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樓內的一座包廂內,桌上已經擺滿了各類珍饈美食。

宋硯看對明顯還有幾分緊張的姑謝花劍說道:“花劍大哥稍安勿躁,先吃點東西,很快就能見分曉。”

“希望如此吧!”

姑謝花劍看了眼宋硯,心中卻有些疑惑,他到底會怎麼做。

宋硯神態悠閒的吃菜喝酒,但透視神通卻將整座酒樓以及附近給籠罩了起來。

在透視神通的探查下,這些人總是會不自覺的暴露。

比如,不斷在他們包廂附近徘徊的一名店小二。

再比如,在酒樓對麵的一座民宅內的窗戶前站在一個黑衣青年,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酒樓的大門。

除此外,在街道上有個人來來回回已經好幾趟。

說實話,這幾人的盯梢水平實在太爛,不要說宋硯,就算稍微有點經驗的人就能一眼看穿他們,實在冇有什麼挑戰性。

小半個時辰後,宋硯對有些坐立不安的姑謝花劍道:“好了,你隻需按照我交代的做便是。”

“好。”

姑謝花劍起身走出包廂,並小心的帶上房門,接著,便“慌慌張張”的離開了酒樓。

在包廂附近徘徊的店小二頓時眼睛一亮,謹慎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就湊到了包廂前,將眼睛對準門縫,隱隱看到一個人背對著他趴在桌上。

想到那人的交代,必須親自查探包廂內的人是否死亡纔會將剩下的那部分銀子給他。

於是,他再次打探了下四周才小心翼翼的推開包廂房門。

“客官,客官,客官!”

店小二連喊幾聲,趴在桌上的宋硯都冇有迴應,這下,店小二徹底放下心,大步走到他麵前,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就在這時,宋硯忽然立了起來,一指點中店小二的眉心。

傀儡神通之下,店小二什麼都交代了,有人給了他一筆銀子,讓他盯緊這座包廂,並且,在另外一人走後,進來查探情況,如果留在包廂內的客人死亡,他必須將這個訊息傳遞給酒樓大門處的一個黑衣人。

另一邊。

姑謝花劍慌慌張張走出酒樓不遠,就有一人主動迎了上來,低聲道:“跟我來。”

“月靈怎麼樣了?”姑謝花劍擔憂問道。

“閉嘴,等到了地方你自然會知道。”那人嗬斥道,頓時,姑謝花劍不再說話,隻是默默的跟在那人。

那人帶著姑謝花劍在轉了一個大圈子,纔來到一座破落的民房。

在民房內,姑謝花劍再次見到了那個黑衣蒙麪人。

頓時,姑謝花劍激動道:“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毒死黃良,月靈呢,你快把月靈還給我!”

“不要著急!”黑衣蒙麪人擺擺手:“隻要我的人證實黃良的確死亡,我就會讓你們二人團聚。”

“希望你能夠信守承諾!”姑謝花劍麵色難看道。

很快,人影一閃,民房內多了個人影。

卻是名年輕的青年。

“學長,黃良已經中毒而死!”

聽到青年對黑衣蒙麪人的稱呼,姑謝花劍臉上不由露出震驚之色。

“好,很好!”黑衣蒙麪人高興道,然後他居然當著姑謝花劍的麵扯下了他的麵巾,露出了武靈風的麵容。

“你們也是聖武學院的學員?”

姑謝花劍怒聲質問,同時,心中卻暗感慶幸,對方扯下麵巾讓他看到了他們的真麵目,顯然是存了殺人滅口的打算,幸好他冇有聽從他們的安排去毒殺黃良,不然,他的下場就可想而知。

“不錯,我們都是聖武學院的高級學員!”武靈風毫不否認的點點頭。

“那你打算怎麼處置我?”姑謝花劍繼續問。

“看來你也不傻,知道我們不會留下你。”武靈風笑著道,神情很是得意。

而姑謝花劍的神情卻恢複了平靜:“不錯,我早就猜到我會有這樣的結果,不過我有個要求,能不能在我臨死前再見一次月靈!”

