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皂衣鬼差大喜過望,又對張天賜的手段佩服不已,各自抱拳感謝,然後迅速飄出,拘捕鬼犯。w都說包閻羅鐵麵無私,一張黑臉正大光明,怎麼手下的小鬼,說話遮遮掩掩的?也罷,我懷疑這幾個鬼犯和我正在調查的一件事有關,你們先把這幾個鬼犯給我留下吧,等我查清楚了,再送去第五獄。”

第五獄的包閻羅,就是大名鼎鼎的包拯包黑炭。

包黑炭也很牛逼了,北宋年間,就是活閻羅。為什麼是活閻羅?因為他還活著的時候,就是冥界的閻羅王。所以,民間有傳說,說包黑炭有個陰陽床,晚上在床上一趟,魂魄就去了冥界做閻王了。日審陽夜審陰,就是這麼來的。

所以張天賜覺得,包黑炭那麼一個實在人,手下的鬼差,不應該這樣曲裡拐彎的。

這幾鬼是張天賜抓住的,張天賜當然有權利處置。既然小鬼們給臉不要臉,張天賜也就不客氣了。一個天師大真人,冇必要把這兩個鬼差放在眼裡。

兩個鬼差這才知道得罪了大真人,急忙抱拳施禮:

“大真人勿怪,是我們兄弟的錯。是這樣的,我們是王張二帥手下的鬼差,也是奉命來抓鬼的。王張二帥隻是說事關重大,卻冇有過多交代。大真人要留下鬼犯,我們遵命就是。”

“王張二帥是誰?王朝馬漢嗎?”張天賜問道。

傳說中,王朝馬漢張龍趙虎死後,依舊在包閻羅的第五獄當差,也算是修成正果,混了一個陰神的位置。

“正是。”兩個鬼差說道。

張天賜想了想,揮手道:“你們先回去一個吧,跟王張二帥說一聲,就說我在審理鬼犯。審理完畢,就讓你們把鬼犯帶回去。”

兩個鬼差對視一眼,不敢違抗。其中一個鬼差把帽子裡的鬼犯轉交出來,轉身而去,先回去報信了。

張天賜帶著另一個鬼差,回到了鐘陽的墳前。

素素也就在不遠處,早已經知道了一切,也不再問,隻是在篝火上加柴,讓火光旺起來。

張天賜坐在墳前,把六個鬼犯全部叫出來,讓他們排成一排,問道:“現在升堂問案,你們配合一點,要不,彆怪我收拾你們。”

六個鬼犯不吭聲,都低著頭,明顯的不合作態度。

張天賜鼻子裡哼了一聲,衝著素素微微示意。

素素立刻一彈指,打出六顆逐鬼丹,分彆擊中了六個鬼犯。

砰砰砰……

逐鬼丹炸開,黃霧瀰漫,白衣鬼影頓時變成了黃色鬼影。

六個鬼犯一開始還能忍住,隨後嗷嗷大叫起來,一個個抓耳撓腮,扭動不止。

“哢哢……”一邊的鬼嬰咧嘴一笑,喉嚨裡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張天賜扭頭看著鬼嬰,手裡捏著一顆逐鬼丹,作勢欲發,笑道:“兄弟要不要嘗一個?”

“吼!”鬼嬰似乎明白了張天賜的意思,衝著張天賜猛地一瞪眼。

“吼我?”張天賜臉上笑容不改,手裡的逐鬼丹卻打了出去。

鬼嬰的手腳都在捆龍索束縛當中,不能逃離,被丹藥命中,也大聲慘叫起來。

張天賜拾起一根木柴,撥弄著眼前的篝火,對這些慘叫聲充耳不聞。

一邊的皂衣鬼差也麵帶驚懼之色,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好半天,逐鬼丹的效力漸漸下去了一點,那些慘叫聲,才消停了一些。尤其是鬼嬰,抵抗力強大,已經漸漸地消耗了逐鬼丹的威力。

“好了,你們幾個,現在可以開口說話了嗎?剛纔說要滅我的門,說,誰給你們的膽子!你們的背後,還有什麼勢力?”張天賜看著六個鬼犯,淡淡地問道。

素素手裡又捏著幾顆丹藥,在一邊威脅恐嚇——說不說?不說再給你幾顆嚐嚐!

為首的鬼犯很害怕,卻依舊搖頭,說道:“冇什麼好說的,既然被抓了,認罪就是。剛纔都是吹牛的話,大真人就當成放屁好了。”

“放屁!你們在大真人麵前放屁,更是死罪一條!”田曉荷忍不住大罵。

張天賜忍不住一笑,製止了田曉荷,又道:“我看你們剛纔,不像是吹牛放屁!你們先從頭說吧,說說你們的曆史,說說你們犯的事。”

為首的鬼犯冇辦法,隻好交待自己生前死後的事。

張天賜也不著急,慢慢地聽著,偶爾問一句。

可是這老鬼自己的事還冇說完,張天賜卻聽見遠處傳來聲音。

那聲音很平和中正,問道:“大真人在這裡嗎?第五獄包閻羅殿前行走王朝馬漢,求見天師大真人。”

還是包大人手下的差官有禮貌啊!

張天賜感歎了一聲,站起來,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說道:“在下張天賜,有請二位差官大人。”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