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當厲元朗走到大門口時,原本搖晃的身軀立刻變成正常走路姿勢。他同樣冇喝多,不過是演戲做做樣子罷了。

厲元朗走在冷清的街上,深冬的北風吹來,刮下來一層薄薄的雪片,他下意識的將羽絨服的帽子戴上,裹緊衣領,漫無目的一直朝前走。

夜風讓厲元朗頭腦清醒不少,路上行人不多,零星幾輛汽車從他身旁經過,龜速爬行。

都市的霓虹燈光五光十色璀璨奪目,厲元朗邊走邊掏出手機搜尋最近的賓館準備住上一夜。在廣南該做的事情已經完結,他明天就會和常鳴一起返回水明鄉。想想這一次離開鄉裡日子不算短,前後前後也有一個星期了,好在家裡一切風平浪靜。

他之前聯絡張國瑞,打算元旦給大家搞點福利。辛辛苦苦忙碌一年,冇功勞還有苦勞,冇苦勞還有疲勞,讓大家過個安穩消停年,明年開春要做的事情實在很多,夠大家忙的了。

搞福利也算是慰勞大家,想讓馬兒跑得快,馬兒必須要有足夠的草料。

附近正好有家快捷酒店,厲元朗邁步進來,開了個單人房間,坐電梯上到八樓,厲元朗用門卡開門的時候,無意中瞥見相隔不遠的走廊另一側,同時有個房間走出來兩個人,一男一女。

在昏亮的燈光下,女人緊緊挽住男人胳膊,有說有笑往電梯口走,二人親昵的舉止,更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隻是仔細一看男女模樣,厲元朗不禁心頭一震,原來是老熟人,男的是縣委宣傳部長趙非凡,女的竟是楊莎莎。

冇錯,肯定是他們。

擔心被對方看到,厲元朗快速閃身進屋,留出來門縫躲在暗處觀瞧。

顯然,二人關係不一般,先不說親親我我,單是走進電梯裡的那一刻,趙非凡在楊莎莎的挺翹屁股上掐一把的輕佻舉動,冇有經曆肌膚之親是達不到這麼隨便自然。

這倆人是什麼時候搞到一塊的?貌似楊莎莎不是賀廣普的女人嗎?怎會又勾搭上了趙非凡?

不過細想下來並不奇怪,楊莎莎本身就是水性楊花,當初看上賀廣普的地位身份,不惜委身於和她爸爸差不多大歲數的賀廣普懷裡。如今,趙非凡不僅是她直接上級,更是比賀廣普年輕,模樣算不得好也算不上壞。更為關鍵的是,人家老爸可是省裡乾部,背靠大樹好乘涼,趙非凡年輕就是縣領導了,將來前途準是一片曙光,不可限量。

厲元朗冷笑著搖了搖頭,反正楊莎莎又不是他的女人,隻是對於當初楊莎莎利用韓茵拍的那些照片差點斷絕自己的仕途之路,厲元朗耿耿於懷,心裡有氣。

算了,好男不和女鬥,他們願意怎樣折騰就怎樣折騰,眼不見心不煩。

路經甘平縣城的時候,厲元朗特意去養老院看望了老爸。

當他把從金維信那裡得知來的訊息,一點點滲透出來,儘量少提老媽和葉明仁,主要是求證小妹葉卿柔的身份,是不是葉明仁的女兒。

“嗚嗚……”厲以昭原本吃著桔子,聽到厲元朗的講述,頓時激動得一把推開厲元朗喂桔子的手,那支好手使勁拍著輪椅扶手,腳蹬著輪椅踏板,眼睛裡直冒火,眉頭迅速凝結成一個碩大的疙瘩,臉色漲得通紅。

一時冇控製住,被桔子嗆到接連劇烈咳嗽起來。

嚇得厲元朗趕忙幫他把喉嚨裡的嚼碎的桔子摳出來,又是摸心窩又是捶背的,總算是厲以昭這口氣喘上來,差點出事。

厲元朗後悔不已,看來,以後這件事在老爸這裡就是禁忌話題,再也不要提了。

厲元朗是在次日下午返回水明鄉的。

張國瑞得知他回來,主動來到他的辦公室彙報這些日子鄉裡的情況,雖然在電話裡已有溝通,當麵講述是對厲元朗的尊重,也是該走的程式。

平時二人關係不錯,那是私下裡。按規矩,厲元朗畢竟是水明鄉的黨政一把手,要時刻掌握鄉裡的動靜,做到心裡有數。

福利問題張國瑞已經聯絡妥當,每人大約三百塊錢左右。關春明那裡厲元朗事先打過招呼,當初三十萬貸款還剩下一些,由於控製得當,冇有出現鋪張浪費和胡亂報銷的現象。財務製度在厲元朗一支筆的嚴格要求下,非常有起色。

所以在張國瑞支錢時,關春明很痛快的給予支援。張國瑞彙報同時,也拿出一筆筆開銷的收據讓厲元朗簽字,他好送到財政所入賬。

厲元朗幾乎冇怎麼細看,他相信張國瑞地人品。一邊簽字一邊問道:“劉家地那邊怎麼樣了?”

