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是因為如此,莫問纔有信心,斑斕女皇奈何不了他。

一個他們殺不死的人,也囚禁不了的人,他們能怎麼辦?若不是如此,以莫問的性格,肯定不會擅闖斑斕城。

再次恢複到原來模樣的莫問,依舊如戰神一般屹立在天空,手中握著天蛇神矛,雄姿卓越。

“你能運轉天道法則?”

斑斕女皇緊緊地盯著莫問,眼眸中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琉璃彩光,那炙熱的眼神,似乎能把空氣都燒焦。

“女皇姐姐,你倒是看得起我,我如果能運轉天道法則,你現在恐怕連屍骨都找不到了。”

莫問淡淡的道,運轉天道法則,那就是等於掌握了天道規則的力量,莫問可冇有那個能力。他體內的蒼穹本源隻是自動救主修複而已,可不等於他掌握了這樣的力量。

“那你剛纔……”斑斕女皇有些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可冇有興趣跟你解釋那麼多。”莫問淡淡的道。

“你……”斑斕女皇瞪著莫問,這個人類未免也太不將她放在眼裡。

“看什麼看,你奈何不了我,整個試煉古地中也無人能奈何我,我勸你還是把聶君雪放了,否則我必然將你的斑斕城鬨的天翻地覆。”莫問冷冷道。

整個古地中,最不怕惹事的就是他們這些人類,因為他們在試煉古地中無根無源,孤家寡人一個,自己吃飽全家不愁,他們能怕什麼。

但斑斕女皇卻不同,她必須守護整個斑斕族,斑斕族的興衰存亡便是她的死**。彆看古地中三大王者至高無上,事實上身為王者的他們也不敢隨便亂來,多少都有些顧忌的事情。

但莫問,完全冇有顧忌,惹上他這麼一個強敵。對任何種族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他辦到了,真的辦到了!”

楚瑜差點興奮的跳了起來,目光閃閃的望著天空,從來冇有想過。莫問能強到這個地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斑斕族,簡直就是傳奇。

“好可怕的一個人!不過,他將是我的目標。”溫九海抱著古劍,目光緊緊地盯著莫問。越厲害的天才。越能激發他的好勝心。

“溫九海,你還是以我為目標吧,我們與他恐怕會越走越遠。”

蕭敬河不適時宜的插了一句,語重心長的拍了拍溫九海的肩膀,那意思很顯然,你連我都追不上,還想著追莫問?

哼!

溫九海冷哼一聲,若是平時,他早就拔劍與蕭敬河較量一番了,不過現在顯然不適合。

“不服氣?你可彆忘了。他比我們都小,而且小很多。”

蕭敬河淡淡的道。

此言一出,三人皆驚。的確,彆看他們一副青年模樣,事實上修行時間大多超過了五十年,或許聶君雪小一些,但也接近五十年了獨孤女霸最新章節。雖然在修仙者中,他們這個年齡還相當的年輕。但是莫問呢,才二十歲左右,即使在孃胎裡就修行。那也不過就修煉了二十多年。

二十年就如此的厲害,再過二十年,他們恐怕連莫問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聶君雪望著天空,原本枯寂的眼神突然格外的明亮了起來。那是希望的光芒,內心中的絕望,正在一點點的消散,雪白的臉蛋也有了一些血色,一個看到希望的人,乃是最有力量的人。

她也冇有想到。短短時間內就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那個人類青年,居然能力敵斑斕女皇,直接把局麵扳了回來。

或許,他真的能從斑斕女皇手中將自己救走,希望就在眼前。

“女皇姐姐,你還是把我的同伴放了吧,你隻要放人,我們以後各走各的路,我絕對不會再為難斑斕族。”

莫問這話雖然是勸說,但也有威脅的成分在裡麵。你放人,我不對付斑斕族,你如果不放人,那斑斕族就會有危險了。

他雖然奈何不了斑斕女皇,但斑斕族那麼大,除了斑斕女皇還有誰能擋住他。

“你威脅我?”斑斕女皇冷冷的望著莫問。

“你說呢。”莫問也是冷聲道,這是一個弱肉強食,將實力的世界,他可不是和斑斕女皇講道理,而是以實力逼迫她服軟。

“很好,我能不能奈何你,你說了可不算,既然你掌握不了天道法則,我倒想看看你能有什麼能耐。”

斑斕女皇微微眯著眼睛,下一刻她整個身體從原地消失,緊接著,一個龐大的七彩琉璃蜘蛛的虛影出現在天空,那蜘蛛虛影相當龐大,幾乎將天空遮蔽了一半。

那七彩琉璃蜘蛛八根水晶一般的精美長腿一震,下一刻,一道道彩光籠罩天地,那些彩光從空中落下,化為一道道彩色蛛絲,那些蛛絲像是布匹,嗖嗖嗖地射向莫問。

“琉璃玄冥網。”

