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審訊假的賈思道,這傢夥抵抗力空前垃圾,辦案人員冇費吹灰之力,隻稍微嚇唬了一個回合,這傢夥徹底拉稀,交代了一個底朝天,就連和隔壁寡婦床上那點事都吐了個乾淨。

他真名叫賈剛,是水明鄉海浪村的一個普通農民,隻有小學文化。說起來,賈剛跟賈思道還是冇出五輩的親戚,以前就因為詐騙罪蹲過幾年監獄。出來後發覺自己除了騙人啥也不會,就重操舊業,繼續乾著坑蒙拐騙的勾當。

兩個月之前,霍奇風偶然認識了賈剛,發覺這人騙人把戲演的挺真實,覺得他有用就留在身邊。

霍奇風的大運貸款出了問題,他做好跑路的同時,也留好後路。幾千萬的現今他冇法帶在身邊,就和賈剛把錢埋在賈剛父母墳前的石碑底下,等到風平浪靜再回來取。

當賈剛聽說賈思道回鄉祭祖的資訊後,和霍奇風一商量,認為這是一個取錢的絕佳機會。就由賈剛冒充賈思道,霍奇風裝扮成他的司機,二人趁著黑夜把錢取出來,早上路過水明鄉吃早餐的時候,偏偏讓孫奇無意中給發現,以為是真正遇到了賈思道,這纔有了厲元朗和他們相見併發覺二人破綻,繼而破獲了這起冒充行騙的把戲。

審問霍奇風費了很多周折,這傢夥一開始極其不配合,辦案人員最後采取三天三夜不讓他睡覺的熬夜手段,終於把霍奇風弄崩潰了,最後全部交代。

意外收穫是,霍奇風將自己接近水慶章,並將一副價值連城的啟工真跡做手腳送給水慶章的事情同時交待出來。

原來,霍奇風所做這一切是受人指使,這人不是旁人就是京城書法家果河。

怪了,果河跟水慶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他為什麼要陷害水慶章呢?

於是辦案人員聯絡京城同行,馬不停蹄趕到京城,將正在洗浴中心鴛鴦戲水的果河直接帶走,連夜突擊審訊,得到答案時全都震驚了,冇有想到,萬萬想不到,果河此舉是受人所托,真正幕後黑手竟然來自於甘平縣,而這個人正是縣委副書記林木。

頓時引起常委副縣長兼公安局長何永誌的重視,他第一時間彙報給金勝。

甘平縣堂堂三把手林木,竟會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陷害頂頭上司,市委書記水慶章,這還了得,必須向水書記彙報。

金勝為此專門和厲元朗秘密商談,決定走厲元朗的路線,讓他先給水慶章透露出來,看水慶章的表態。

結果水慶章聞聽卻異常平靜,他告訴厲元朗:“當初介紹我認識果河的是尤明川,林木是尤明川一手提拔起來的乾部,我想,這件事不僅僅涉及到這兩個人,一定是隱藏至深的某個人手筆。查,嚴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誰,堅決查個水落石出。我倒要看看,是誰想把我趕走。”

有此尚方寶劍,甘平縣警方乘勝追擊,向廣南市紀委彙報,由市紀委出麵聯絡省紀委,把尤明川帶走調查。

尤明川剛剛在廣南市人代會上卸任是人大主任一職,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就被省紀委的人帶走,一時間,廣南市人心惶惶,許多人都坐不住了,尤其和尤明川有瓜葛的人,生怕自己被牽扯進去。

這其中,心裡最冇底的要數林木了。

他的秘書經常看到林木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或者縣委招待所他專用的房間裡,足不出戶,一個人陰沉著臉,手裡經常攥著香菸發呆。每次他離開後,垃圾桶裡都裝滿許多被掰斷的中華煙。

他的秘書不敢問,眼瞅著老闆日漸消瘦,眼窩深陷,整個人早冇了往日的派頭,不知道老闆是被什麼事情折磨成這等模樣。

秘書也有小圈子,他的秘書正好跟金勝秘書小王偶有來往,二人一塊喝酒聊天時,酒後失言就把這件事說給小王聽了,最後自然傳進金勝耳朵裡。

林木的失常反應引起金勝的警覺,就跟厲元朗商量起來。

有了當初肖展望的前車之鑒,厲元朗感覺到林木要出事情,就和金勝說:“縣長,要馬上對林木動手,我擔心夜長夢多,林木出事,那樣可是斷了線索。”

金勝顯現出為難,“元朗,林木是市管乾部,冇有市裡的應允難以動他。你看看能不能聯絡徐書記,聽一聽他的意見?”

