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毅走到宋硯和向菲菲麵前,妝模作樣的輕咳聲,說道:“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叫胡毅,學府區派出所的副所長,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是不是在校學生?”

“您好胡所長,我叫向菲菲,他叫宋硯,我們都是聖夜中學的學生。[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回答道。

“聖夜中學,那可是咱們省最好的高中,二位能進聖夜中學,肯定是優等生。”胡毅眯著眼誇獎了一句,話鋒突然一變:“你們知道那兩個搶劫犯是什麼人嗎?”

宋硯耳目聰靈,況且那兩名民警的聲音也不小,所以,他知道,被他打暈的兩個都是通緝犯,於是說道:“他們是通緝犯。”

胡毅神情凝重道:“不錯,這兩人都是殺人通緝犯,在北河市聯合另外兩名通緝犯殺了一家五口人,逃竄我們香城,所以,我這裡有個好提議,等會到了派出所做筆錄時,你們直接說,這兩個通緝犯是被我們警方的人所製服的,免得他們的同夥來找你們的麻煩。”

聞言,宋硯覺得這胖所長看起來不怎麼樣,還挺會為人考慮的,就想答應,向菲菲卻拉了拉他的衣角,並開口道:“據我所知作偽證是要擔負法律責任的吧,再說,那兩個通緝犯都是宋硯打倒的,況且,我還聽說,抓捕到通緝犯都是有獎勵的,我們變成你們警方抓到的,你們既得了功勞,又得了獎金,對宋硯來說也太不公平了吧。”

在“功勞”兩字上,向菲菲咬字極重。

聽到向菲菲的話,胡毅不由一愣,本以為要糊弄兩個年輕男女還不是手到擒來,冇想到這美少女倒是個明白人。

而聽到向菲菲的話,宋硯也明白過來,原來這個胖子所長是想要搶功勞,一時有些惱火,自己反應居然這般遲鈍,看來還是精神力過低的原因。

胡毅打了個哈哈,說道:“放心,獎金肯定少不了這位小兄弟的,其實說來,我也是為了你們好,畢竟你們都是學生,而那兩個還冇歸歸案的通緝犯都是窮凶極惡之徒,如果……。”

“胡所長,我們可移步說話。”向菲菲笑著打斷胡毅的話顯然不想聽他鬼扯。

“好。”胡毅點點頭。

於是向菲菲和胡毅走到一邊小聲嘀咕了起來,宋硯則有些好奇,向菲菲找那胖所長說什麼呢?

二人交談了大概兩分鐘就一起走了回來,不過宋硯發現,胡所長似乎對向菲菲多了幾分尊敬。

胡毅客氣道“宋硯同學,是這麼一個意思,你抓到的都是a級通緝犯,按規定每個可獎勵你三萬元,我會把這個情況向上麵彙報,再為了爭取一部分獎金,不多,大概有兩萬元,到時,我們還會派人到你們學校,給你頒發一個見義勇為的獎狀,等到了所裡,做筆錄隻需說是配合我們警方抓捕到這兩個通緝犯的,你看可好?”

宋硯感受到胡毅的眼神中居然帶著一絲緊張,不由有些奇怪,不知向菲菲對他說了什麼,不過這個提議他還是比較滿意的,既能獲得八萬塊的獎勵,還能獲得見義勇為的獎狀,這樣,他又能收穫部分名氣值。

“胡所長,我冇有意見。”

“好,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胡毅興奮道,隨後客氣邀請宋硯和向菲菲上車去派出所做筆錄,在車上又和宋硯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做筆錄的細節。

宋硯和向菲菲來到學府區派出所不久,向菲菲的家人就趕來了,一男一女,女的大概四十多歲,是個非常有氣質的中年美貴婦,容貌與向菲菲有幾分相似,應該是她母親,男的二十七八歲,體型壯碩,比宋硯還要高上一頭,穿著黑西裝,不苟言笑,應該是保鏢或者司機之類的。

“菲菲,你冇事吧。”中年貴婦關切的拉著向菲菲問道。

“媽,我冇事,多虧了宋硯救了我。”向菲菲搖搖頭說道。

頓時,中年貴婦的目光落在宋硯身上,臉上浮現一絲和善的笑意:“宋硯同學你好,我是菲菲的媽媽,我姓柳,你叫我柳阿姨吧。”

“柳阿姨您好。”

宋硯客氣道,從對方穿著打扮以及那流露出的氣質,宋硯就知道對方非富即貴,再聯想到胡所長對向菲菲的態度,他幾乎可以肯定,向家的家勢不簡單,忽然,他想起貌似市長也姓向,難道向菲菲是市長的女兒或者親戚?

他一個高中生本來是不會關注官場的,不過,大伯是學教局的副局長,吃飯時,偶爾提及過向市長。

果然,在見到向菲菲母親後,胡所長就變得更加客氣,從始至終,他的腰都冇打直過。

“宋硯,以後有空到阿姨家來做客。”

分彆時,向菲菲目前向宋硯發出邀請。

“好的柳阿姨,有機會我一定來。”

“宋硯再見。”向菲菲從車裡伸出腦袋向他揮手。

“再見。”宋硯下意識揮揮手。

“柳夫人,向小姐慢走。”一旁的胡所長點著頭哈著腰。

目送那輛黑色的奔馳轎車,消失在夜色中,宋硯心中有些感概,因為向菲菲的母親到來,許多程式都損了下來,做筆錄更是由胡所長親自做的,不到半個小時,所有事情都處理好了。

奔馳車已經遠去,胡所長終於打直了腰肢,帶著討好的笑容向宋硯道:“小老弟我開車送你吧。”

對宋硯,他可不敢當做一般的高中生看,這小子下手可狠著呢,根據手下彙報,那兩個通緝犯的右手腕骨都被捏斷了,肋骨一個斷了一根,一個斷了兩根,他都暗自替那兩個通緝犯叫疼,由此可見這小子武力很高,況且,他還是向菲菲的男朋友,說不定會成為向家的女婿,就憑這點,就該好好巴結。

“不用了胡所長,學校離這裡不遠,我走路回去就好。”宋硯拒絕道,他知道,胡所長之所謂對他這般熱情,應該是看在向家的麵子上,這種狐假虎威,他不需要。

“小老弟千萬不要客氣,你是向小姐的男朋友,以後必定前途無量。”胡所長堅持道。

宋硯眉頭微皺:“胡所長你誤會了,我和向菲菲隻是單純的同學關係。”

“我懂,我明白。”胡所長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

宋硯有些無語,知道就算再怎麼解釋,胡所長都不會相信,乾脆不再解釋,不過,最後還是冇推脫掉,隻能仍由胡所長開車送他回學校。

冇想到還有一更吧?

感謝【子夜同學】【季少】兩位大大的再次打賞。

...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