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魂殿,次元空間內

宋硯一手牽一人,不斷的施展大挪移之術,每施展一次,他都會用透視神通來探查一番。

因此,短短三日,他就將方圓數裡的地域給搜颳了一遍。

當然,收穫也是巨大的,加上之前收入神殿的七個普通武魂,又蒐羅到二十五個普通武魂。

唯一讓宋硯感到有些鬱悶的是,還是冇有發現高階武魂,還有王階武魂。

“我們先休息幾個時辰,再繼續!”

身形一晃,宋硯就帶著姑謝花雨與腦殘公主來到了一處平整的草坪上。

這三日他們三人很少休息,不要說姑謝花雨與腦殘公主,就連宋硯自己都感到有些吃不消。

拿出水和食物吃過後,宋硯將金毛吼以及劍傀放出來當守衛,三人就徑直躺在了柔軟的草坪上。

兩個時辰後,宋硯醒來,疲憊之色一掃而空。

不過,姑謝花雨和腦殘公主都還冇有醒來。

姑謝花雨的睡姿很美,此刻嘴角正掛著一絲甜甜的笑意,似乎夢到了美好的事情,自從二人相戀之後,姑謝花雨冰冷的性格也逐漸融化,變得越來越像正常的少女。

至於腦殘公主的睡相,宋硯就有些不敢恭維了,歪著腦袋,張著雙腿,嘴角還有一條晶瑩的細線往下滴,口中更是小聲的嘀咕著什麼,仔細一聽,宋硯不由麵色一黑。

因為這腦殘公主嘀咕的是以後怎麼收拾他,虐待他。

“咯咯!”

一串得意的笑聲從腦殘公主口中發出,結合她的嘀咕之語,宋硯不難猜測這月神族的精靈妞夢到了什麼。

也不知她們什麼時候纔會睡醒,宋硯卻不願意浪費時間,盤坐在原地開始修煉冥想法訣。

這部冥想法訣不愧是上月級彆的功法,用來恢複消耗的精神力效率極高,這幾天,他僅僅修煉了三四次,但精神力卻提升了十餘點的樣子。

這讓他有些後悔,應該早點從腦殘公主那裡把冥想法訣給逼問出來。

修煉了大半個時辰,宋硯似有所感,突然睜開眼睛,發現姑謝花雨已經醒來,正癡癡的盯著他。

但宋硯突然睜開眼睛卻把她嚇了跳,連忙扭開腦袋,這幅掩耳盜鈴的模樣不由看得宋硯啞然而笑。

“良哥,不準取笑人家!”

看到宋硯臉上的笑容,姑謝花雨越發嬌羞。

“嘖嘖,我家的花雨居然學會了撒嬌,真是厲害。”宋硯聞言,不由眼睛一亮。

“人家纔沒有。”姑謝花雨連忙辯解,卻又一次惹來宋硯的大笑。

忽然,宋硯笑聲一滯,沉聲道:“有人向我們這邊來了!”

心念一動,宋硯開啟透視神通,看到了數裡外有個渾身染慢鮮血的男子正在拚命逃跑,仔細辨認後,宋硯才發現,這個人居然是清微門的同門師兄孫乙。

他身後並冇有追兵,而他自身受傷也是極重,但依舊不肯停下。

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失血過多而亡。

“花雨,你先在這裡等等!”

身形一晃,宋硯消失在原地,挪移到了孫乙前方十餘米。

正在逃跑的孫乙看到前方忽然多了個人,滿是鮮血的臉上忽然多了一層猙獰,大吼道:“混蛋想要搶奪我的武魂做夢,給我滾開!”

爆喝間,孫乙就揮動手中的劍向宋硯斬來。

宋硯見狀,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卻冇有生氣,因為他知道,此刻的孫乙怕是到了神誌不清的地步,傷勢比他想象的嚴重。

“孫師兄是我,我是黃良!”

宋硯大聲喝道。

聽到宋硯的喝聲,神誌不清的孫乙陡然恢複了幾分清醒,定睛一看,果然是同門師弟黃良,於是連忙收回手中長劍。

因為剛纔那一劍,他幾乎使出了全力,這番收回,一股反震力襲來,令他仰天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更是噗通栽倒在地,不過,在他暈迷前卻向黃良喊道:“黃師弟快帶我走,我融合了王階武魂,有人在追殺我!”

話音一落,對方就乾脆利落的暈迷了過去。

“王階武魂!”

聽到孫乙居然融合了王階武魂,宋硯不由吃了驚,難道他搞成這般模樣,肯定遭到了不少人的圍殺,能夠逃出昇天怕也是僥倖。

心念一動,宋硯連忙將一股生命神光打入到孫乙體內。

生命神光治癒效果極其逆天,就孫乙這傷勢,如果要他自己修養,冇有三五個月難以痊癒。

但使用生命神光後不過區區數秒,他的傷勢就完全癒合。

不過,人還冇有清醒過來。

宋硯也不嫌臟,直接抱著渾身染慢鮮血的孫乙回到了落腳處。

“這不是孫師兄嗎?怎麼搞成了這個樣子?”

姑謝花雨吃驚道。

“他融合了一個王階武魂,遭到他人圍殺,能夠逃得一命,算是僥倖!”

宋硯歎息著道。

將孫乙放在草坪上之後,宋硯取了一些水,擦掉了他臉上的血汙。

“他的傷勢要緊嗎?”姑謝花雨再問。

“冇事,我已經給他治療過!”宋硯道,就在這時,宋硯眉頭再次皺起,因為他感應到,至少有十多人正飛速往這個方向而來。

如果冇有意外,這群人應該就是圍殺孫乙的那群人。

與孫乙同行的還有另外名師兄龍澤,對方冇有出現,多半已經遭遇不測。

現在,宋硯有兩個選擇,最簡單的就是施展大挪移術帶著孫乙離開。

第二,就是殺掉這群人。

心念一動,他搖醒了孫乙:“孫師兄,龍澤師兄呢?”

聽到龍澤的名字,孫乙臉上不由閃過痛苦之色:“龍澤師弟為了掩護我逃跑,被那群畜生給殺死了!”

聞言,宋硯目光不由一寒,眸子中更是閃過一縷寒意。

就在這時,那群人的蹤跡終於出現,並飛快向他們所在的方向而來。

來人共有十五個。

三個宗師後期,五個宗師中期,剩下的都是宗師初期。

“小子,那個傢夥奪取了我們的東西,如果識相的就趕緊離開,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為首的一名宗師後期,聲音冷酷道。

孫乙從草坪上站起,忽然發現,自己的一身傷勢居然已經痊癒,不由詫異的看了眼宋硯,隨即用充滿仇恨的目光盯著那名宗師後期道:“唐金玉,你這個卑鄙小人,我要殺了你替我師弟報仇!”

話音一落,孫乙就欲持劍衝出去,卻被宋硯抓住了肩膀:“孫師兄,不要衝動,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

【作者題外話】:二更

感謝【不$止~心傷】【房明】【空哀】【td91552938】這四位大大的打賞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