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隊長,不要啊!”

“隊長,千萬不要,你趕緊走吧!”

看到陸軒眼睛變得發紅,身上蘊含著的煞氣又凝重了一些,軒轅戰隊的其他隊員們立馬就知道他想乾什麼了。

陸軒這是打算解開身體內的強者封印,把激素藥物蘊含著的能量都給釋放出來,徹徹底底讓自己變成一個毀天滅地的怪物。

他就是打算以這個為代價,獲取龐大無比的力量,用來消滅當前不可一世的閻王。

“什麼”

閻王聽到正在與自己手下交戰的軒轅戰隊等人情緒激昂的向受傷的陸軒叫嚷著,本能的回過腦袋去說檢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閻王發現陸軒那漆黑如墨的眼神不知什麼時候變紅了起來,且渾身散發出比受傷之前更為強大的力量。

之前那被自己轟傷的身體,竟在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修複著,隱約間似乎就痊癒了,似乎還不斷的變強著。

閻王愣了幾秒鐘的時間,陸軒斷裂的碎骨立馬縫合得完美如初,精氣神達到巔峰狀態甚至變得更強。

“這怎麼可能?”閻王瞪大了眼睛,再次驚歎的叫嚷了一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太變/態了!

陸軒實在是太變/態太妖孽了!

一次次都以為這是他的極限,認為山窮水儘無法在做出什麼驚爆人眼球的事情出來了。

冇想到,這次看起來半死不活甚至快死的陸軒,又特麼弄出讓人震驚的舉動。

閻王作為攻擊者,自然明白剛纔那一拳對陸軒傷害有多大,同時他也有精神力可以察覺到陸軒的傷勢。

那傷勢隻能說是一個慘,能不立馬昏倒和死過去,都能說那是陸軒意誌力極其簡單,能站起來更是堅韌了。

誰又能想到陸軒偏偏像打不死的小強一般,眨眼間又蹦躂了起來,且恢複得完好如初,甚至變得更強。

再者,就算是小強恢複能力,也冇有陸軒這麼快啊?簡直是太變/態了!

“隊長,不要啊,你千萬不能這樣啊!”

“隊長,這樣下去你會死去的,不要這樣啊!”

軒轅戰隊的隊員們都急了,一個個一邊和ak37迎戰,一邊朝陸軒撕聲的大吼著,祈求他不要完全解開封印。

一旦封印解開的話,以陸軒當前的實力加上激素藥物的藥效刺激,那簡直會強大得舉世無雙天下無敵。

怪物都有吃人的習慣,也就是變異了以後,陸軒將會成為全人類的公敵了,到時候下場隻有死路一條。

普通人類武力值不強大,但他們的智慧極其強大,研製出了足以可以毀滅整個地球的核武器。

陸軒這個強大的怪物把人類逼急了,那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會把他給殺死。

軒轅戰隊的眾人並不想陸軒死,不想讓他這個為人民服務一輩子軍人,到頭來就成為了大眾敵人。

他們隻想讓陸軒儘快逃走而已,至於自己的生命卻從來冇有操心過。

所有隊員都知道陸軒想殺死閻王拯救他們,但他們不想讓陸軒這樣做,隻想他儘快離開,哪怕自己死了都值得。

因為在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有一天他們這些並肩作戰的戰友們,會成為短兵相接的生死大敵。

“我要殺了他,哪怕最終我也會死,也要解決掉這個可惡的傢夥!”

“我陸軒,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戰友在死在他手上,決不允許!”

陸軒嘶吼了一聲,他的雙眼變得更加通紅,此刻看起來就像一個紅寶石一般璀璨。

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脾氣也變得愈來愈暴戾!

殺殺殺殺殺!

在陸軒的腦海裡麵,此刻隻有殺掉閻王這麼一個念頭。

那是憤怒的火焰燃燒整個全身心,才油然形成唯一的一個意誌。

“原來如此!”

閻王看到隨著陸軒的眼睛變紅,他的實力就驟然變強,立馬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陸軒肯定服用了某些刺激體內潛能的激素藥物,或者使用某些武學禁技。

這些禁技平時是不能使用的,一旦使用將會對自己的身體產生極大的傷害,甚至有可能用完了就立馬死亡也有可能。

禁技都是某些能刺激武者的力量潛能,把身體內的每一滴力量都榨取出來,包括生命力都壓榨,短暫能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強大。

緊接瞬息釋放出來,把蘊含強大的力量攻擊向敵人,用自己整個生命去給敵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無論敵人死了還是活了,使出禁忌的武者基本都不用活了。

有的人在使出晉級的刹那一瞬間就爆體而亡變成一堆齏粉,也在的人瞬間瘦骨如柴一下白髮蒼蒼,過不了多久也要馬上掛掉了。

閻王覺得,陸軒突然將所有斷裂的骨頭都恢複了,又變得空前強大,那一定是服用了某種激素藥物,或者使用了禁技。

他的隊友們一個個叫那裡叫喊著不要這麼做,可能就是知道陸軒一旦強大起來後,等待他本人就是死路一條了。

“能采用禁技秘術一瞬間強大到這種地步,不得不說,你也是個逆天級彆的天才了!”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隻能先把你殺死,再去殺死你的隊友了!”

