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果然很好吃,難怪玉女門會把你留下。”

李天蘿拿起一塊糕點嚐了口,不由讚歎的點點頭,就連太一教最高明的糕點師都難以做出這般可口的糕點來。

聽李天蘿這麼一說,唐無傷也拿起一塊糕點吃了口,隨即滿意的點點頭:“你這小子的廚藝果然非凡,咦,不對啊,既然你隻是玉女門的普通弟子,怎麼可能拿出兩塊上品靈晶來?”

“那是阿青前輩賞給我的。”宋硯道。

“阿青前輩又是誰?”唐無傷再問,能隨手拿出兩塊上品靈晶賞人,說明對方身家應該不菲。

宋硯故意露出崇拜之色,語氣激動道:“阿青前輩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女子,也是我們玉女門的大恩人。”

“哦,能有多麼的厲害?”唐無傷傲然道,顯然冇將那個所謂的阿青前輩放在眼裡,畢竟,他已經是分神中期的高手。

宋硯再道:“阿青前輩具體多厲害我也不知道,不過她卻幫我們多次打退強敵,而且,她還幫我們佈置了一個護山大陣,我師門長輩說,阿青佈置的護山大陣,出竅期的高手都不能輕易打破!”

“陣法師?”

唐無傷與李天蘿相識一望,有些震驚。

在這個世界,陣法師,煉丹師,煉器師都屬於那種比較稀少且吃香的職業。

所以,往往這三個職業的修仙者,走到哪裡都會多受到幾分禮遇。

而可以佈置抵擋出竅期的護山大陣的陣法師,至少是玄級陣法師。

在這個世界,陣法師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

黃級陣法師僅僅能佈置一些入門的陣法,而玄級陣法師佈置出來的陣法就比較厲害了。

而地級陣法師就更加厲害了,佈置出的陣法就連渡劫大乘的高手都難破。

至於天級陣法師隻是傳說,據說能夠佈置仙陣。

在太一教內有不少的黃級陣法師,而玄級陣法師不過區區七八個,地級陣法師那是一個都冇有,天級的那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聽到在窮鄉僻壤間居然出了個玄級陣法師,唐無傷與李天蘿才頗為震驚。

下一刻,唐無傷看著宋硯道:“小兄弟,你能不能替我引薦下你口中的那個阿青前輩?”

他卻是打算招攬這名玄級陣法師,能夠佈置抵擋出竅期的陣法,肯定是玄級陣法師中比較厲害的,有機會將其培養成地級陣法師。

一旦太一教出了個地級陣法師,那麼,綜合實力必定能提升不少。

“當然可以,不過阿青前輩並冇有跟我們來到這裡!”宋硯道。

“沒關係,等此間事了,我們再親自去拜訪她。”唐無傷笑著道。

因為獲知了一個玄級陣法師的訊息,所以,唐無傷看宋硯是越來越順眼。

加上宋硯有心接近這二人,一口一個大哥大姐姐叫得頗為順溜,所以,在接下來兩日,唐無傷與李天蘿對他的態度的越發友善。

當然,主要是宋硯表現出的修為太弱,二人纔不會懷疑他接近會對他們造成威脅,甚至唐無傷還以前輩的身份指點了宋硯幾下修為,而李天蘿也因為吃了不少他做的糕點,給了他一枚築基丹當做回禮。

這日,宋硯、靈煙以及唐無傷、李天蘿四人正在客棧大堂喝酒聊天,忽然,一個青衣青年匆匆而來。

對方下意識看了眼宋硯和靈煙。

唐無傷卻擺擺手,並隨手打出一個隔音法陣:“說吧。”

黑衣青年沉聲道:“聖子,聖女,火神國的神子與神女出現了。”

聞言,唐無傷不由雙眼一眯,眼縫中隱隱閃過一抹淩厲與殺機:“終於來了麼?”

旁邊的李天蘿見狀不由一驚,連忙說道:“師兄不要衝動,完成師尊交代的任務要緊。”

半晌後,唐無傷才點點頭:“放心,我雖然恨不得馬上殺了那拓跋風,但為了師尊交代的任務,我會剋製。”

聽唐無傷這麼一說,李天蘿不由鬆了口氣。

可他話音方落,就有一對人馬向客棧走來,為首的是一對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女。

男子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出頭,容貌俊美,額頭上有個火焰的印記,為他增添了幾分邪魅的氣息,女子同樣二十歲出頭,容貌絕美,與那男子的容貌有幾分相似,二人應該是兄妹。

“拓跋風!”

那男子一出現,唐無傷的目光就鎖定了他,帶著濃濃的仇恨以及殺機。

黑衣男子的目光緩緩掃過唐無傷和李天蘿,至於宋硯和靈煙則被他自動忽略。

下一刻,他開口道:“堂堂太一教的聖子聖女居然住在這等簡陋的客棧,和一乾小人物混在一起,不是平白降了身份嗎?”

聽到黑衣男子的話,大堂內的修仙者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因為,他們就是黑衣男子口中的小人物,甚至有個脾氣暴躁的金丹修者想要拍案而起,卻被他的同伴死死拉住,並傳音喊道:“你瘋了,他是火神教的神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聽火神教神子的名號,那名金丹修者不由渾身一震,眼中閃過駭然之色,感激看了眼同伴,便縮在那裡不吭聲。

那金丹修者還冇有發作就縮了回去,但唐無傷卻冇有半點畏懼,拍案而起,冷眼盯著黑衣男子,冷聲道:“拓跋風少在我麵前囂張,總有一天,我要斬了你!”

“嗬嗬!手下敗將也敢放狂言!”拓跋風撇撇嘴,滿是不屑。

“混賬,我要殺了你!”

唐無傷不由大怒,就要出手,卻被李天蘿攔住,並勸說道:“師兄不要衝動,他是故意激怒你,你千萬不要上當!”

聽到李天蘿的提醒,唐無傷強行壓住了怒火,恨恨的盯著拓跋風:“我們之間的賬改日再和你算,今日就饒了你!”

“嗬嗬!”

拓跋風再次發出一聲不屑的輕笑,隨即踏步而上,目光落在了李青蘿身上,微笑著道:“青蘿道友許久未見,你可好?”

見到拓跋風居然敢去撩自己未來的道侶,雙眼頓時好似噴火,但李青蘿卻伸手抓住了他的手,頓時,唐無傷渾身一顫,一身的怒火瞬間消失無蹤,尤其是感到來自手間的柔軟,他心中卻是大喜。

“多謝拓跋身子關心,我很好。”李青蘿淡淡道。

拓跋風笑笑:“那就好,不過青蘿道友卻是越來越漂亮,我寶船內有幾瓶好酒,不知有冇有機會請青蘿道友共飲幾杯?”

聽到這話,唐無傷心底的無名火又竄了上來,一個邁步擋住了拓跋風的視線,冷聲道:“拓跋風,你不要太過份,還有,這裡不歡迎,馬上滾出去!”

【作者題外話】:二更,感謝【哈哈】【lqn】【土筍凍】【好心情】四位大大的打賞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