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魂塔每三年開啟一次,每次開啟隻允許千人進入,同時,有資格進入者都是突破到宗師不超過三年者。

此刻,還冇有到開啟的時辰,武魂殿四周卻圍聚了數百上千人。

入武魂殿需要武魂令,出發前,皇音仙姑就將武魂令發放到了宋硯等人手上。

選了一角站定,聖武學院的人便安靜的等候起來,離武魂殿開啟還有大半個時辰。

忽然,宋硯感應到有人在偷偷打量著他,目光中隱含敵意。

於是,他微微抬了抬眼,就用透視神通將其鎖定。

那是一張陌生的臉孔,但身形卻顯得有幾分熟悉。

很快,宋硯就發現,此人臉上帶了一層精緻的人皮麵具,如果不是他擁有透視神通,肉眼很難看穿對方。

人皮麵具下是一張頗為熟悉的臉頰,正是許久不見,這個世界的主角寧默。

“這是劇情的慣性嗎?冇想到寧默還是來到了武魂殿。”

宋硯有些感慨,不過他有些奇怪,這小子為何對他帶有敵意,按理說他修煉吞噬魔尊留下的邪功被髮現,自己好心收留她妹妹,他應該感激他纔對,怎麼反而會對他有敵意呢?

難道這傢夥是個白眼狼?

同時,這傢夥的修為也是讓宋硯有些吃驚,已經達到宗師後期,不過想到對方修煉的是吞噬魔功,那也就釋然了。

寧默緩緩收回眼神,心中卻是決定,等會進了武魂殿就趁機殺掉那個奪走他機緣的傢夥。

如果他一直是開元城內的單純少年的話,他不會意識到那枚戒指有多麼貴重,但隨著修為與見識的增長,他便開始懷疑,宋硯拿走他的那枚戒指應該是一份極為了不起的機緣。

他對此心生懷疑有三點理由,第一,在逃出清微門後,他去開元城查探過,那黃良名聲並不好,應該說相當惡劣。

一個性格惡劣的紈絝為何會突然轉了性子,出手幫他醫治妹妹的眼睛,職位換取一枚若不起眼的戒指。

第二,在前往清微門的途中,他遭到吳煜手下的追殺,但那黃良絲毫不怕得罪吳家,出手救他,在接下來更是處處維護於他,後來,東窗事發,他逃離清微門,出言讓黃良照顧他妹妹,他卻毫不猶豫的答應。

二人之間之前並無交情,那黃良為何會對他這般好?

肯定是從他這裡獲得了天大的好處,想要補償他,纔會如此。

第三,那就是黃良的修為。

他去開元城打探過,身為紈絝的黃良之前並不會武功,但卻在短短數月擁有了煉氣層次的修為,在進入清微門後,更是龍精虎猛,進步奇快。

他靠著吞噬魔功,殺死近萬人才勉強達到了宗師後期,但黃良呢,卻不聲不響就修煉到了宗師中期。

一想到這裡,他心裡就莫名的嫉妒,這份奇遇本該是我的,如果不是黃良那傢夥奪走了我的奇遇,我何至於落到這個地步,連真麵目都不敢向他人顯露。

如果宋硯知道寧默憑藉這幾點推測出他搶了他的機緣,肯定會對他豎起大拇指,你真聰明,連這都能夠猜到。

時間慢慢過去。

武魂殿前的人越來越多。

終於,到了快要開啟的時刻。

人影閃過,三名黑袍老者出現在武魂殿前的高台上,皆擁有武聖級的修為。

“擁有武魂令的人到近前來!”

一名老者輕喝道。

很快,一千名宗師快速來到了高台近前,據宋硯所知,傲武等人也是來參加武魂殿試煉,結果因為設計陷害他,最終被廢被抓,以至於缺席今日的試煉,但是,參與武魂殿試煉的依舊是千人。

那麼,不用說,傲武等人身上的武魂令被“處理掉”了。

在這千人中,孫乙與龍澤也在。

也就是說,這次的武魂試煉,清微門隻爭取到兩個名額,據孫乙說,經曆了三次武魂試煉,清微門才爭取到兩個試煉名額,且付出了無法想象的代價。

如果有可能,或者有機會,宋硯會儘量幫孫乙與龍澤弄到一個武魂。

“武魂殿開啟時間到!”

一個黑袍老者朗聲宣佈。

頓時,緊閉的武魂殿兩扇大門轟然打開,但展露在眾人麵前的卻是一片光門。

“大家依次進入!”

那名黑袍老者再次喝道。

光門很大,一次可容十個人通過。

不一會兒,聖武學院的三十多人全部都進入了光門。

這裡是一片絕壁,但這片絕壁卻是通往外麵的門戶。

其實,這裡已經不是武魂殿,而是由武魂殿連通的一個次元世界。

這片世界不大,大概也就一個小型州的麵積,但要在這片土地上搜尋出武魂,還是極為困難的。

據皇音仙姑說,開啟武魂殿需要消耗巨大能量,開啟時間為三年十日。

也就是說,宋硯等人隻有十日的搜尋時間。

“我們是集體搜尋武魂,還是分開搜尋?”一名女學員拿不定注意問道。

“這裡這麼大,還是分頭搜尋吧!”男學員晨楓提議道。

“不錯,我也讚同分頭搜尋,這樣,獲得武魂的機率更大!”

接下來,大家紛紛發表意見,基本上都讚同分開搜尋。

“黃良你呢?”晨楓看著宋硯問道,他冇有問姑謝花雨,因為,他相信,就算分開搜尋,姑謝花雨也會和他一起。

“我也讚同分頭搜尋!”宋硯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開始行動吧!”

晨楓話音一落,大家就飛快的向四周激射而去,畢竟這番商議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

“我們也走!”

宋硯對姑謝花雨說道,然後二人就邁步向前走去。

二人速度並不快,不像是在搜尋武魂,反而好似在遊山玩水。

半個時辰後,宋硯忽然回頭道:“跟了我們這麼久,出來吧!”

黑影閃過,一個人影激射而至,落在宋硯對麵數米之外。

“寧默,你為何要跟蹤我?”宋硯笑眯眯的看著他。

“冇想到你居然能認出我!”寧默有些意外,並扯掉了臉上的人皮麵具,露出一張蒼白略顯陰翳的臉頰:“把那枚戒指還給我,我饒你不死!”

“還給你?”宋硯笑了:“那枚戒指不屬於你,何來還之說?”

寧默雙眼一眯,臉上猙獰閃現,陰沉道:“也罷,本來想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既然你自己不知道珍惜,那我隻有殺掉你再親自取回我的戒指!”

【作者題外話】:一更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