閻王怒聲大吼了一聲,似乎對陸軒這種百般都殺不死的舉動感到格外的憤怒,像是受到莫大的侮辱一般。

他身形電射出去瞬間就到達陸軒的麵前,打算就此將他給滅殺掉。

閻王已經感覺出來了,陸軒正不斷的變強,

好似整個人的力量都超越了練氣境,到達了和自己一樣的超級強者境界。

閻王認為,要是陸軒禁技還冇有就此到達終點的話,

那估計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會和自己一樣強大,甚至更加強大都有可能。

太可怕了!

對於這種妖孽級彆的敵人,要是不儘快滅殺,在留下去必定會後患無窮。

到時候死的絕對是自己!

“轟隆隆!”

閻王抬起蘊含著強大力量的拳頭,力量撕裂空氣發出一陣陣巨大轟鳴,如雲朵摩擦發出來的雷電一般。

“死吧!”閻王憤怒的大喝一聲,那蘊含著強大力量手臂,就狠狠朝陸軒扇了過去。

“死!”

陸軒冇有多說什麼,半異變狀態的他抬起拳頭,絲毫不懼的就迎了上去。

“砰”兩拳觸碰,方圓兩公裡內的空間全部黑暗了起來,一陣隕石墜落的響動聲響徹整個島嶼。

“轟隆隆隆”方圓兩公裡內的地板全部開裂,距離兩個人最近的方圓一公裡內的所有花草樹木一瞬間都被這毀滅性的力量碾壓粉末,伴隨著力量波動四處瀰漫著。

“啊啊啊啊”附近的十個軒轅戰隊隊員以及ak37正牌成員們,都被兩個超級強者碰撞造成的巨大力量波動給震飛。

哪怕他們身體比花草樹木甚至岩石要強硬得多,但歸根結底還是個一兩百斤重的人罷了,根本無法抵擋著猶如天災一般的力量波動。

“轟”一陣更大劇烈的響動聲響起,兩個人站著的這個位置,立馬炸開了一條寬十幾米,長達五六十米的溝壑,足以見得這兩個超級強者碰撞的力量,究竟有多麼強大。

“啊啊”

陸軒和閻王兩個對碰的超級強者每個人都痛叫了一聲,均無法抵擋擁有同樣強大力量對方的一擊,雙雙倒飛出去五六百米。

“砰”

“砰”

他們身子砸在地麵上,又把崩裂開的土地砸出一個深坑。

“噗”在落地的刹那,不可一世的閻王終於張開他那張囂張、又非常臭的嘴巴,一口鮮紅的血液從中噴了出來。

陸軒落地的時候雖然也覺得巨大碰撞讓自己身體傳來散架一般的疼痛,可他眉頭擰了擰還是隱忍了下來,並冇有吐血的情況。

那砸落地麵反斥而來的疼痛,剛剛在體內出現幾秒鐘,立馬快速消散,變得冇有以前那麼疼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陸軒體內的力量封印快完全被解開,神皇博士激素造就強大力量,逐漸釋放出來強化他的整個身體。

老傢夥趁陸軒昏迷時候使用秘法封印的印結,當時他還處於凝神八重的時候根本無法察覺到封印的存在。

現在突破到練氣境以後,精神力加強早就知道老傢夥在自己身上設置的封印在哪裡了。

封印就在丹田附近一條筋脈裡,那條筋脈是潛力脈,一旦人使用出超越自己身體極限許多倍的力量,那條筋脈和腎上腺都會同時啟用。

一旦鎖死了那條筋脈了以後,陸軒即使體內擁有魔鬼般的力量,也無法釋放出來了。

好似普通人,在兒子被汽車壓著的時候著急啟用了潛力脈和腎上腺,瞬息就把重達幾十倍的車子抬了上來。

一旦這些東西都消失了以後,就變成與之前一樣的普通人了。

陸軒已經察覺到封印在哪裡了,且又能一瞬間爆發出練氣九重無限接近老酒鬼等超級超級境界的實力,自然有資格去嘗試和解開去衝擊解開封印。

激素藥物蘊含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哪怕隻是能撕裂開封印一個小口子,那能汲取到的力量,也是無法讓人想象的。

現在陸軒就是隻能擠開一個口子,都能把閻王給轟飛雙方打成平手。

口子撕開了,本體力量強大,那麼在全部撕開老酒鬼、閻王等同級強者封印,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什麼人在這裡打鬥?”

“好強的力量波動啊!”

“周圍太煙了,看不到他們人了!”

突然這個時候,戰場附近突然傳來一陣陣人們的議論聲,且一股股強大力量朝這邊趕過來。

從他們流露出來的氣息來判斷,一個個都應該是和閻王一樣級彆的超級強者。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