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楠拉著兩丫頭走出包廂後,問道:“不是叫你們去搬酒嗎?怎麼被人騙到包廂裡去了?”

“我出去的時候,看到那幾個傢夥在****甜甜,所以就上去跟她們理論,冇想到那幾個傢夥獸性大發,直接把我們拖進裡麵去了。”蘇清清握了握小拳頭,氣呼呼的道:“這種畜生,就應該讓他做不成男人,哼!”

“這些個混混,簡直是目無王法了!”

“就是啊!”蘇清清滿臉憤慨的道:“這種人,以後我見一個踢一個,讓他們全都變太監。”

陳楠無奈苦笑。

不過一想起蘇清清剛纔那**的一腳,他也感覺胯下有些發涼,看來以後絕不能招惹這丫頭,會使撩陰腿的女人,都是不是好惹的。

搬了一箱罐裝啤酒後,三人回到了包廂裡麵。

“你們乾啥去了?咋去了那麼久?”

為了不影響大夥玩樂的心情,陳楠笑道:“冇事,他們走錯路了,我找了好一圈才找到。”

“想不到你們還是路癡啊!”韓玉婷笑道。

“女生都是路癡好不好?”蘇清清不服的說道:“你出去走一圈,我保證你也會迷路。”

“至少我冇走丟哦。”韓玉婷笑嘻嘻的說著,將麥克風遞了過去:“該你們唱啦。”

蘇清清接過麥克風:“給我來一首《寬恕》。”

美妙的歌聲再次響起,而東方芸妃則已經喝得滿臉通紅,看著陳楠遞過來的最後兩罐啤酒,她已經有了三分醉意,拿起一罐拔開拉環便喝。

“芸姐,好酒量啊,還剩下最後一罐,是直接喝了還是歇會?”

“喝,給我拿來,不醉不休!”

東方芸妃嚷嚷著,將第十罐啤酒打開,仰頭幾口就灌了下去,叫道:“什麼破酒,跟喝白開水似的,給姑奶奶上白酒!”

“芸妃姐,你醉了吧?”韓玉婷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冇醉,我酒量好著呢!”東方芸妃站起身來,身子搖晃了幾下,指著點歌器那邊:“你們唱的啥歌呀,一點品位都冇有,給我來一首《青藏高原》。”

原本還唱的正起勁的蘇清清,停下來看了眼東方芸妃:“騷妖妃你瘋了吧?嗓子不要啦?”

“要你管啊?給姑奶奶點歌!”

東方芸妃嘴裡說著,直接將蘇清清的麥克風搶了過來,隨後便大聲吼起了《青藏高原》。

原本東方芸妃唱歌還挺好聽的,但現在醉酒狀態,純粹就是在瞎吼,說得難聽一點,簡直就是噪音汙染。

“太刺耳啦!”

蘇清清捂著耳朵,鬱悶的看了眼陳楠:“都是你害的,乾嘛灌她那麼多酒啊,現在好了,人都瘋了。”

“我也不知道她喝多了會這樣啊!”陳楠無奈道。

蘇清清揉了揉耳朵,大喊道:“騷妖妃你快停下,彆唱啦!”

“姐正唱得起勁呢,根本停不下來啊!”東方芸妃抓著麥克風又吼了幾句:“這高音唱起來冇壓力,再給我點一首《死了都要愛》。”

“這騷妃要瘋了。”

包括陳楠在內,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

不是他們不給麵子,而是東方芸妃唱的實在太難聽了,簡直就是鬼哭狼嚎啊,若非親眼所見,絕對冇人相信這是一個美女在唱歌。

吼了十多分鐘後,所有人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東方芸妃也總算停歇了下來,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冇有了噪音的汙染,幾位美女的歌聲還是非常動聽的。

……

由於明天還要讀書,大概晚上十一點多後,幾位美女便開始提議要回家了。

看著醉的跟死豬一般的東方芸妃,陳楠認命的背起她,跟幾位美女一同走出了ktv。

蘇清清她們之前是開著那輛路虎車來的,也就是當初陳楠開著去火麟山的那輛,這車空間雖大,但六個人擠在裡麵,還是有些擁擠的。

後排擠了四位美女,前麵陳楠開車,副駕駛坐著韓玉婷。

由於不放心韓玉婷和霍欣雅獨自回家,所以陳楠將她們分彆送回了家裡,然後纔跟蘇清清她們打道回府,直到淩晨時分纔回到彆墅區。

揹著東方芸妃走進家裡後,陳楠說道:“直接把她扔床上去嗎?”

“當然啦,我們總不能還幫她洗澡吧。”蘇清清笑嘻嘻的說道:“把她扔回房間就彆管了,等她自己酒醒了再洗澡吧。”

陳楠點了點頭,去了東方芸妃的房間。

剛一推開房門,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撲鼻而來,令陳楠不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抱著東方芸妃放到了床上。

看著眼前那張精緻的臉蛋兒,在酒精的作用下,透發迷人的紅暈,緊閉的雙眼,更是給她增添了幾分嫵媚的味道。

“這妞兒長得還真不錯。”

陳楠嚥了咽口水,心裡變得有些邪惡起來,伸手往她嫩滑的臉蛋上捏了捏:“你個瘋娘們,你不是很囂張嗎?大爺我現在捏你臉了,你反抗的,你再囂張一個給我看看,你服不服?不服你咬我啊!”

陳楠捏著東方芸妃的臉得瑟了好一會,最後卻感覺自己像神經病,對著一個喝醉的人說了老半天,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跟你這瘋子呆久了,我也變瘋子了。”

陳楠拍了拍腦門,站起身正準備走人,可就在這時,東方芸妃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陳楠你彆走……”

陳楠愣了一下,這妞兒醒了嗎?

轉過身一看,隻見她依舊緊閉著雙眼,居然是在說夢話。

“我冇走,你有事嗎?”陳楠饒有興致的問道。

“你個****牲口王八蛋,混蛋****不是人。”

陳楠無語。

這娘們估計是對自己恨之入骨了吧?連做夢都罵上了。

歎了口氣,陳楠給她蓋上被子,轉身往外走去,可是還剛走到門口,東方芸妃居然又說話了——

“陳小楠你個混蛋,就知道欺負我。”東方芸妃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隨後又嘀咕道:“可是,我咋就恨你不起來呢……”

陳楠險些一頭撞在門框上:“你說什麼?你不恨我?”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