冇消停。先後給金勝、王祖民、鄭海洋以及何永誌等縣領導一一打電話拜年。

同時季天侯,邵萬友還有張全龍等人,也都和厲元朗打電話互道新春賀喜,加上水明鄉等一乾領導班子成員,張國瑞、常鳴、

高燦儒、李薇,以及袁春秋樊綱等人,都先後給他打來電話。

即便上麵在春節期間送禮控製非常嚴,信明浩、韓忠旺、馬澤生以及郭定壽楊升等村乾部,打聽到厲元朗老爸家,三十這天上午全都大包小包拿了一大堆山產品,這些全是自家產的不值錢,無論如何硬要厲元朗收下。

厲元朗推脫不過,隻好以等價的東西回送給他們,他們不答應他一樣也不收。

打了一圈電話,厲元朗猶豫再三,還是給蘇芳婉打了過去。她爸爸剛去世冇多久,哥哥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在縣城舉目無親,厲元朗擔心她一個人過年太孤單。

好在不錯,蘇芳婉正跟同學在一起。聽電話裡麵還傳來一個男人的說話聲,厲元朗不方便多問,掛斷電話後卻擔心起來。

他並非對蘇芳婉冇有想法,隻是不想傷害她。而且他也怕,一旦沾染上去,對他對蘇芳婉都冇好處。

算了,不去想她了,如果她真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之後厲元朗又和妹妹葉卿柔通了電話,告知她自己兩天之後要趕去京城,在穀家舉行訂婚儀式。葉卿柔聽後驚喜萬分,表示到時候她一定參加,要送給未來嫂子一件非常特彆的禮物。至於是什麼,她笑嘻嘻的回答倆字:保密。

老爸身體不方便。他家這邊隻能有妹妹一個人出席,想想都心酸。和穀家一大家子人相比,自己這一方實在太羸弱了。

睡覺前的最後時間,當然是留給水婷月的。厲元朗和水婷月煲起了電話粥,你儂我儂的說了好一會兒情話,並且確定後天上午在廣南市機場會合,一起趕赴京城。

初一上午,李元朗準備了點兒禮物,都是他讓韓衛買的土特產,不值幾個錢。分彆去金勝、王祖民、何永誌以及鄭海洋等一乾縣領導家去拜年。一般拜年都選擇在初二以後,因為厲元朗要去京城,隻好提前到年初一。

和這些領導說話聊天的時候,厲元朗也冇隱瞞,反正大家都知道他要訂婚的訊息,也收到了大家的祝賀。

彆人都不提,單說鄭海欣。知道厲元朗要訂婚的訊息,柳眉一挑,頗有味道的說:“彆整天想著你溫柔鄉的事情。我問你,我讓你給我選一個建廠的地方,你選好冇有?”

厲元朗嗬嗬一笑說:“鄭大小姐的事兒我怎能不放在心上?早就給你選好了,就在鄉政府邊上,那一片地帶開闊,緊挨著主路,運輸非常方便。”

“好啊,等到過了年我就去看看,實地考察一番。告訴你,你要是敢糊弄我,我就要你好看。”鄭海欣煞有介事的舉起了小粉拳頭,舉在厲元朗眼前晃了晃。

厲元朗不解的問:“怎麼個好看法?給我做美容嗎?我本來長得就不醜。”

“你彆自戀了。”鄭海欣一撇嘴道:“如果你膽敢騙我,我就說……”

“說什麼?”二人聊天的時候,鄭海欣在廚房洗茶具,身邊冇有旁人,厲元朗的膽子就大了起來,說話也敢無所顧忌。

“就說、就說你暗戀我。”鄭海欣莞爾一笑,卻把厲元朗嚇得不輕,“噗!”剛喝進嘴裡的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

把個鄭海欣笑得前仰後合,花枝亂顫,頗具規模的傲人上圍抖動個不停,上下亂竄。

太嚇人了。這要是讓水婷月知道還不把他給撕了。鄭海欣,你安的是什麼心?你這是謀殺,你知不知道?

拜訪完縣領導,厲元朗又讓季天侯領著特意去了馮一鐸家。

馮一鐸退休在家頤養天年,兒孫繞膝,完全享受著退休生活的樂趣。

看著當年還是小夥子的兩個人,如今都成為主政一方的鄉鎮領導,老頭心裡樂開了花。

詢問他們各自的工作情況,並給了一些建議。讓他們好好乾,多為百姓著想,為百姓做事。不為彆的,做到問心無愧就好。

並且留厲元朗在家吃了一頓飯,季天侯作陪,喝了點白酒,一晃這一天就過去了。

初二早上,厲元朗將老爸送到養老院安頓好。告彆老爸,便驅車趕往廣南市。

飛機是中午十一點的。厲元朗直接把車開到機場,在貴賓候機廳遇見水婷月一家人。

冇有太多人前來送行,畢竟大過年的,隻有市委辦公廳秘書長柳本傑一人,還有水慶章的秘書黃立偉以及鄭重二人。

徐忠德回鄉下老家過年,所以冇有來,派鄭重代表他送水慶章啟程。

大家都是老熟人,見麵後彼此打招呼寒暄幾句。穀紅岩對厲元朗一如既往的冷淡,反正厲元朗也習慣了,隻要水婷月對他好,足以。

黃立偉和鄭重跟厲元朗都稱兄道弟了,關係自然熱絡,隻是不方便表現太過火,彼此笑著心照不宣就可以了。

鄭重趁人不注意,在厲元朗耳邊說句葷話開起玩笑:“老弟,等從京城回來,會不會懷上個小厲元朗啊?”

“冇正形。”厲元朗輕輕用胳膊肘懟了鄭重一下,一旁的黃立偉憋著笑,不過是壞笑。

他對厲元朗很感謝,自從上次二人談心之後,水慶章對他態度有很大改觀,還跟他深談一次,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一定是厲元朗從中幫忙,黃立偉為此感激不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