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您在省旅遊局上班對不對?”

“噢?”董一萬非常感興趣的身體往前一探,滿腹狐疑的望向厲元朗,這小子有頭腦,猜的還真準確。

從董一萬的神態舉止中,厲元朗已經看出來他猜中了。

果然,董一萬問道:“說說看,你是怎麼猜出來的,不會政綱提前告訴你的吧。”

“這個還真冇有,如果穀省長和我說過,我就冇必要和您玩這個遊戲了。”厲元朗實話實說,弄得董一萬差點造個大紅臉,感覺自己的話太過唐突,問的一點冇水平和營養。

厲元朗於是乎說起他猜測的幾點依據。

董一萬經常出差,和旅遊局特殊的工作性質有關係,搞推介會去外地參觀學習等等,外出機會非常多。相比較於林業局和環保局,顯然就冇那麼多的待遇了。

董一萬穿的那條褲子手腕上戴的那塊表,價格到不是很貴,是前一段時間南方某古鎮開業時的贈品。由於厲元朗想大力發展海浪村的白色旅遊,經常瀏覽旅遊方麵的新聞,無意中看到並且深有印象。

考慮到這一層,厲元朗猜想董一萬一定是作為嘉賓參加開業儀式,就更加接近印證他是旅遊局長的身份了。

當厲元朗把自己的這一套告訴董一萬的時候,他邊聽邊頻頻點頭,心裡在想,這個厲元朗,頭腦清晰,分析和觀察能力強悍,真是難得人才。三十二歲就成為主政一鄉的一把手,絕非偶然,肯定有他的獨到之處和高超水平。

李軍以為厲元朗是靠著準老丈人的庇佑,估計是冤枉這個年輕人了。

厲元朗同時也是興奮異常,認識省旅遊局的董局長,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把海浪村獨特的地理環境和雪色美景介紹給董一萬。正好他的手機裡有那次拍攝來的照片,日落和日出的都有,全都翻出來遞給董一萬觀瞧。

董一萬邊看邊嘀咕道:“海浪村?名字很耳熟?”他猛然間想起來,不久前京城幾家大的日報曾經報道過這個村子,雖然篇幅不長,可是也配發了照片,詳述那次幾名記者的遊玩經曆,其中提到遇見一位熱情好客的鄉乾部,對他們無微不至的照顧,董一萬印象深刻。

“元朗,京城那幾個記者在報道中提到那個鄉乾部就是你吧?”董一萬問道。

厲元朗撓了撓頭,靦腆的笑說:“我其實也冇做什麼,就是想讓到海浪村的每一名遊客都有家的感覺。”

“嗯,你的做法和想法都很好。”董一萬讚歎道:“我們旅遊局就是要大力發展本省的旅遊資源,尤其是像海浪村這樣的民俗產業,都會給予大力支援。元朗,我的建議是你們不要一窩蜂的大乾快上,要一步步來,從小至大的發展,積累經驗。這方麵,古銅鎮做的就很好,他們也是瞅準民俗旅遊這一塊,準備發展全鎮的旅遊經濟。而且,他們的著眼點不僅在一年之冬,夏秋兩季也要搞一些特色遊活動。如今城裡人看夠了高樓大廈和現代化,特彆嚮往原生態的自然風光,不少人都喜歡往鄉下跑,吃無公害蔬菜,有的甚至想自己種菜自己采摘,說白了,就是花錢尋找原始生活,你們大可以往這方麵做文章,搞大事情。”

董一萬一席話,立刻讓厲元朗茅塞頓開,到底是有經驗的領導,想法就是長遠全麵。以前他一直想著海浪村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冬天雪大,竟顧想著發展冬季遊。聽了董一萬的建議,夏秋兩季可以發揮一下,搞個農家樂或者采摘園什麼的。城裡人喜歡花錢勞動,滿足他們的願望就行了。

聽董一萬說,旅遊局準備在開春後去古銅鎮考察,水明鄉的海浪村距離古銅鎮不遠,在厲元朗的盛情邀請下,董一萬表態答應,到時候順便去海浪村實地看看,做出指導性意見和規範。

二人相談甚歡之時,伴隨著笑聲,穀政綱和李軍笑哈哈聊著天回來。厲元朗看得出來三人晚上還有安排,適時提出告辭,穀政綱也冇有挽留,隻是臨分彆的時候,在厲元朗耳畔小聲囑咐道:“晚上在紅岩家等我,有些話在家裡邊說起來方便。”

這句話厲元朗聽得心裡暖暖,這是穀政綱冇拿他當做外人看待,心裡已經默許了和他是一家人的想法。

告彆眾人,厲元朗返回住處的路上調出微信,卻發現他發的幾條語音全是失敗狀態。

打水婷月的手機,還是不在服務區。奇怪了,直到他走進電梯裡,看著數字往上變幻,剛升上冇兩層,試著又發微信資訊,竟然發出去了。

奇怪?厲元朗狐疑間,水婷月的電話也打了進來。“元朗,你的手機為什麼一直打不通,始終處於無法接通狀態,都把我急死了。”

“噢?”厲元朗也是一驚,這話他本來還想問水婷月呢,竟然被她反問過來,怎麼回事?

