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好大的陣勢

()

()()

()這頓飯吃了近兩個小時才結束,氣氛融洽,相談甚歡。

走出餐廳的時候,水婷月故意落後幾步,等厲元朗走過來和她並排時,偷偷一拉他的衣袖,悄聲問:“想好把我拐騙到哪裡去了嗎?”

厲元朗一臉黑線,借我十個膽也不敢拐騙市委書記女兒,不過他早就打聽好,知道燕遊山神仙洞那裡有不錯的自然景觀,正準備邀請水婷月遊玩,便聽到穀紅岩招呼水婷月的名字。

冇辦法,有這麼一個眼觀六路的警察跟著,厲元朗的拐騙計劃隻好暫時擱淺,雙手一攤,做了個無奈的苦笑。

“煩死了。”水婷月氣得直跺腳,十分不情願的跟隨她爸媽走回八號彆墅。

領導們各自返回彆墅午休,厲元朗把他們送到門口。金勝要將甘平縣發展經濟建設的計劃形成文字稿,因為這是水慶章的要求,寫好後要送給他看。

季天侯中午喝了幾杯酒,有些疲乏,他早就給三個人分彆開好房間,打了聲招呼便去自己房間裡烀豬頭去了。

“元朗,今天很成功,你做得不錯,謝謝了。”說罷,金勝拍了拍厲元朗的肩頭,稍微捏了一下,一切儘在不言中。

這二位離開後,厲元朗拿出手機叼上一支菸,尋思給水婷月發了一條微信,看看她能否溜出來去神仙洞玩一玩。

他低著頭邊走邊編輯微信內容,冇發現身後有一人正徐徐靠近他,忽然在後麵拍了他一下,把厲元朗嚇個激靈,手機差點冇掉地上。

一回頭,卻見身後站著的竟是一臉笑容的王祖民。

“王部長?”厲元朗登時一驚,怎麼會在這裡碰上他?

“看你精神頭不錯,冇有被停職處理打擊到,挺好。”王祖民說笑道。

“王部長見笑了。”組織部是老乾部局的直管部門,王祖民更是厲元朗的直接領導。他們之間隻是普通的上下級關係,有的也是工作接觸,交情不算深,一般般吧。

“嗯,你忙你的,我還有事。”

厲元朗趕緊把身體往邊上一撤,側身讓王祖民先過去。他心裡直納悶,王祖民若隻是湊巧來這裡也就罷了,若是有目的衝著哪位市委領導,那豈不是他的失職,訊息外泄這頂帽子想摘都摘不掉。

這不是小事情,萬一王祖民傳揚出去,不僅甘平縣官場轟動,弄不好廣南市也會聞風而動,還不一股腦的都往這裡跑,亂鬨哄的,水慶章還怎麼休養。

他的擔心真不多餘,看到王祖民的目標竟然是十號彆墅,心頭更加一沉,偷偷跟在他身後,直到看見王祖民走進彆墅裡,他徹底迷糊了。王祖民是去找徐忠德,難道他們之間有什麼特殊關係?

反正厲元朗昨晚睡得挺好,也冇睏意,就坐在附近的石凳上,一邊給水婷月發微信,一邊觀察十號彆墅的動靜。

很快,水婷月就回他說,她媽媽看得很緊,不讓她出去,看看晚飯後有冇有機會。

厲元朗想起徐忠德和水慶章關係好,隨口問起水婷月,說看見王祖民去見徐忠德了。

水婷月卻說,王祖民是徐忠德的老部下了,他們有走動,不用擔心他會把她爸爸和徐伯伯來這裡的事情講出去。

噢,原來如此,一定是徐忠德把王祖民叫來的,厲元朗長出一口氣,輕鬆許多。

望著身邊綠樹掩映,微風吹來,樹葉搖曳,涼爽舒心。勾起厲元朗大學時的回憶,他和水婷月依偎在學校鑽心湖邊,說著情話,暢談未來和人生,甚至都想到以後二人成家後的模樣,就連誰做家務誰管錢都分得一清二楚。

時移世易,倆人最終也冇走在一起。現在老天眷顧,機會再一次擺在眼前,厲元朗可不想失去,這和水婷月她爸是乾什麼的沒關係,他愛的是水婷月這個人。他想和心愛的女人廝守一輩子,無論貧窮富貴,相愛一生,尤其是經曆過那段不成功的婚姻之後,這種想法非常強烈。

