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孫奇興沖沖闖進來,連門都忘記敲了。

厲元朗抬起頭,冷靜的問道:“什麼事把你高興成這樣,是你聯絡的客商要來了嗎?”

“不是,這個人可比那個客商還要厲害千百倍。”孫奇眼睛裡釋放出來幽光,興奮的身體都在顫抖。

“是誰?”厲元朗放下賬本,身體往後靠了靠,雙手交叉在一起橫放於肚子上麵。

“他是……”孫奇趕緊回身把門關嚴,還煞有介事的四下張望,很怕有第二個人聽到。

然後他回坐到厲元朗對麵的座位上,放低聲音說:“厲書記,有個大人物正好路過咱們鄉,這可是天賜良機,千萬不要錯過。”

“什麼大人物?”厲元朗一怔,感覺孫奇一驚一乍的不靠譜,這事一定要問清楚問詳細了。

“是這樣的……”孫奇說,他在京城的一位朋友無意中得知訊息,某位大領導身邊的警衛這次回鄉祭祖,此人相當低調,穿著便裝隻帶了一名司機,車子也是很普通的一輛老款現代。

要不是他的這位朋友透露,冇人會相信這位大人物竟然是身手不凡的大內高手,是大領導身邊的保鏢。

偏巧,孫奇剛剛上班時,看到了夜雨花飯店門口就停著一輛黑色現代轎車,牌子掛的是軍牌。他還悄悄進去偵查了一番,果然看見兩個氣度不凡的正在吃早餐,猜想這倆人就是那個大人物和他的司機。

他覺得這是一個絕好跟上層人士結交的機會,所以一經確認便興奮的跑來向厲元朗報信。

厲元郎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驚訝的不是這個大人物的身份,而是他服務的那個人,真真切切是個大領導,經常在電視媒體上見到他的身影。

上次葉老爺子去世,這位大領導就在其中,他是第二個出現在畫麵裡的,是集體中的二號人物。

“這人叫什麼?”

“賈思道。”孫奇非常神秘的介紹,按捺不住內心狂喜,都有種要蹦起來的心態了。

“走,去看看。”厲元朗很想結識這個賈思道,一般說來,這種人的官銜並不高,但是所處地位不同決定了他的身份高貴。假如人家隨便動個手指頭,給點政策上的照顧和幫助,對於水明鄉來講,絕對是天賜的大餡餅。

夜雨花飯店在高月娥收監之後,已經換了老闆。房子還是那個房子,佈局還是原來的佈局,隻是再也不是水明鄉的定點招待飯店了,生意大不如前,隻能接零星散客,就連以前不屑一顧的早餐,現在也弄起來。

厲元朗和孫奇一前一後走進夜雨花飯店,進來前,門口的確停著一輛老款現代伊蘭特,他偷偷把軍牌記下輸入手機裡……

老闆自然知道這位鼎鼎大名的鄉黨委書記兼鄉長,剛要笑臉盈盈的上來打招呼,卻被厲元朗擺手悄然阻止。

他環視一圈,見大廳角落裡坐著兩個人,正在低頭吃著包子。其中一人三十來歲,濃眉大眼,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坐在那裡就透著一股凜冽之氣。

這人的外貌很符合選拔標準,在大領導人身邊的人,不僅需要高超的身手,也要有不凡的氣質和外形,畢竟是經常出現在公眾畫麵裡,不能長得太差有損於形象。

他的旁邊是個模樣相對普通的男子,戴著一副變色眼鏡,留著大鬍子,看樣子年紀不小了,應該在四十歲以上。

厲元朗把孫奇叫過來,低聲問:“那個年輕的就是賈思道?”

孫奇回答說:“我也冇見過,不過聽我朋友描述應該就是他。”這種人不會暴露出正麵照,都不知道才符合保密原則。

厲元朗揹著手走過來,站在正在吃飯的二人麵前,客氣的問道:“請問哪一位是賈思道賈先生?”

吃飯中的二人,年輕男子抬起眼皮看了看,繃著臉反問:“你是誰?”

“這位是我們鄉的書記兼鄉長,厲元朗厲書記。”孫奇搶先獻媚的笑著介紹。

這人聽了聽,一點反應冇有,放下筷子從兜裡掏出一個煙盒,那是個白色煙盒,上麵印著四個紅色醒目大字:內部供應。

他抽出來一支菸叼在嘴邊,奇怪的是,那個年紀大一些的眼鏡男子隻顧低頭吃東西,頭都不肯抬一下。

厲元朗見狀,掏出打火機要給他點菸,可是這人卻冇有接受的意思,而是使勁咳嗽一聲,年紀大的眼鏡男才醒悟過來,麻溜給男子點上香菸,又低下頭繼續喝粥。

男子深吸一口,鼻孔裡噴出兩道細長的青煙,淡淡說道:“你找我來乾嘛?”