武靈風想了想,嘴角露出一抹戲虐之意:“好,我就滿足你的這個要求,月靈學妹,出來見見你的情郎吧!”

聞言,姑謝花劍不由雙眼一縮,隨即表情卻變得無比落寞與暗淡,胡月靈果然欺騙了他。

“哎,學長,你也太殘忍了!”一個帶著嗔怪的聲音響起,然後就見到一身雪白長裙的胡月靈從屋中飄然而出,她笑盈盈的看向姑謝花劍,輕聲道:“花劍我本來不想讓你知道真相,這樣,就算你死去也不會那麼遺憾,隻可惜學長偏偏要揭穿人家,真是討厭。”

“話不能這麼說,我也是好心,想讓這小子當個明白鬼。”武靈風玩味道。

姑謝花劍冇有理會其他人,雙目緊盯著胡月靈:“月靈,你可曾喜歡過我?”

胡月靈譏笑道:“做人呐,得有自知之明,你連本姑娘都打不過,你認為我會喜歡你?”

“也就是說,這段時間你一直在騙我?”姑謝花劍依舊不死心的追問。

“不錯,我一直在騙你!”胡月靈臉色一冷:“而且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很噁心。”

聞言,姑謝花劍不由淒然一笑,隨即,他的目光變得冷冽起來:“也好,幸好你我之間都是假的,不然,我還真捨不得對你動手!”

“花劍大哥,我還以為你會顧念舊情呢?”

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接著,人影閃過,民房內憑空多了一人,不是宋硯又是誰。

看到宋硯,武靈風等人不由都愣住了。

隨即,武靈風憤怒的盯著姑謝花劍:“你耍我?”

“你能做局對付我,事成後還想著殺人滅口,為什麼我不能耍你?”姑謝花劍冷冷笑道,眼中滿是嘲諷。

“學長,遲則生變,殺了他們我們趕緊離開!”胡月靈突然尖聲喊道,神色間卻帶著幾分驚恐。

“嗖!嗖!嗖!嗖!”

突然,十條人影閃過,落在民房的院落之中。

一看到這十條身影,武靈風與胡月靈的神色頓時變得慘然起來。

學院執法隊,全部由大宗師後期的高手組成。

武靈風的修為隻有大宗師中期,他的兩個隨從也不過大宗師初期,胡月靈更差,隻有宗師後期。

就憑他們這點實力,如何跟十名執法隊的人鬥。

“束手就擒,說出實情,我可以饒你們不死!”宋硯踏前一步,對武靈風四人道。

頓時,四人眼睛皆是一亮。

高級學員住宅區。

燕東宇燕峰兄弟二人正坐在一起等候訊息。

“哥,這次不會出問題了吧?”燕峰有些擔憂的問道。

燕東宇篤定道:“放心,這次肯定冇有問題,相信武靈風很快就會傳來訊息!”

“他恐怕來不了嘍!”

人影閃過,兩道人影飛掠而至,落在大廳前,正是宋硯與姑謝花劍。

頓時,燕家兄弟二人齊齊色變,事情敗露了。

下一刻,燕東宇一把抓住燕峰手臂,沖天而起,打算從房頂逃走。

可就在這時,房頂轟然破裂,三個人影從天而降,並伴隨三道劍光,狠狠斬向燕東宇,與此同時,大廳牆壁破碎,衝進兩人,廳外緊跟著衝進五人。

“砰砰砰!”

氣勁炸裂間,燕東宇的身影強行被逼回到地麵。

他目光一掃,發現已經落入了十名學院執法隊員的包圍圈,頓時,一股絕望油然而生。

【作者題外話】:一更

感謝【飛馬大帥鍋】【夢裡不知身是客03】【td96548935】【大家額絕大多數】【td95524525】【td96034315】【怪咖】【獨行俠】【小小射手】這些大大們的打賞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