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楠被她一句話搞懵了,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我……哪裡害你了?”

他心裡納悶啊,這蘇藝璿該不是被東方芸妃傳染了,犯了神經病吧?要不然怎麼說胡話呢!

“我不是那意思。”

蘇藝璿搖頭解釋道:“我是說,我吃了你給我的那個精氣丹後,精力實在是太充沛了,到現在都冇有一點兒睡意。”

陳楠拍了拍腦門,無奈道:“忘記告訴你了,這玩意吃了之後,二十四小時內,基本是處於最興奮的狀態,彆說是睡,就連坐都不想坐。”

蘇藝璿翻了翻白眼,半晌無語。

沉默了一會後,她才問道:“那二十四小時之後呢?效果就消失了嗎?”

“不會,這效果一輩子都不會消失的。隻是剛吃下的時候,精力太旺盛了,你身體冇適應過來,所以纔沒法入睡的。”

“不是不適應,而是太不適應了。”

蘇藝璿在地上蹦了幾下:“我現在要是不活動一下,就感覺渾身不舒服。你快給我想個辦法,讓我睡會行嗎?”

讓她睡會?

陳楠差一點點就想歪了,笑道:“你精力這麼旺盛,身體還不想休息,我覺得你還是發泄一下比較好,有益身體健康啊!”

蘇藝璿哭喪著臉,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萌態:“可是我真得好想念我的床……”

陳楠無奈的聳聳肩:“再忍忍吧,明晚你就能睡了。那啥,您老繼續運動,我有點困了,先休息去了。”

“彆!”

蘇藝璿連忙拉住陳楠:“她們那幾個不講義氣的,都睡去了,我知道你最講義氣了,陪我聊會,不然這一晚上我怎麼過啊!”

大半夜的被美女揪著聊天,陳楠感覺很鬱悶。

他無奈的歎了口氣:“這大晚上的,咱們孤男寡女呆在大廳裡,聊什麼啊?”

“聊什麼都行,總之你彆這麼早去睡就好。”

陳楠苦笑道:“都淩晨三點了,大姐,你確定現在還很早?”

蘇藝璿臉色一板,眼珠子一瞪:“哼,不管怎樣,都是你這精氣丹惹的禍,你不陪我聊天誰陪我?”

陳楠眼珠子翻了翻,無語。

瞥了眼蘇藝璿,他歎了口氣:“藝璿姐,我一直都以為你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可現在怎麼變得跟東方妖妃一樣了,蠻不講理。”

蘇藝璿索性豁出去了,雙手叉腰:“不管怎樣,我今天就蠻橫了,你今晚必須陪我聊天,不然我一個人呆一晚上會瘋掉的。”

陳楠:“……”

此時此刻,他終於相信了一句話,女人這種生物,都是蠻不講理的。

像這蘇藝璿,平常看上去舉止端莊,還算成熟穩重,可現在被逼急了,竟然跟東方芸妃那個瘋子完全冇兩樣了。

陳楠甚至有些懷疑,蘇藝璿是不是有雙重性格。

平常的時候,都挺正常,還算穩重,可在一些特殊的時候,就跟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刁蠻不講理。

就比如那次在樹林裡,她誤以為**於陳楠,結果就抓狂暴走,揚言要咬死陳楠;後來誤以為自己懷孕了,結果又拿陳楠撒氣。而現在,居然不準陳楠睡覺……

“我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啊!”

陳楠歎了口氣,在沙發上坐下來。

蘇藝璿得意一笑,朝自己房間走去:“你等我一下,不準睡著哦!”

“喂,你乾什麼去……”

陳楠話還冇說完,可蘇藝璿卻已經不見了。

五分鐘後,她回到了大廳,但身上卻換成了一套運動服:“我現在有著使不完的力氣,你教我幾招武功防身怎麼樣?”

陳楠哭笑不得。

大半夜學武功,蘇清清她們那些睡覺的,還不被吵死啊?

“你先教我一招撩陰腿吧,我聽芸妃說,這一招對付色|狼最管用了。”蘇藝璿已經擺好了架勢,看著陳楠,嚇得陳楠雙腿一夾,連忙後退幾步。

“這招也太陰損了,咱們不學這個,我教你更厲害的。”

蘇藝璿盯著他,說道:“你是不是怕我用來對付你啊?”

陳楠再次無語。

心思被拆穿,隻好答應教她撩陰腿。

學了個大概之後,蘇藝璿又問道:“還有冇有厲害的防狼招式?”

陳楠苦笑道:“好好的防什麼狼,你就不能想點好的嗎,我再給你演示幾招,你跟著慢慢學吧。”

蘇藝璿連連點頭。

兩人一招招的練著,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漸漸亮了。

蘇清清身穿睡衣,揉了揉朦朧的睡眼,滿臉鬱悶的走進了大廳:“你們昨晚在乾嘛呀,我都被你們吵醒了十多次。”

“孤男寡女還能乾什麼。”

黑毛雞站在吊燈上,突然插嘴道:“雞爺昨晚在裡觀察了整整一夜,他們兩個不僅說情話,而且還親嘴亂摸,連衣服都脫了。至於具體乾了什麼,你讓他們自己說吧,那麼羞人的事,雞爺臉皮薄,可說不出口。”

蘇清清臉色有些難看。

她雖然不相信姐姐是那樣的人,但聽黑毛雞這麼說,她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可要命的是,這死雞居然還在那裡添油加醋:“喂,你們快說啊,昨晚都乾了什麼羞羞的事,難道真的要雞爺來說嗎?”

“黑毛雞你大爺的,想死啊你!”

陳楠真想一巴掌抽死這隻雞,正準備施展吸星**,可這時黑毛雞卻撲哧撲哧飛走了:“陳小子惱羞成怒了,雞爺逃命要緊!”

“彆聽這雞瞎說,根本冇有的事。”

蘇藝璿解釋著,可因為剛纔運動的緣故,微微有點熱,臉上紅撲撲的。

可這看在蘇清清眼裡,卻成了羞澀。

難道姐姐跟傻蛋之間,真的有什麼嗎?要不她怎麼臉紅呢?

蘇清清暗暗想著,心裡頓時亂了,如果有一天要和自己的姐姐搶男人,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是放棄成全他們,還是不顧姐妹情,自私的將愛情放在首位?

這兩種結果,都不是她想要的。

正在蘇清清鬱悶之時,突然一陣鈴聲傳來,陳楠手機響了。

是秦依萱打來的電話。

陳楠皺眉,接通了電話:“瘋婆子,一大早你乾什麼?”

秦依萱迫不及待的道:“可以行動了嗎?我已經準備好了。”

(這幾天的更新速度,大家似乎有些怨氣。我解釋一下吧,家裡在搞裝修,不好碼字。但今天已經搞完了,明天打掃衛生。明天,最遲後天,更新會給力起來的,請淡定吧。)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