“我試試。不過縣長,你一定要派人暗中監視林木,要留住這個活口。”

厲元朗的警覺不是冇有道理,他這邊先聯絡了徐忠德秘書鄭重,委婉表達鄭重先試探徐忠德的口風。

因為涉及到水慶章,為了避嫌,他不好出麵乾預,徐忠德是最好的幫手。

“元朗,我儘快啟動對林木的調查手續,你那邊也要時刻注意林木的一舉一動,當心他狗急跳牆逃跑或者做出蠢事。”徐忠德在電話裡非常嚴肅的發出指令。

“好的徐書記,我也是擔心這點纔給您打的電話。”

可就在厲元朗聯絡徐忠德的第二天早上,他就接到金勝的電話,十分喪氣的告知他:“林木死了。”

“什麼!”厲元朗非常震驚,怎麼會?不是一直派人暗中監視他的麼!

“林木昨晚從家裡出來,結果搞了個聲東擊西,他的車裡找了一個和他外形差不多的人把監視他的警察給騙走了,實際上他是坐著出租車去了縣郊一個廢棄拆車廠。今天早上,警方在拆車廠的一個枯井裡發現他的屍體,胸口上被人捅了一刀,直刺心臟,當場斃命。”金勝歎息著一口氣講了全部過程。

“現場有冇有什麼發現?”

“現場除了林木,還有一個人的鞋印。聽何永誌猜測,殺死林木的人應該是訓練有素的職業殺手,乾淨利落不留痕跡,這個案子查起來有難度。”

厲元朗想了想,說道:“林木這人疑心重,大晚上的能讓他去偏遠的拆車廠,一定有人事先和他通過電話,而打這個電話的人,準是值得他信賴的,這樣他才能放下戒備,搞聲東擊西和那個人見麵。”

“警方已經調了詳單,在林木死亡時間前後,的確有個手機打進來,可那是個在網上買的手機卡,目前正聯絡網監,看看有冇有收穫。”

和金勝聊完,厲元朗決定要親自去一趟廣南市,有些事情他要麵見水慶章商談。

路過甘平縣的時候,厲元朗特意去了金勝辦公室,得知他此時正在縣委開會,時間緊急他冇有等,驅車直接趕往廣南市。

與此同時,縣委書記方玉坤緊急召開常委會,林木突然被殺,方玉坤感覺事關重大,馬上召集所有常委齊聚縣委小會議室,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各位,我剛剛接到市委水書記和沈市長分彆打來的電話,要求縣公安局迅速破案。永誌副縣長,你們公安局要馬上成立專案組,這件事影響惡劣,好嘛,堂堂縣委副書記,還是兼任政法的書記被人殺害,老百姓會怎麼看我們,會認為我們縣的治安多麼差!為了儘快消弭掉負麵反響,我代表縣委要求你們,十天內必須給我查個水落石出,不然的話,冇法向市委市政府交代。”方玉坤冷著臉下了限期破案的決定。

何永誌一言不發,眉頭擰成一個大疙瘩。他豈不知這起刑事案件的重要性,但是千頭萬緒,線索僅僅那麼一點點,說起容易做起來難。

可他又無法反駁,是啊,縣領導都被歹徒殺了,老百姓何談安全感?

會上,方玉坤提出來的限期破案,無人反對,也冇有理由反對,最終的結果,壓力全都壓在何永誌身上,令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等會議一結束,何永誌立刻趕到縣公安局的會議室裡,縣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包業武、副局長張全龍以及刑警大隊的主要領導全都坐在這裡等他。

何永誌一進來,坐在回型桌正中間,冷著臉一擺手,眾人齊刷刷坐下。何永誌嚴肅的說:“縣委給我們限期破案是十天,我這裡修改一下,給你們八天,八天之後,一定查出殺害林書記的凶手。這傢夥也太囂張了,竟敢殺害縣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這是在向甘平縣公安局示威,是向甘平縣六百三十六名公安乾警挑釁。所以,我要求公安局全體乾警,從現在起要全力以赴,不分科室不分區域,全都擰成一股繩,都要參與到這起案件的偵破當中。同誌們,這是對我們甘平縣公安係統的一次綜合檢驗,希望同誌們儘職儘責完成上級交辦我們的任務。”

隨後,何永誌環視一圈眾人,又說道:“我們要馬上成立專案組,由我任組長,副組長是……”說話間,何永誌瞟了一眼左麵的包業武,又看了看右邊的張全龍,問道:“你們二位哪個肯接下這條軍令狀?”

包業武心裡“咯噔”一下,權衡著利弊。這宗案子在他看來難度極大,還要限期破案。搞好了有功,搞不好可是要影響仕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