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魂殿內。

寧默臉上猙獰與殺機並顯。

見狀,宋硯卻搖了搖頭,神情格外複雜:“你還是走吧,你不是我對手!”

他獲得了寧默的機緣後,其實可以選擇殺掉他永絕後患,因為一個世界的主角,總會有氣運加身,不殺他,一旦成為敵人多半會後患無窮。

但他卻因為一念之仁,並冇有那麼做。

後來,寧默兄妹遭到追殺,他更是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救下,使得麻煩纏身,被吳煜記恨。

進入清微門後,寧默暴露了吞噬魔尊傳人的身份,遭到宗門清洗,他卻承擔了替他照顧妹妹的責任。

替他做了這麼多,宋硯並冇有希望得到他的回報,但冇有想到,最後寧默還是把他當成敵人,甚至要殺他,這讓他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即使如此,他還是決定給他一個機會。

聞言,寧默臉上卻浮現一層譏笑:“黃良,你以為你敗過我一次,就一直比我強,今日,我要讓你知道,小看我寧默,是個多麼大的錯誤!”

“哧吟!”

黑色的長劍脫鞘而出,頓時,一股森寒邪惡的氣息瀰漫開來,幾乎將周遭的空氣凍結。

一步踏出,寧默手中的吞噬魔劍直指宋硯胸膛:“你,做好受死的準備了嗎?”

見狀,宋硯知道寧默是鐵了心要殺他。

對於那些想要殺他的人,他隻會也殺掉他。

“哧吟!”

宋硯也拔出了他的劍。

劍斜指地麵,頓時,以宋硯的身軀為中心,一股堅韌不拔的溫暖氣息出現,那股邪惡森冷的氣息一遇到這股氣息就如同老鼠見了貓,飛速後退,最終縮回到吞噬魔劍周身。

寧默修為雖然已達到宗師後期。

但是,他的修為卻是靠掠奪而來,不是自己的,使用起來始終冇有那麼順手。

宋硯曾經在末日世界看過一本叫做《天龍八部》的武俠小說,主角段譽偶然學得北冥神功,吸收了大量的內力,年紀輕輕,一身內力卻超過百年。

但是,他的內力都來自彆人,所以,他的戰鬥力很渣。

現在,寧默的情況雖然比段譽好些,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現在所能倚靠的不過是渾厚的真氣以及邪惡的吞噬魔劍。

“去死!”

感受到自己的氣息被壓製,寧默麵色不由一沉。

身形一晃,化為一道黑色的閃電,手中的吞噬魔劍轟然爆發出無匹的氣勢。

“噗噗噗噗!”

黑色的劍氣鋪天蓋地,密密麻麻,將宋硯完全籠罩了起來。

這些劍氣都帶著邪惡森冷的氣息,數百劍氣齊襲,宋硯隻感渾身上下都是一僵。

心念一動。

體內的不死真氣轟然運轉,僵硬的身體瞬間恢複正常。

隨即,他邁步而出,手中的劍左一劍,右一劍的刺出。

“噹噹噹!”

看似無可匹敵的黑色劍氣輕鬆被宋硯格擋開來,根本就不能對他造成半點威脅。

“你的劍氣雖強,卻華而不實,對付一般人還行,遇上我,隻是白費力氣!”

話音一落,宋硯再次刺出幾劍,漫天的劍氣頓時煙消雲散。

“這僅僅是個開始,你真以為這是我真正的實力!”

寧默冷笑,眼眸深處卻閃過一絲嫉妒。

他曾用剛纔那一招秒殺過一個宗師後期,但這招用來對付隻有宗師中期的宋硯,居然冇有對他造成半點傷害。

“再接我一招魔吞天下!”

轟!

下一刹那,寧默渾身噴薄出一股股黑色的霧氣,這股霧氣呈無黑色,無比粘稠,頓時,方圓百米內,都被黑色的濃霧所籠罩。

“這招還有點意思,不過,我要破你,也不過是彈指間!”

宋硯毫不猶豫的踏入黑色霧氣當中,一旁觀戰的姑謝花雨臉上不由閃過擔憂之色。

“噹噹噹!”

一連串的撞擊聲從黑霧中傳來,半晌後,黑霧碎裂,一道黑色的人影倒跌而出,砸落在十餘米外,正是寧默。

看到這一幕,姑謝花雨嘴角不由浮現一絲微笑。

很快,黑色霧氣完全散去,宋硯單手持劍,站在原地,神情淡然的看著十餘米外的寧默,說道:“你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來!”

“哇哇!”

聽到宋硯的話,寧默的胸口一陣急劇起伏,最終吐出兩口鮮血,臉色又跟著蒼白了幾分。

“為什麼你的氣血不受我吞噬魔功的影響?”

宋硯笑笑:“我的一身真氣,滿身氣血都完全受控於我自身,我願意讓你吸到,你才能吸到,否則,你休想吸走一絲一毫!”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小看你了!”

寧默緩緩站起,並抹掉了他嘴角的血跡,同時,他的神情變得無比決絕。

宋硯點點頭:“的確,學習了強大功法的人不一定強大,隻有完美掌控自身的人纔是真正的強大,你一身實力都是靠掠奪他人所得,就算你再強大十倍,也不是我對手!”

“閉嘴!”

聽到宋硯的話,寧默卻不願意承認。

“轟!”

他渾身的氣血突然燃燒了起來,接著,他的體表升騰起一股股黑色的火焰。

“死!”

“嗖!”

寧默消失在原地,化為一條黑色的細線。

瞬間,宋硯四麵八方,都迎來了一**瘋狂的刺殺。

“噹噹噹!”

宋硯不慌不忙的揮動手中的,速度看似不快,卻將所有的刺殺給擋住。

轉眼,寧默就攻殺出一千多劍。

可惜,卻未能刺破宋硯的防禦,至於傷害,更是半點都冇有。

嗖!

他的身影重新落在十多米外,眼中滿是不甘。

“還有招嗎?如果冇有招,我可就要出招了!”宋硯玩味道。

“黃良,今日所賜,改日必定讓你加倍償還!”

聽到寧默的話,宋硯知道,他已經打算逃走,於是笑著搖搖頭:“你已經冇有來日!”

寧默卻不屑的撇撇嘴:“我雖實力不如你,但我想要走,你卻留不住我!”

“那你試試!”宋硯道。

“告辭!”

話音一落,寧默直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現在十裡外。

可馬上,他臉上的表情就變得驚駭,因為數米外,宋硯正笑眯眯的看著他。

“你你怎麼會追上我?”

宋硯的目光落在了寧默胸前的一枚玉佩上:“你所依仗的應該是你胸前的那枚擁有瞬移的玉佩吧!但是,我也可以瞬移哦,所以,你註定無法逃脫我的追殺!”

【作者題外話】:二更

感謝各位打賞的大大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