斑斕女皇冷冷的聲音從天空之上響起,琉璃玄冥網也是斑斕女皇最出名的神通之一,此神通當年在遠古斑斕玄冥蛛身上也相當的可怕。據說,遠古時期,斑斕玄冥蛛能以此網囚禁仙人。

當然,斑斕女皇也隻不過得到了一些琉璃玄冥網的皮毛,照貓畫虎,倒也頗有一些威能。

試煉古地中的生靈,幾乎都懼怕琉璃玄冥網的力量,即使另外兩大王者都不例外。

一道道彩光在天空之上劃過,像是煙花一般,格外的美麗。

不過那些彩光可不簡單,每一道都蘊含著相當可怕的力量,而且似乎有封鎖時空的力量,在彩光的覆蓋下,一些天地法則的力量也被遮蔽,難以施展出來。

憑此神通,可怕尋常鬥轉境的修士也能輕而易舉的囚禁。

莫問的身影相當的靈活,不斷的閃爍,天空之上出現一道道雷霆虛影,都是以為他太迅速而留下的殘影。

他試圖衝出七彩光芒的包圍,逃出大網的束縛,但遺憾的發現,那七彩大網相當的不簡單,蘊含了很可怕的天地規則,似乎有時空法則的味道,他不管如何嘗試,都衝不出七彩大網的包圍十三爺的嫡福晉。

“彆掙紮了,除非你能運用你剛纔的那天道力量,直接破壞掉琉璃玄冥網的法則之力。”

斑斕女皇冷冷的道,但眼眸卻緊緊地盯著莫問,似乎很希望莫問能運用出剛纔的天道法則,直接將她的琉璃玄冥網破掉。

可惜,莫問終歸不可能掌握那樣的力量,被動與主動完全是兩個概念。最終,莫問還是落在斑斕女皇的琉璃玄冥網中。那一道道彩色光芒,直接就化為一道道彩色絲線,上上下下將莫問包裹,像是包粽子一般。

“如何?我雖然殺不了你,但將你永世囚禁,你又能如何?”

斑斕女皇冷冷的道,這個人類體內擁有著天道力量的保護,她的確殺不了他,但將他囚禁起來,那可比殺了他還痛苦。

“不好,斑斕女皇雖然殺不了莫問,但卻可以囚禁他。該死,我怎麼忘了這事,三大王者中,論囚禁的能力,斑斕女皇可是最強啊。”

蕭敬河麵色大變,莫問如果掙脫不出斑斕女皇的琉璃玄冥網,那隻會被斑斕女皇囚禁一輩子。琉璃玄冥網盛名在外,即使另外兩大王者被囚禁在裡麵,一時半會也是出不來的。

“可惡!”

聶君雪剛看到希望,結果希望又在她眼前一道道破滅,而且還把彆人給搭了進來。

“哼,你倒是釋放出剛纔的力量,破了我的琉璃玄冥網啊。”

斑斕女皇冷冷的道,她倒是很希望莫問能再次釋放出剛纔的天道力量,那可是天道法則的體現,那可是能改變古地規則的力量,如果那力量能被人掌握,便可破掉當年那個創建試煉古地之人所施加在古地的世界規則。

世界規則壓製了他們無儘歲月,囚禁了他們一代又一代,如果冇有意外,他們永生都會被囚禁下去。

身為古地中的人,時時刻刻都想從這個牢籠中逃出去。可惜,他們看不到希望,以為他們自身根本就冇有那個能力。

如果這個人類能破掉試煉古地的世界法則,把他們從這個牢籠中救出去,那整個斑斕族奉他為主,永世效命他們都願意。身為一個修仙者,誰不想翱翔天空,誰不想踏遍天下,誰不想修成永垂不朽的仙人。可是一道世界法則,卻將他們所有人的命運都毀滅。

她堂堂斑斕女皇,有著遠古斑斕玄冥蛛的血脈,此生也不過就如此而已。可如果在外麵,不受限製的世界,她必然能踏上修仙大道,成為翻雲覆雨,毀天滅地的高階修士。

“女皇姐姐,你好像比我還急,剛纔的力量,我也想掌握啊,否則殺你豈不是輕而易舉,不過可惜啊,我的道行終究太淺。”

困在琉璃玄冥網裡的莫問卻一如既往的淡定,平靜的望著斑斕女皇,他不明白斑斕女皇為什麼那麼希望他掌握蒼穹本源的力量,但蒼穹本源乃是天道規則所凝結,他不過才修煉到二頭四臂而已,怎麼可能掌握那等力量。恐怕修煉到三頭六臂、四頭八臂、五頭十臂都不一定能掌握。

“既然你掌握不了,那就永世被困在琉璃玄冥網裡麵吧。”斑斕女皇狠狠地道,頗有些恨鐵不成鋼。

“永世囚禁我,你想太多了吧。”莫問嗤笑一聲。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