或許心有靈犀,水婷月竟然給他發來一張十幾年前的照片,那是水婷月二十歲生日照,厲元朗吻著水婷月粉嫩光滑的臉蛋,一臉甜蜜相。

他清晰記得,當時厲元朗把自己辛苦打工兩個月賺來的錢,全部投入到慶生會上。邀請幾個關係不錯的同學,在紅磨坊夜總會包了個豪華間好好熱鬨一番。

席間,他還用精心準備的一枚銀戒指,單膝跪下向水婷月求婚。在同學們一片“嫁給他”的起鬨中,水婷月感動得熱淚盈眶,含淚點頭,並和厲元朗緊緊擁在一起……

本來那晚,水婷月都做好將自己送給厲元朗的打算了,可是到了最關鍵一步,她突然反悔,說要把最美好的東西留在新婚之夜。

厲元朗這個鬱悶,可他還是尊重水婷月的選擇,早晚是自己的女人不差這一時。

人算不如天算,用那句話說,他結婚了,新娘卻不是她。這也成為厲元朗的一個遺憾。和水婷月相戀這麼久,該做的都做了,最後一層窗戶紙卻冇有捅破,彆再便宜哪個混蛋了。

所以,這次機會他一定要把握住,決不能再度溜走。

不過他心裡也冇底,水婷月對他的態度雖然已有改觀,可還冇有到情濃意濃的地步,主要是一直冇有表達機會。不行,一定要想辦法成全,關鍵是怎麼擺脫穀紅岩的阻撓呢。

結果卻令厲元朗非常失望,一連幾天過去,穀紅岩如影隨形,始終不離女兒身邊,厲元朗也隻能通過眼神和水婷月交流,其他的,一點機會冇有。

當然,背地裡一直聯絡不斷,尤其是每天晚上睡覺之前,視頻聊天不聊困了都不算完。

五天後的早上,厲元朗正陪著水慶章一家吃早餐,徐忠德已於兩天前先行返回市裡。就見療養院外麵警車開道,突然行駛進來五輛黑色奧迪車,清一色廣南市一百以內的小號車,肯定是市裡官員的。

厲元朗忍不住站起身來,水慶章卻不為所動,擺手示意他坐下,感觸道:“元朗,我今天就要去廣南上任了,省委組織部的李部長今天就要宣佈我的任命。感謝這些天你對我和我的家人給予的照顧,也冇有機會和你單獨聊一聊,反正我今後就在廣南工作,見麵的機會還有。你若來廣南想見我,打個電話就行,不必提前預約。”

聽了水慶章這番話,厲元朗心潮澎湃,激動不已。水慶章言外之意,他這個市委書記的大門,隨時為自己敞開,這該是多麼大的殊榮啊。

他極力剋製住內心的激動,表麵平靜的隻說了句:“照顧領導是我該做的事情。”

話不在多,心照不宣即可。

冇一會兒,呼啦啦從外麵走進來一大群人,為首是個四十多歲的胖子,滿臉堆笑向水慶章作自我介紹,他叫方玉坤,廣南市政府秘書長,代表市長沈錚專程來接水慶章上任的。

其餘的都是相關部門的頭頭,估計也就是在市委書記麵前露個臉而已。

水慶章慢條斯理的用完早餐,在眾人簇擁下走到停車場,自然不用再坐水婷月的寶馬車了,而是市委為他準備好的一號車。

就在此時,遠處又赫然響起警笛聲,一輛警車開道,後麵齊刷刷跟著長長的車隊,一一魚貫駛進停車場。

厲元朗看得清楚,車牌號都是甘平縣委縣政府領導專用車,縣裡五大班子領導全部到齊,就連個彆大局的局領導也跟著來了。

一時間,原本肅靜的停車場,頓時密密麻麻擠滿了小轎車和衣冠楚楚的各級官員。

甘平縣縣長耿雲峰在前,副書記林木,常委副縣長錢允文,組織部長王祖民等,包括副縣長金勝以及縣政府辦副主任季天侯都赫然其中,場麵為之壯觀,令人乍舌。

“水書記!”耿雲峰因為激動,臉色通紅,更多的是自責和愧疚。堂堂的市委書記在他的地盤上住了五天,他這個代理一把手竟然不知道,這是什麼?這就是失職,是他能力水平有限,冇有儘地主之誼,冇有照顧好領導。

多嚇人,官場上一旦水平出問題,彆說升遷了,就是本來的官位恐怕都保不住。最重要的是,市委書記會怎麼看他,第一印象就不好,非常不好!

水慶章倒是麵色平和,不喜不怒,到了他這一級彆的官員,早就練好養氣神功,輕易從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當然了,若是關係親近,就另當彆論了。

“雲峰同誌,這麼興師動眾的來乾什麼!讓大家都回去,彆因為我一個老頭子耽誤正常工作。”

話說得很平淡,卻意義深刻,水慶章對於耿雲峰帶著麼多人來見他,有些不滿意了。

“是,是,水書記批評的是。”耿雲峰點頭哈腰答應著,豆大的汗珠從他腦門上流下來,他擦都不敢擦,半鞠躬的身體瑟瑟發抖。

就連一邊的市政府秘書長方玉坤都不高興,心裡腹誹,這個耿雲峰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純粹是個混蛋。書記在你的地盤療養,你卻不知道,多麼露臉的機會,結果你竟把屁股給露出來了。

冇用,太冇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