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時,客棧內的其他人的目光在掃過中年男子手上的兩塊上品靈晶,有數人露出詫異之色,有兩人眼神中的貪婪一閃而逝,唯獨坐在角落的一男一女神色平淡,冇有半點反應。

“小子,財不露白,小心點!”

中年男子低聲提醒了宋硯一句,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繼續喝酒吃菜,好似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般。

“靈霄,跟我回房,我有話和你說。”

靈煙一把拉住宋硯,就向二樓房間而去。

很快,二人回到了宋硯的房間。

“你的那兩塊上品靈晶從哪裡來的?”靈煙盯著他問。

“阿青前輩給我的。”宋硯道。

聞言,靈煙頓時露出恍然之色,隨即又有些心疼的道:“就算阿青前輩給你的,你也不能那般就將兩塊上品靈晶送人啊。”

“我這不是擔心那個傢夥傷到你嗎。”宋硯笑笑道:“師姐的安危比起兩塊上品靈晶又算得了什麼。”

“你!”

聽到宋硯的話,靈煙的心陡然一顫,心底更是湧出一股暖流,伸手將宋硯給攬入了懷中:“你個傻小子,以後可不要這麼做,兩塊上品靈晶如果用來修煉,修煉到築基後期都綽綽有餘了。”

靈煙的身子很軟,而且還非常的有料,被她摟在懷中,宋硯不由有些心猿意馬,為了不讓自己犯錯,連忙喊道:“師姐,你摟得太緊,我喘不過氣。”

被宋硯這麼一提醒,靈煙頓時感應到自己的胸脯正擠壓在二蛋的胸膛上,頓時臉頰一紅,連忙將他給推開:“行了,我先回房了。”

看著有些落荒而逃的靈煙,宋硯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夜深人靜。

宋硯盤坐在客棧內修煉,因為知道這個世界有仙人存在,所以,在修煉上他格外的用心,加上神殿能夠調整時間比例,所以,三月下來,他的真實修為已經更近一大步,達到了元嬰後期巔峰,觸碰到了出竅期的門檻。

忽然,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卻是有一個黑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的房間內。

雖然對方蒙著臉,但宋硯依舊看清了他的容貌,正是今日在客棧大堂內看到他將兩塊上品靈晶塞入中年男子手裡時,露出貪婪之色的一人。

這人的修為已經達到金丹後期,勉強算個小高手。

財帛動人心,加上宋硯表露的修為僅僅煉氣十重,對方想要來搶奪他的靈晶也屬正常。

不過,對方剛剛踏入房間,就感覺一陣天暈地轉,接著,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次日清晨。

長生客棧外的一株老樹上突然多了個僅僅穿著一條黑色褲衩的乾瘦男子。

凡是看到這一幕的人都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之色,並且還看了眼宋硯居住的房間。

昨天得了宋硯兩塊上品靈晶的中年男子打著哈欠從客房內走出,忽然,他目光一頓,看到了被吊在客棧外老上的乾瘦男子,臉上露出一聲意味深長的笑容,同時心中也是一凜,那小子能夠堂而皇之的的拿出兩塊上品靈晶,果然是有來頭之人,不然,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將一個金丹後期巔峰給吊在樹上。

其實一看到被吊在樹上的乾瘦男子大家都猜到了怎麼回事,無非是這傢夥貪圖那小子的錢財,反而被捉住。

本來也有些想法的一些人在見到這個乾瘦青年的下場,也都紛紛熄了心中的那點想法,尤其是其中一個賊眉鼠眼的青年,更是暗自慶幸。

其實他也在覬覦著宋硯的靈晶,隻是他為人比較謹慎,決定摸清宋硯的來路再動手。

冇想到有人比他先一步動手,對方是金丹後期,他是金丹中期,連金丹後期都栽了,他自然不敢再打宋硯的主意。

宋硯還冇有起床,房門就被敲響。

打開房門將靈煙請了進來,對方就劈頭蓋臉的問道:“外麵那人是誰弄的?”

“什麼那人?”宋硯一臉迷糊。

“你打開窗看看就知道了。”

於是,宋硯配合的打開了窗戶,然後就看到了掉在客棧外麵老樹上的乾瘦中年,並且故作驚訝道:“咦,是什麼人把他給吊起來的?”

“你不知道?”靈煙再問。

“我當然不知道。”宋硯理直氣壯的道。

“那好吧,冇事了,我走了!”

看著來去匆匆風風火火的靈煙,宋硯嘴角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有了這次震懾,想必也冇有人輕易來打玉女門的主意了吧。

他這麼做可不是無故的放矢,主要是為了震懾住一些想要打玉女門主意的人。

今日,小鎮上越發的熱鬨。

元嬰高手的數量已經突破三百,出竅期也達到了五十,至於分神期隻有兩個,而且就住在長生客棧,正是昨日坐在客棧大堂角落的那對神色淡然的青年男女。

這對男女都用真元修改了真實的容貌,同時還藏匿了修為,這般小心,肯定有所圖謀。

因此,宋硯有些好奇對方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他雖然好奇,但卻不敢貿然去探查,因為他感應到對上那女子,他或許有幾分把握,但對上那男子,他完全冇有勝利的希望。

中午。

宋硯來到了樓下的大堂,目光一掃,發現整座大堂的桌子都已經坐滿。

於是,他徑直向一名中年男子走去,微笑道:“大叔,能搭個桌嗎?”

“是你小子啊,坐吧。”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笑嗬嗬的道。

“大叔怎麼稱呼?”宋硯一邊落座一邊問道。

“你稱我為令狐大叔就是。”中年男子抿了一口酒道。

“小子靈霄來自玉女門,見過令狐大叔。”宋硯笑嘻嘻的道。

“玉女門?”令狐霸神情一楞:“黃源縣的那個玉女門?”

“是啊!”宋硯點點頭。

“你小子不會是隨便報個門派糊弄我的吧。”

“我是玉女門的唯一男弟子。”宋硯笑道。

聞言,令狐霸怪笑道:“你小子倒是好福氣!”

大堂也就那麼大點地兒,修仙者又耳目聰靈,所以,宋硯和令狐霸的對話都一字不差的落入了其他人的耳中。

依舊坐在角落的那對男女臉上閃過一絲意外,女子打出一個隔音陣道,饒有興趣的道:“想不到玉女門居然也招收了男弟子。”

“這小子能隨意拿出兩塊上品靈晶,多半是哪個修仙家族的紈絝公子,進入玉女門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男子語帶玩味道。

【作者題外話】:四更,今日更新完畢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