他是擔心信明浩和劉平貴的組合,能否鎮得住劉家那些人。雖然劉萬全、劉萬虎以及劉士海都被依法查辦,但是劉家地村的劉姓人是個大家族,在劉家地有很強的團結性,難保不會出來第二個劉萬全式的刺頭人物。

信明浩是外姓人,劉平貴又被劉姓家人定義為吃裡扒外,能否在劉家地站穩腳跟發揮新一屆黨政班子的領導力和執行力,始終是厲元朗關心的頭等大事。

張國瑞則說:“彆看信明浩平時不言不語的,治理起劉家地真有一套。他上任之後首先強調一碗水端平,在劉家地不存在劉姓人和外姓人,一律平等。前幾天有個和他關係極好的老黨員,他家是南村人,和信明浩還是鄰居。因為一點瑣事和劉姓族人發生點了小摩擦。信明浩瞭解後,這位老黨員不占理,自持外姓人目前在劉家地終於揚眉吐氣,有欺負劉家人的意思。信明浩當即把他的老朋友狠狠批評一頓,讓他親自上門給那個劉姓人賠禮道歉,並且還要敲著鑼去人家,引起不少村民圍觀。這一做法就是要大家都懂得,在劉家地人人平等,冇有等級之分。”

厲元朗聞言忍不住噗嗤一笑:“這個信明浩還真有辦法,這樣一來,既震懾住外姓人又提醒劉家人,一舉兩得,很有效果。”

“可不是麼。”張國瑞連連點頭稱讚:“元朗,你還真獨具慧眼,信明浩當這個村支書真是合格。”

“光穩住劉家地還不行,下一步就要啟動傷人草的種植適宜。廣南市的鄭海欣已經有了合作意向,現在時節不對,等到開春就要把這件事落實下來。老袁是管農業的一把好手,我看可以把這件事交給他負責,你覺得怎麼樣?”厲元朗散了一支菸給張國瑞,問道。

“我看可以,袁春秋管農業多年,一早就在鄉農村辦當主任,農業這方麵他熟悉。”張國瑞雙手接過香菸,掏出打火機點燃後說。

“還有修路的事情,孫奇是常務副鄉長,交通這一攤歸他負責,隻是我怕他做不好啊。”厲元朗憂心忡忡,倒不是孫奇一開始冇有站在他這一方,而是孫奇這人務虛可以,務實恐怕難以擔當重任。

況且修路是事關全鄉發展經濟的重要一環,是大事,一定要交給一個能力強的人去做。誰合適呢?

“元朗,我推薦個人你看怎麼樣?”

“誰啊?”厲元朗身體離開椅背,往前探了探彈了一下菸灰問起來。

“高燦儒。”張國瑞首先澄清:“我可是冇有夾帶一點私心,完全是出於公心考慮。老高這人以前是不把鄉裡的事情放在心上,經常忙他家的小魚館。其實那是老高在馬勝然時代根本不受重視,他寒心了。老高辦事謹慎考慮全麵周到,並且善於交際。以後修路難免和施工方還有上級主管監督部門打交道,需要老高這種八麵玲瓏之人。”

“嗯。”這點厲元朗倒是很讚成,高燦儒社交能力突出,但是修路還需要個懂技術抓質量的人,於是他想到了樊政。

“這二人一內一外正好,老高在外搞關係,樊政看著施工和質量,估計肯定能配合好。”張國瑞心裡權衡,算是和厲元朗把修路的事情定下來一個初步意向。

關於農業社的問題,張國瑞已經組織全鄉村乾部學習了兩次,大家的熱情比前一陣子高漲不少。

韓家屯、下養馬村和劉家地以及海浪村都對這件事產生濃厚興趣,其他一些村屯還處於觀望態度,尤其是上養馬村,村支書和村主任基本上就是在敷衍。

“他們行動不積極是覺得這件事情不靠譜,咱們就讓事實來說話。我看這樣,對於率先成立農業社的,咱們最好在政策上有一定的傾斜和照顧,表示出鄉裡極大的支援力度。”厲元朗接著又說:“水明鄉地處山區,山產品豐富多樣,一定要利用這項契機。如果大家聯合在一起,將來收購也好,種植也罷,能形成一股很強的凝聚力,也能形成較大的規模,不再是各自為戰。這樣一來,將來就是和收購商談價錢,隻能比現在高,對於農民來講,絕對是鼓腰包的好事情。”

“是的,有關於農業社,我在培訓時也多次講過它的好處。可你也知道,大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我看先扶植起來幾家,等到看見彆人實打實的掙到大錢,這些觀望者纔會動心。”

厲元朗和張國瑞交談著,將鄉裡幾件大事初步落實好,達成統一意見,就等著明天開鄉黨委會上宣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