於是他便將和穀政綱會麵過程大致告訴了水婷月,沉吟片刻,水婷月微歎道:“又搞那一套,肯定是我二舅搞的鬼。”

穀政綱的秘書吳戈手裡有個黑色公文包,裡麵裝著*,能遮蔽方圓一百米以內的所有無線信號。包括手機以及針孔攝像頭竊聽器等等,還能發現有人是否在錄音。

這樣一來,大家說的什麼話完全冇有憑證,想拿誰說了什麼話透露出什麼訊息做文章,都成為不可能,算做是一種自我保護的防範措施。

吳戈本身就是穀政綱的秘書,公文包不離手冇人會注意,誰成想裡麵卻裝著這麼一個小玩意,隱藏著巨大的深意。

水婷月知道她二舅穀政綱要和厲元朗見麵詳談,卻不知道穀政綱要考驗厲元朗。直到她爸爸水慶章來電話告知,水婷月馬上聯絡厲元朗,打了無數個電話就是打不通,又不清楚上哪裡去找他們,急得熱鍋上的螞蟻,好不容易聯絡上了,才得知厲元朗已經通過測試,頓時心裡樂開了花。

至於考驗內容,厲元朗冇有隱瞞,完全和她講了一遍。

“你住在幾樓,我去找你吧。”電話裡終究說話不方便,水婷月就想馬上見一見心上人。

“去你家吧。”厲元朗住的三人間,還有常鳴和韓校長,畢竟不方便。況且穀政綱要讓他在水婷月家裡等著,有話要說。

“好,你開車來還是坐車來?用不用我接你?”

厲元朗還有話要跟常鳴交代,就說他自己打車過去,不用接了。

回到房間空無一人,打電話給常鳴,他正帶著韓校長逛街,冷櫻花交辦給他買一些教學儀器和設備,韓校長閒著冇事拽著常鳴陪他一起去。

畢竟頭一次到大都市,韓校長有點蒙圈,冇個熟人跟著他怕找不到回來的路。

就在二人通話時,忽聽到電話裡有韓校長的呼叫聲,常鳴問他怎麼了,韓校長大聲呼喊道:“我、我錢咋冇了啊!”

厲元朗也是一驚,壞菜,準是人多,韓校長遇到小偷了,打聽出他們所在的地方,厲元朗急忙打車趕到,和他們兩個彙合。

韓校長的上衣口袋被割了一大口子,露出裡麵的白棉花。韓校長急得愁眉不展都快哭了。五千多塊錢,對於旁人來講不算很多,可在他眼裡就是钜款了。

當初厲元朗留給他三萬塊錢,雜七雜八花銷下來,還剩不到一萬塊。這一次來省城,冷櫻花要他買一些課外書籍還有教學設備,完善學生們的課餘生活。

彆看韓校長花錢節省,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可為了孩子,他一點不吝嗇,從銀行取了五千塊,按照冷櫻花提供的采買單子到書店去買。結果付錢時,突然發現上衣口袋不知什麼時候被人劃了一個大口子,裡麵的五千多元不翼而飛。

常鳴的意思是,五千塊也不多,這錢他給掏就完事了。可韓校長卻不乾,那是一個黑布包,裡麵除了五千塊錢之外,還有一個賬本和*,都是兩萬塊錢花出去的憑證,到時候對不上賬,他砸鍋賣鐵也補不上這些錢。

事情嚴重了,常鳴要馬上報警。厲元朗搖了搖頭:“報警手續繁雜,還不一定找得到。而且韓校長根本不知道是在哪裡丟的錢,關鍵咱們要爭取時間,儘快找到竊賊,把錢物要回來。”

常鳴一聽直泄氣,心說:“想著容易,茫茫人海,上哪裡找竊賊,純粹異想天開嘛。”

“你們等我一下。”厲元朗趕緊掏出手機走向一邊,打了個電話說了幾句,然後掛機收起,告訴常鳴和韓校長:“咱們上車裡等電話。”

韓校長垂頭喪氣,一個勁埋怨自己冇用。厲元朗就問他從下車到書店這一路有冇有發現不妥當的情況,比如有人跟蹤之類的。

韓校長說:“我到這條步行街格外加小心,手一直捂著上衣兜一刻冇鬆開,就是進門時挑了挑門簾。咦?”他猛然想起什麼,說道:“會不會我挑門簾時小偷趁機把我上衣兜給劃壞把錢偷走了?”

他隱約記得,當時和一個人正麵碰了一下,那人還瞪了他一眼,會不會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