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天臨推開門,撲麵而來一股異常的炙熱。

東華羽凡好奇的朝裡麵看去,正好看到一名年輕的男子盤腿而坐,身上隱隱帶著一股紅光,也正是這股紅光,因此纔會有如此炙熱的感覺。

劍天臨彷彿見怪不怪,引著東華羽凡進入裡麵。

這個木屋算得上是最靠近山腳的木屋了,周圍樹蔭茂盛,按理說應該比較涼爽,可走進去,東華羽凡居然有一種夏季的感覺。

原本以為炙火毒不過是在身體裡麵罷了,冇想到居然還能夠影響周圍。

也難怪一路上這麼多人都表示很關心的樣子。

東華羽凡和劍天臨進來絲毫冇有畢竟雙眼的劍天意,劍天意滿臉通紅,因為這炙火毒倒是看不清楚長什麼模樣了。

不過依稀還是看得出和劍天臨是不同風格的長相,因此試探性的靠近了一點。

冇想到,僅僅是靠近一米的樣子,東華羽凡彷彿走到了岩漿旁邊,那股炙熱以及撲麵而來的熱氣瞬間將東華羽凡的頭髮往後吹萌愛娘子太血腥。

東華羽凡手輕輕一抬,一道冰牆擋在麵前。

冇想到冰牆竟然發出‘滋滋’的聲音,不過片刻竟然就隻剩下薄薄的一層了。

東華羽凡後退到安全線之外,臉上冇有其他什麼表情,而是淡淡的說道:

“這種毒還是我第一次所見,雖然我不知道該如何幫他,倒是可以幫他減輕一下痛苦。”

說道這裡,東華羽凡捏了一道法決,手中一閃一閃這淡藍色的光芒,隨即。東華羽凡輕喃道:“冰凍三尺”。

話音剛落,從東華羽凡的腳下頓時蔓延出一道藍色的冰霜,而後不過片刻,整個屋子都被一層薄薄的冰霜包裹著。

當然,唯一例外的就是劍天意周圍,劍天意周圍的冰霜繼續已蔓延過去就融化了。隻不過因為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劍天意的臉色稍稍比剛剛好看了不少。

倒不用入之前那般認真的壓製了。總算能夠抽個空睜開眼睛了。

一睜開眼睛。東華羽凡便看到對方紅得異常的雙眼,心裡暗歎這炙火毒還真是牛逼。

“多謝前輩。”

“我還冇有幫你呢,現在謝為時尚早。”東華羽凡淡淡的開口說道。

劍天臨似乎鬆了口氣。東華羽凡這一首看似容易,但是若冇有冰靈根的話,根本冇有辦法半到,一般的水根本不可能讓他有所好轉。如今不過冰凍住了整個屋子。劍天意便能夠睜開雙眼,乃至開口說話了。

至少證明瞭有機會不是。

“這幾個月晚輩猶如在火海中煎熬。這一刻恐怕是最舒爽的一刻了。”

劍天意微微一笑,嘴角乾裂,一笑起來似乎扯到了痛處,頓時有些失落的歎了口氣。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商量一下該如何治療你的毒吧。”

東華羽凡說道這裡,看了看劍天臨,沉吟了一下。說道:

“山穀當中有水塘嗎?“

“有,但是很淺。”

“足夠了。”東華羽凡點點頭。轉而看向劍天意,說道:

“稍後我將水潭冰封起來,你這段時間就暫時呆在裡麵,我也好探查一下你體內的炙火毒。”

聽到此話,劍天意眼睛一亮,點點頭。

不管用什麼辦法都好,隻要能夠減輕痛苦。他已經受夠了這種每天被火烤的日子了。若不是修為不斷的壓製,恐怕他都要自燃了。雖然東華羽凡這麼做隻能舒緩一下,但是她本人已經到這裡了,取出炙火毒也是遲早的事情。

劍天臨也不耽擱,直接快速的離開木屋,朝著山穀的裡麵跑了過去,很快,便將水塘周圍收拾了一下,擔心水塘不夠深,還稍微再往下挖了幾尺。“

回到木屋的時候,滿屋子的冰霜已經快要融化了,東華羽凡見劍天臨點點頭,便說道:

“我將他冰封起來,你迅速將他移過去妖女無敵。”

按照炙火毒的熱度,她冰封起來的速度估計趕不上融化的速度,所以一定要快。

實際上一踏進來的時候,東華羽凡就知道這木屋定然是設置了陣法的,不然恐怕這木屋早就燒燬了。所以若是出去的話,隻怕這熱度還要高一點。

劍天臨的速度很快,待東華羽凡利用厚厚的冰層將劍天意包裹起來的識海,他飛快的上前,顧不得手中的寒冷,直接往水潭的地方跑去。

東華羽凡連忙跟在身後,待到水塘的時候,厚厚的冰已經隻剩下很薄的一層了。

“快,將他放進去。”

劍天臨點點頭,輕輕的將劍天意放入了水塘裡麵。

隻聽得‘滋滋’幾聲響動,劍天意身體外麵的冰層已經融化,並且水塘當中的水也在飛快的蒸發,彷彿燒烤了一樣。

東華羽凡不敢耽擱,手中的法決捏的飛快,冰凍三尺直接將整個水塘冰凍住了。

饒是如此,劍天意周圍那一小塊也空了出來,剛好可以讓他活動活動。

劍天意舒服的將頭埋了下去,實際上依照東華羽凡此時的修為,這些冰絕壁是寒冷不已,光看劍天臨如今還在發抖的雙手就知道了。

可是依舊冇有將劍天意完全冰凍起來,也僅僅是讓他覺得舒服而已。

想了想,東華羽凡根據自己的修為,再次捏了一道法決,瞬時,一片片雪花在水塘的上空飄灑著。雖然櫻散可以用作武器,但是每一朵雪花卻極其寒冷,有著雪花的存在,倒是可以緩一緩水塘裡冰融化的速度了。

劍天意將整個身子冇入水中,就在他的頭頂不斷的冒著白煙。過了好一會,劍天意才露出自己的而一個頭,整個人的神色倒是恢複了一些,但這隻是暫時的,若不想辦法祛除他體內的熱毒,過不了多久,又會變得和猴子屁股一樣。

隻是,這麼一看,劍天意的長相還真是挺不錯的。

東華羽凡見慣了修真界的俊男美女,倒是冇覺得怎麼樣,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後,便說道:

“若是覺得舒服一點了,就盤腿做好,我需要將靈力注入你體內,不要反抗。”

說著,東華羽凡直接踏空到了他的身邊,劍天意得令乖乖的將頭露在外麵,閉上眼睛,開放了自己的靈識。

將手指點在對方的眉心,事實上一般情況下,修士是不會輕易的讓對方的靈力進入眉心的,進入眉心就相當於進入識海了。識海的重要性可比心脈還要重要。

可不知道是不是對東華羽凡下意識的信任,劍天意一點一件都冇有。

饒是劍天臨都下意識的覺得不妥,可是劍天意什麼都冇說,衣服全身心信任的樣子,讓他的心稍稍安了一些。畢竟一路走過來,他也看得出東華羽凡不是那種人。再則,這裡是劍修穀,東華羽凡也不敢做什麼手腳。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