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死藥又稱不死神藥,擁有奪天地造化的神奇功能,人死不超過三日,都可以通過不死神藥救活。

由此可以想象,不死神藥有多麼的珍貴,如今,軍機營居然用來拉攏宋硯,可見軍機營要將宋硯拉入軍方的絕心有多麼大。

所以,在聽到玄威提出不死藥後,軒轅無我六人紛紛色變。

不要說宋硯,就算他們也無法阻擋不死神藥的誘惑。

“不死藥是什麼?有什麼功效?”看到六位院長紛紛色變,宋硯好奇問道。

玄威連忙將不死藥的功效與珍貴程度給闡述了一遍。

然後麵帶微笑的問道:“黃良,現在你應該做出選擇了吧?”

他還不信,有了不死藥,黃良會捨得不加入軍方。

不死藥雖然珍貴,但宋硯獲得它的**並不強烈,因為他擁有複活神通,擁有與不死藥有著同樣的功效。

就在這時,宋硯開口了。

“玄威先生,六位院長,難道我就不能既是聖武學院的人,又加入軍方?”

此話一出,玄威卻是怒了:“不行,要加入軍方必須脫離聖武學院。”

而軒轅無我則是快速交換了下意見,由軒轅無我道:“如果小黃想要加入軍方,我們可以保留你聖武學院的身份。”

“多謝各位院長。”

宋硯向軒轅無我六人行了一禮,然後看著玄威:“玄威先生,如果想要我加入軍方必須保留我聖武學院的身份。”

玄威麵色難看的搖搖頭:“這不可能,我軍方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就是為了讓你成為純粹的軍方人馬,所以,軍機營是不會同意的!”

“既然如此,那我隻能對你說抱歉了!”

宋硯有些遺憾的道。

玄威有些傻眼,冇有想到那黃良真的拒絕了加入軍方,難道那小子不知道,加入軍方所獲得的好處是彆人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嗎?

“小黃,你拒絕加入軍方是不是有些可惜了,那可是不死藥。”

皇音仙姑一臉惋惜的道。

“的確挺可惜,但我也不能辜負了你們幾位的厚愛啊!”宋硯微笑著說道。

“哈哈,說得好,你小子,果然冇有讓我看錯!”大龍劍尊拍著宋硯肩膀大笑著道。

就在宋硯快要跟六位院長離去時候。

神色變幻不定的玄威終於開口:“黃良,你的要求雖然很過份,但是,我會向軍機營彙報,能否同意你擁有兩方身份,還得由軍機營的人來決定。”

“好,我等你訊息!”

宋硯不以為然的道。

回到學院,宋硯向六位院長拜彆離去之際,皇音仙姑卻叫住了他。

“皇音前輩。”

“嗯。”

皇音仙姑點點頭:“你與花雨之間的進展如何了?”

宋硯一愣,冇想到皇音仙姑單獨要與他說的居然是此事。

“還行吧。”想了想宋硯道。

“花雨現在是我的弟子,你可不能欺負她,否則,彆怪我這個當師父的找你算賬。”皇音仙姑笑道。

“放心,我肯定不會。”宋硯連忙保證道。

“好了,冇事了,你回吧。”

“那好,晚輩告退。”

回到自家院落,宋硯卻發現,夢靈與夢嫣那對雙胞胎姐妹居然還冇有走。

“二位姑娘,時間已晚,你們該回去了。”

“難道黃公子就這般討厭我們姐妹嗎?”夢靈麵露委屈道。

宋硯輕笑道:“當然不是,隻是時間已晚,二位再留在這裡,怕招來他人閒話,同時,也會影響二位的清白。”

“我們纔不怕!”

就在這時,夢嫣拉了拉還要繼續說話的夢靈,並對宋硯道:“黃公子,我們姐妹就先告辭了,下次再來拜訪。”

親自將這對雙胞胎送出院子,宋硯卻有那麼一點悵然若失,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近一年,他可是連女孩的手都冇有牽過,這對已經品嚐過男女之間那種妙趣的他來說,實在有些難熬。

不過,在進入這個世界之前,他就提醒過自己,千萬不能輕易招惹女人,畢竟,在現實世界的那棟彆墅裡可是居住著好幾個。

姑謝花劍這幾日的情緒一直處於亢奮中,因為,他與學姐胡月靈之間又有了新的進展,在昨晚的約會中,他成功牽到了她的小手。

那種柔軟細膩的滋味,至今回味起來,都能感覺妙不可言。

就在他還在發愣,敲門聲響起。

打開院門一看,站在門外的卻是他朝思墓想的那個人。

“月靈,你怎麼來了?”姑謝花劍一臉驚喜的將她迎進院子。

“我打算去曆練,想找個人陪我,你去不去?”胡月靈開門見山的道,眼神中帶著幾分期待。

“去,當然要去。”姑謝花劍忙不迭的點頭。

“那好,今天我們先各自做下準備,明日清晨出發。”

“我都聽你的。”姑謝花劍表示道。

半個時辰後,胡玉靈離開了姑謝花劍的院落,本來掛著羞澀笑容的臉頰突然間變得陰沉,眼神中更透著一股厭惡。

當晚,城中的一座簡陋小屋內。

武靈風看著胡月靈問道:“事情進展得如何了?”

胡月靈連忙道:“學長請放心,那人已經被我迷惑得找不著南北,明日,我就會與他外出進行曆練。”

“很好,我希望在這次外出曆練歸來後,他會對你愛得死去活來。”武靈風滿意道。

“學長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胡月靈保證道。

“嗯,這枚丹藥你拿去!事成之後,還有重賞!”

次日清晨,姑謝花劍與胡月靈雙雙出了學院,開始了他們的曆練之旅。

而宋硯呢,正享用著姑謝花雨送來的早餐。

吃過早餐,宋硯看著她道:“花雨,我們天天這麼下棋也挺無聊的,不如去城中逛逛?”

“好。”

姑謝花雨點頭應了下來。

簡單收整一番,二人就相攜出發了。

在城中閒逛大半日,在宋硯的慫恿下,姑謝花雨也買了不少無用的小玩意兒。

在某座酒樓用過晚餐,二人又相攜回到學院。

“那邊有座亭子,不如我們過去坐坐?”宋硯征詢姑謝花雨的意見。

“好。”

“光線比較暗,我牽著你走吧,免得摔倒。”

宋硯笑著道,然後伸手握住了姑謝花雨的略顯冰涼的小手,對方象征性的掙紮了兩下,就任由宋硯牽著,隻是一張美麗的容顏卻泛起了一層紅暈。

【作者題外話】:二更

感謝【雲端看海】【世界上上班】【諸葛小邪】【大林和小林】【玉橫鮫龍】【怪咖】幾位大大的打賞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