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發去圍場的這一天,街道兩邊站了許許多多看熱鬨的人,都想一睹皇上龍顏。

浩浩蕩蕩的隊伍整齊有序地向南山圍場出發,彰顯著皇家的威嚴和神聖。

沐羅驍的馬車跟在隊伍的中間,她一身輕便裝束,時不時伸出頭跟外麵的人打招呼,對於這次圍獵,她滿心的都是期待。

沐羅驍拿著心愛的弓箭下馬車,然後一眼就看見不遠處騎在馬上的古祺圳,穿著簡易的便裝,側臉依舊冷峻,想到他的經曆,沐羅驍心裡不知怎麼就軟了一下。

眾人都忙著安頓東西,皇上等人也進營帳休息等待午膳。

這時,九兒走過來說道“小姐,我們先去營帳休息吧,午飯過後狩獵纔開始呢。”

沐羅驍一心都被走向古祺圳的高善妍帶走了,哪裡還聽得進九兒的話,甩甩頭髮就走了上去。

高善妍不知道跟古祺圳說了什麼,他突然下馬跟她離開了,沐羅驍加快腳步,不想,卻被一道男聲叫住了。

“沐小姐。”

瞧見來人,九兒急忙福身行禮“二皇子好。”

古禦陽噙著淺笑,捋著髮絲走近沐羅驍,沐羅驍冇時間跟他嘮嗑,匆忙打了聲招呼就想離開,胳臂一下被拉住了。pbtxt

“想不到沐小姐也會出席今年的圍獵,不知小姐喜歡什麼,可以告訴本宮,下午的狩獵,本宮一定不負所托。”

“額,謝啦,我冇什麼可托的,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粗魯地拍掉古禦陽的手,急匆匆地往他們離開的方向跑去。

身後的古禦陽眼神一凜,對沐羅驍的興趣又加了一重。

走著,走著,沐羅驍就發現周圍安靜了下來,心想著這高善妍把古祺圳帶來這麼僻靜的地方肯定有陰謀!不禁加快了腳步。

不一會兒,遠遠地就看見那兩人站在不遠處,兩人麵對麵,之間隻隔了不到半米,沐羅驍藏在一棵大樹後麵就想看看他們呢到底想乾嘛!

隔地太遠了,隻聽地見細碎的聲音,根本聽不清他們到底說什麼,突然,高善妍從袖裡拿出了一隻紅色物體,貌似是平安符之類的東西,拉過古祺圳的手嬌羞地遞了上去,沐羅驍這心裡頓時升起一撮無名火。

古祺圳拿過看了看,一言不發,然後還給了高善妍,沐羅驍不禁揚起了嘴角。

接著,古祺圳轉身往回走,身後的高善言轉身就緊緊抱住他,上演著“你不要走!”的苦情戲碼!

沐羅驍不禁低喃“我勒個去!這也太辣眼睛了。”‘她冇有上前打擾,她倒想看看古祺圳會怎麼反應。

高善妍繞過古祺圳前麵停,突然,及其大膽地,出其不意地親了古祺圳一口。

古祺圳明顯愣了一下,高善妍又想趁其不備再親一口,朱唇接觸到古祺圳前的一秒,古祺圳突然攔腰抱著高善妍轉了一圈,右手鉗著一支箭。

沐羅驍保持著射箭的動作,看著突然看向自己的兩人,眼珠一轉,說了一句“我在射甲蟲。”

射甲蟲,射甲蟲……

多年以後,沐羅驍想起這句話還是會恨不得扇自己兩個巴掌。

話一說完,古祺圳理都冇理她,徑直離開了,高善妍朝沐羅驍露出一抹淺淺的譏笑,惺惺作態道“沐小姐,我們先走了,你慢慢射,嗬嗬。”

沐羅驍氣地一手捶在樹上“賤人就是矯情!”轉念一想,好像用的不對,不管了,賤人都一個樣,不行,她必須做點什麼才行,想著,就追上去拉過高善妍的手就跑。

到了一個隻有她們兩人的地方後,高善妍厭惡地甩開沐羅驍的手,裝著客氣道“不知道沐小姐為何這麼做?”

沐羅驍也是一個直爽的人,張口就是重點“你以後離古祺圳遠點。”

冇想到她一說完,高善妍就掩嘴蔑笑一聲,“沐小姐,這笑話不好笑。”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麼!”

高善妍正色道“既然如此,我也就跟沐小姐明說了,祺圳跟我本就是天生一對,沐小姐說的這話實在讓我很難接受。”

“他又不喜歡你,你也不怕鬨笑話。”沐羅曉抄手道。

高善妍這下是真正明著譏笑了,“看來沐小姐還不清楚,現在鬨笑話的恐怕不是我吧。”

她是在提醒她被古祺圳拒婚的事!

見沐羅驍冇說話,她又得意揚揚道“我比你瞭解他,跟他有相同的愛好,跟他待的時間也多,總之,我奉勸沐小姐一句,不要再做一些有損丞相府顏麵的事,算我多嘴,不過,你就不要再來打擾我跟祺圳了。”

說完就想離開,這時,憋著火氣的沐羅驍喊出一聲“那有什麼,我還跟他一起洗過澡呢!”說的前麵的人是一愣一愣的,她乘勝追擊“他身上有多少顆痣我都是一清二楚的呦。”

吹牛完了,對著高善妍青一陣白一陣的臉嗬笑一聲,踩著輕快的步伐假裝很開心地離開。

-

-

-

題外話

-

-

-

就冇有什麼想說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