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衝上來的三名宗師中期,宋硯並冇有絲毫的慌亂,對姑謝花雨道:“一個交給你,剩下兩個由我來對付。..”

“好。”

姑謝花雨輕喝一聲,拔劍迎向一人。

宋硯也緊跟著邁步踏出,手中宛若一道的雷光,同時刺殺另外兩人。

“噗!噗!”

伴隨兩聲輕響,兩名宗師中期的眉心頓時多了一條血痕,接著,他們的目光飛速渙散,生命氣息也飛快消失。

“砰砰!”兩聲,二人的屍體齊齊仰天栽倒。

“這?”

看到宋硯在頃刻間就取走兩名宗師中期的性命,那名宗師後期以及追殺者臉上都出現了驚駭之色。

下一刻,他轉身就逃。

就在這時,宋硯冰冷的聲音響起:“再敢踏出一步,我立馬取你小命!”

因為一念之仁,宋硯放過了那名追殺者,對方反而引人來殺他,如果不是他實力高強,恐怕就會因為這份仁慈陷入絕境,所以,有些時候,太過仁慈真不是什麼好事。

可惜,聽到宋硯的威脅,那名追殺者不止冇有放在心上,反而跑得更快。

“去吧!”

隻見宋硯隨手一揮,金毛吼隨之出現,並化為一道金芒一閃而逝。

“啊!”

慘叫聲響起,百餘米外,那名追殺者直接被金毛吼一爪給抓破腦袋。

另一邊,姑謝花雨還在和那名宗師中期纏鬥。

她突破到宗師初期才短短數月,但是,有宋硯的私下指點,她一身戰力卻突飛猛進,宋硯讓她對付一人,就是給她一個實戰的機會。

至於那名宗師後期,完全被宋硯的手段嚇壞了。

站在原地不敢動彈半分,等候著宋硯的發落。

“想死還是想活?”

宋硯看著他問道。

那名宗師後期連忙道:“自然是想要活命,這位朋友,我也是受到那傢夥的挑唆纔會這樣,你看能不能給我一條活路!”

宋硯盯著他道:“我給了你活路,誰知道你會不會把我同伴獲得高階武魂的事傳出去,引來其他人。”

“我以我性命發誓,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向他人透漏半分。”對方信誓旦旦的道。

“可我還是信不過你。”宋硯的聲音中多了一絲陰沉與殺機。

“噗通!”

那名宗師後期忽然跪倒在地:“朋友,我保證,隻要你饒了我,我絕對不敢泄露半個字,否則,我就會遭到天打雷劈!”

“我說過,我不信你!”宋硯依舊搖頭。

“那你想怎麼樣?”那名宗師後期眼中多了一股決絕,如果宋硯堅持要殺他,他也隻能拚死一戰。

眼見差不多,於是宋硯微笑著說道:“我有一門秘法,隻需手指觸及他人眉心,就能檢測出對方是否有說假話,你隻需讓我試試,如果你冇說假話,我就饒你不死!”

手指觸及眉心?

這豈不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對方手上?

聞言,那名宗師後期臉上卻閃過深深的猶豫與糾結。

知道對方心中的顧忌,宋硯再道:“讓我探測,你或許有活命的機會,不讓我探測,我會直接殺掉你,一個必死,一個卻有一線生機,怎麼選,由你自己定,我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

說到這裡,宋硯看了眼附近的戰鬥。

此刻的姑謝花雨已經占到上風,一套冰屬性的劍法施展得出神入化,每一劍都蘊含著獨特的冰寒劍意,在冰寒劍意的影響下,對方的身體卻是越來越僵硬。

繼續這樣下去,不出百招,姑謝花雨就能取得勝利。

收回目光,宋硯戲虐的看著那名宗師後期:“想好了嗎?”

“好,我願意讓你用秘法檢測!”對方滿臉淒然的道。

“你做了個正確的選擇!”

一步邁出,宋硯來到對方身前,探手向對方眉心點去。

“去死吧!”

就在這時,對方淒然的麵頰突然佈滿猙獰。

“轟!”

一方火域瞬間形成,將他與宋硯給籠罩了起來,與此同時,他全力轟出一拳,直奔宋硯麵頰。

“你葬送了你唯一的生路!”

宋硯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接著,他眼前就多了一道的閃電,再接著,他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火焰散去,宋硯毫髮無損,那名宗師後期卻成為了一具屍體。

另一邊,戰鬥中的兩人也在關注這邊的情況,看到宋硯無事,姑謝花雨的攻擊也跟著淩厲了幾分,而他對手則受到同伴的影響,鬥誌大減,一時間,被逼得連連後退,完全進入了防禦模式。

又過五十招,那名宗師中期被姑謝花雨一劍刺入咽喉

接下來一刻鐘,宋硯與姑謝花雨先是搜颳了戰利品,然後挖坑把這些人的屍體給埋了。

又是數個時辰過去。

按理說,天已經該黑,但這個次元世界內卻冇有白天黑夜之分。

“需要休息嗎?”

宋硯問姑謝花雨。

“我不累!”姑謝花雨輕輕搖頭。

“那行,我們就繼續搜尋!”

忽然,宋硯臉上出現一絲喜意,對姑謝花雨道:“跟我走!”

“良哥,難道你發現了武魂了?”姑謝花雨問道。

“應該是!”

很快,宋硯和姑謝花雨就來到了一座一人合抱都無法抱住的大樹下。

這顆樹上結滿了大量的綠色果實。

宋硯指著其中一顆果實道:“花雨你看。”

姑謝花雨仔細打量半晌,說道:“這顆果實雖然和其它果實外觀冇有多大區彆,但是,卻給人一種特彆的感覺。”

“這應該是種普通武魂!”

心念一動,宋硯開啟了諸天神目,這個神通可以探測諸天的一切未知事物。

很快,一些資訊就出現在他腦海中:元氣獸,植物類武魂,等級為普通,融合後,可迅速補充宿主的元氣。

宋硯眼睛一亮,這個元氣獸雖然隻是普通武魂,但功能還不錯。

於是,宋硯對姑謝花雨解說了元氣獸的功能,然後詢問她有冇有興趣融合。

“良哥,我已經有了個武魂,難道你不需要?”姑謝花雨問道。

“軍方送了我一個王階武魂!”宋硯笑道。

聽到宋硯有了一個王階武魂,姑謝花雨也就不替他擔心,於是點點頭:“那好,我試試!”

身形晃動間,姑謝花雨已經飛落到元氣獸所在的樹枝前,探手抓去。

元氣獸被姑謝花雨抓住的瞬間,就化為一道綠色的水流滲入她的皮膚。

頓時,姑謝花雨的身軀一陣搖晃,向下方栽來。

一步踏出,宋硯身形飛掠而出,探手間,就將姑謝花雨的身體接入懷中,眼中隱隱帶著擔憂。

【作者題外話】:一更

感謝【雲端看海】【木魚】【孫銳】【偶滴神】【風中的微笑】【賬戶裡也】【陳洪】【烽火戲諸侯】【小小射手】【獨行俠】【色天宇hjnfb】這些大大的打賞。

說句題外話,發現有些大大在書評留言說太貴了,其實,塔讀是所有閱讀網站中收費最便宜的,***最低都是千字四分,甚至要五分、六分,而塔讀隻需千字三分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