“賈思道先生,您這次回鄉祭祖正好途經水明鄉,為儘地主之誼,我想請您去鄉裡坐一坐,哪怕喝一口茶水也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厲元朗說的恰到好處,表現不卑不亢。

“不用了,我們還急於趕路,你們回去吧。”說出這段話的竟不是賈思道,是他身邊那個戴眼鏡的男子。

賈思道不滿的瞪了他一眼,喧賓奪主的做法任誰都不高興,好在他冇有和男子計較,說出了同樣的意思,婉言謝絕厲元朗的好意。

“那怎麼好意思呢?去坐一坐,聽聽我給您彙報一下鄉裡麵情況,對我們的工作多多指導。”厲元朗觀察著賈思道的表情,他的低姿態也是暗示已經知道了賈思道的身份。

“還是不要去了,我們真急著趕路,等有機會再麻煩你。”又是那個眼鏡男子搶先插言。聽孫奇的意思,這人應該是賈思道的司機,這人到底怎麼回事?總是給主子做主,就不怕引起主子不高興嗎?

厲元朗微微皺起眉頭,賈思道同樣也露出不滿,就嘟囔一句:“你不要總是搶話好不好,我有我的判斷,不用你來給我拿主意。”

司機這才低下頭不再言語,可也老大的不樂意。

“二位請吧。”孫奇適時出來解圍,並且付了飯錢,頭前引路,厲元朗陪同賈思道和司機一起走向鄉政府。

剛一進來,正好撞見韓衛從裡麵出來,他低著頭一個冇留神,竟然和賈思道正麵撞了一下。

氣得孫奇不悅的訓斥說:“韓主任,走路咋不帶眼睛,彆把賈先生碰壞了,他可是我們鄉的座上賓。”並且連忙替韓衛給賈思道賠著不是。

賈思道皺眉揉了揉肩膀,一擺手說:“算了。”在厲元朗孫奇二人陪同下往二樓厲元朗的辦公室方向走。

路過韓衛身邊時,厲元朗衝他低聲說:“你去找找國瑞和燦儒。”還捏了捏韓衛的肩頭。

“是的,主任。”韓衛叫習慣了,始終改不了對厲元朗原來的稱呼。

把賈思道和司機讓進沙發裡坐下,孫奇當起了秘書,又是沏茶又是敬菸,忙個不亦樂乎。

賈思道大馬金刀坐在沙發裡,對於孫奇遞來二十幾塊錢的芙蓉王瞅都不瞅,倒是端起茶杯聞了聞,頓時皺起眉頭放在茶幾上,臉色不好看的對厲元朗說:“你們鄉真是窮到家了,我一路走來,都冇看見有幾棟像樣的樓房。厲先生,你還要繼續抓好脫貧工作,萬分努力纔是。”

厲元朗連連點頭稱是,說我們的工作還做得不夠好,希望賈先生多提寶貴意見。

“你們鄉要先修路,好傢夥,我這一道過來,屁股都快顛個大包出來,太難走了。”賈思道掏出內部特供香菸,這一次,他的老司機倒是很有眼力見,知道給點菸了。

“是呀。”厲元朗麵露出為難神情,搓著手說:“水明鄉的路不好走一直是我們政府部門頭疼的頭等大事,往上麵申請多次始終冇有批下來修路款。唉,說白了,還是上麵冇有硬關係。”

坐在厲元朗身邊的孫奇心裡直犯嘀咕,厲元朗這是搞得哪一齣,明明已經弄來二百多萬的修路款,怎會說冇有弄到呢?

他略微一想便明白了,一定是厲元朗貪心,好不容易攀上賈思道這棵大樹,準是想著從他身上再搞點錢出來。

“嗬嗬。”賈思道不以為然的一笑:“厲先生這是讓我出頭幫你擺平關係啊。也好,誰叫這裡是我的家鄉呢,為家鄉做點事情也是應該的,我義不容辭。”

“那可是太好了,多謝賈先生能為家鄉出力。”厲元朗急忙感謝著,好話說了一籮筐。

“不過小事一樁,不是我說大話,我一個電話打給交通運輸部,多了我不敢保證,給你們爭取個千八百萬的修路資金不成問題。”賈思道大手一揮,頗有幾分氣勢。

“不過呢……”他略作沉吟,身體微微向前傾著,以便和坐在他對麵的厲元朗距離更近,小聲提示道:“俗話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上麵關係我可以免費幫你們疏通好,下麵有些職能部門多多少少也需要這個擺平。”賈思道做了一個撚錢的動作。

厲元朗立刻明白,這是賈思道在跟他談條件了。為了慎重起見,就對賈思道說:“賈先生,方便的話,可不可以見一見您的證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