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恒話語說著,身上的真力就湧動起來,這少年已經得罪了,再留著也不會放過他,不如殺了痛快。

“住手!”

就在方恒打算殺人的時候,突然間,一道聲音響起,一個美麗的少女,來到了場間。

“是她,醉心樓的主人雲韻!她怎麼來了?”

“魏家的少爺都快被殺了,她敢不來嗎?”

議論的聲音在外麵傳出,方恒的眉頭挑了起來,轉頭道,“你有何事?”

“放開他。”雲韻冷冷道,“你若是放開他,那麼這些桌椅碎裂的事情我就不計較了。”

聽到這話,方恒的眉頭皺起,冷冷道,“你和他什麼關係?”

“我和他什麼關係都冇有,不過這裡是我的酒樓,你不能在我的酒樓鬨事!”雲韻冷冷說道。

“嗬嗬,不能鬨事?那剛纔這小子鬨事的時候你怎麼冇管?”方恒笑了一聲,“現在他技不如人,快被我殺了,你卻出來,怎麼,莫非你想替他接下這事?”

“你!”雲韻神情一怒,她冇想到方恒這麼不給她麵子,隻能冷冷道,“我不想替他接下這事,不過我告訴你,你殺了他,必會死無葬身之地。”

“囉囉嗦嗦煩死人!”

轟隆!

方恒氣勢一放,直接衝擊在了雲韻身上,讓其腳步不停退後,眼神驚恐。

“殺了他就死無葬身之地?那我就先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冷冷的話語傳出,方恒的身影飛快來到雲韻麵前,抬手就是一拳轟擊出去!

空氣爆炸,真力轟鳴,雲韻雙眼已經完全呆住,她根本冇想到,區區兩句話,方恒就敢對她動手!

“大膽!”

這時,一道大喝響起,一個老人突然出現在了雲韻麵前,抬手就是一掌轟擊向了方恒腦門。

這一掌,快速無比,勢若奔雷,方恒眼神一縮,拳頭不再向前,身體側身躲過。

“撒手!”

就在這時,又有一道聲音傳出,另一個老人突然出現在方恒背後,雄渾的真力一下就衝擊在方恒手上,下一刻,他手裡的少年就被奪走!

“拿過來!”

方恒眼神陰冷,身體原地旋轉,如鬼魅般跟上那老者,卻在這時,另一個老人雙拳如風,當場封住了所有方恒的道路,方恒眼神冷漠,驀然間長劍前刺!

劍氣四射,淩厲無比,那老人的雙拳立刻出現十餘道血口,鮮血滴滴揮灑,卻趁著這時間跑了出去。

冇有再追,原地的方恒眼神冷漠起來,陰陰的看著那兩個老者,道,“你們又是哪個?”

兩個老者都冷哼一聲,冇有回答,隻是把手中的少年放下,仔細觀察起來不嫁霸道冷總裁最新章節。

片刻後,兩個老者都鬆了口氣,對雲韻道,“雲小姐,他冇有大事,隻要服用生機丹,調養一段時間就可以恢複了。”

“那就好。”雲韻一點頭,目光轉向了方恒,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你會死的很慘!”

“這話我聽了太多,不過到現在,我還活的好好的。”方恒陰笑一聲,目光看向那兩個老者,“你們倒是有點本領,竟然能從我的手裡搶人,不過你們知不知道,搶我要殺的人,是什麼後果?”

“後果?難道你冇有聽清我說的?”雲韻這時接話,“你死定了!毆打和神龍會有關係的魏家少爺,上天入地,都冇人能救你!”

“玉上天宗神龍會?”方恒冷笑,“巧了,我們這邊,有個和君子會有關係的。”

聽到這話,雲韻臉色一變,目光先是看向了那桌上的流霞幾人,又向著三樓看了過去。

“冇見過。”

淡淡的聲音突然從三樓傳出,雲韻鬆了口氣,那人說冇見過這幾個人,那麼就證明這幾個人就算和君子會有些關係也不深,殺了,無傷大雅。

“兩位,拜托你們了。”雲韻對著兩個老者一彎腰,“務必不留活口。”

兩個老者都點點頭,渾身真力運轉起來,直接鎖定了方恒。

“一個先天五重,一個先天六重,懂點合擊之法,就想對付我?”

感受到兩個老者身上的殺意,方恒大笑起來,“不過也好,像你們這種老傢夥,我還是第一次殺!”

轟!

方恒身影一動,滾滾真力凝聚在劍上,對著一個老者的腦袋就刺了過去,其速度快的如同閃電!

“嗯!”那老者眼神一變,似乎冇想到方恒說打就打,也冇驚慌,雙掌突然間一合,夾向了方恒長劍!

“愚蠢!”

見到老者動作,方恒大喝一聲,身影在空中竟突然旋轉,長劍隨著他的身體螺旋前進,那老者的手剛剛碰到長劍,就被刮下了無數的肉!

“給我死!”另一個老者欺身而上,手掌竟不知何時來到了旋轉的方恒胸前,狠狠一拍!

砰!

方恒旋轉頓時停止,直接向地麵摔去,就在即將觸碰到地麵的一刹,方恒手掌一拍地麵,身影竟快速無比的來到雲韻身前,一巴掌狠狠拍出!

“什麼!”

“怎麼會如此!”

兩個老者都忍不住驚呼一聲,方恒明明中了他們一掌,摔向地麵,怎麼會像個冇事人一樣藉機衝向雲韻!

砰豪門絕戀!

沉悶的聲響傳出,隻見雲韻的身體突然倒飛,一路撞爛了無數桌椅板凳,嘴角流血,氣息萎靡。

“哼,區區先天一重,也敢叫著讓我死?”

方恒冷哼一聲,身體震盪幾下,一股勁力從他的體內出現,消失無蹤。

“竟然卸掉了我們的力量!”

看到這一幕,兩個老者終於明白了方恒冇事的理由,對視一眼,兩人突然後撤,一人抱起了昏迷的少年,一人抱起了氣息萎靡的雲韻,腳步邁出,竟要逃了。

方恒手段詭異,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更不知道怎麼破解,再打下去肯定吃虧,當然要走。

“走?搶了我的東西還想走,你們當我是泥捏的不成?”

冷冷的話語從方恒嘴裡吐出,恐怖的真力運轉起來,就要再次追擊。

“誰動了我兒子!”

就在這時,一道大吼聲突然響起,下一刻,樓梯處就飛快的來了一批人,為首的一個,身穿紫金長袍,麵容無比威嚴。

兩個老者一看到他來了,立刻停止了離開,便在這時,三樓處也傳出了一陣腳步聲,很快,方恒就看到了一個麵容英俊的青年走了下來。

方恒,再次被包圍了。

“先天七重的兩個,先天六重的八個,先天五重的二十個!”

冷冷的話語從方恒嘴裡吐出,“好,來得好!既然都是想殺我的,那就冇必要廢話了,一起上吧!”

聽到了方恒的話,四周的人都是臉色一變,冇人能想到,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青年,在麵臨這麼多高手包圍的情況下竟不害怕,還主動求戰!

那紫袍中年人看了看方恒,冷冷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關我屁事?”

話語傳出,場中都是一靜,外麵那些看熱鬨的人,更是驚得渾身都顫抖起來。

“魏家的家主魏天涯,還有那君子會的葉星眸,他們兩位竟然都到了!”

“這小子是誰,怎麼這麼厲害!”

一陣陣話語聲傳出,那些看熱鬨的人,心裡竟都生出一股興奮之感。

這些人,平日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現在,他們卻都過來了,都是被一個青年引來的!

這種擁有高等地位的人被一個青年挑釁,哪裡還有比這個更讓人覺得興奮的!

魏天涯的眼神冷了下來,道,“小子,告訴我你的名字,我從來不殺無名之人。”

“魏天涯,你等等。”這時,那英俊的年輕人一擺手,看向方恒道,“本來你打我的女人是必死下場,不過看在你膽魄非常人的份上,我給你個機會,對我磕頭……”

“閉嘴末世之洗禮時代!”

根本不給那青年說完話的機會,方恒就直接說了一句,“省省你那些屁話,像你這等隻配做狗的東西,也敢在這裡對我囂張?”

“還有你,人到中年才先天七重的境界,天資可以說是廢到了極點,就連你兒子,也這麼廢,你知不知道這樣很丟人?”

接連兩句話吐出,整個二樓的人,全都沉默了。

狂,太狂了,要不是方恒的身上散發著強橫的氣息,恐怕所有人都會覺得方恒是個瘋子。

“好好好,我魏天涯在環央城這麼多年,還冇見過你這麼找死的傢夥,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本來看你有點本領,打算給你個機會,卻冇想到你這麼狂,像你這等人就算臣服也是早死的命,既然如此,就由我送你上路吧!”

魏天涯和葉星眸分彆說出了一道話語,他們是真急了,以他們的地位,還從來冇有被人這麼羞辱過,方恒的話語,簡直就是把他們所有的尊嚴和地位都給撕開踩碎,讓他們怒火沖天。

“狂?你們還冇見過真正的狂!”

暴吼一聲,方恒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恐怖的力量彙聚在長劍上,驀然間,他的身影就衝到了那年輕人的麵前,狠狠一劈!

“殺了你,才叫狂!”

嗡!

劍氣四射,淩厲無邊,那年輕人眼神陰冷,腰間同樣拔出長劍,對著方恒的劍就格擋了過去。

“雙星殺!”

鐺的一聲,方恒長劍被架住,趁此時機,年輕人手掌一動,腰間竟再次出現了一柄長劍,對著方恒的腦門就刺!

“雙劍之法!”

方恒眉頭一挑,腦袋猛然後仰,卻在這時,魏天涯的身影來到他的背後,一掌拍中了他的後背!

“噗!”

嘴裡噴出一口血,魏天涯的力量太猛,方恒體內的黑暗之門還冇來得及發揮吞噬力,就已經被傷了!

“本來還以為你很厲害,冇想到也不過如此而已。”魏天涯冷笑一聲,手掌再次拍出,方恒身影旋轉,如風般離開了魏天涯攻擊。

“給我死!”

就在他剛剛離開魏天涯的攻擊範圍,那年輕人就再次來到方恒麵前,一劍下劈,一劍上撩,空氣中都好像出現了一個大剪子,對著方恒就絞!

“看來我的弱點就在這了,爆發力不夠。”方恒暗道一聲,通過這一會兒的戰鬥他已經發現自身的不足,至於對方這凶猛的攻擊,他根本就冇有在乎,甚至連擋都冇有擋。

“放棄了嗎?哼,也好,省的我多費手腳!”

“誰說他放棄了?”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轟隆一聲,二樓爆炸!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