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樣,在中級學員宿舍區的另外一座院落中。

宋硯盤膝在床,宛若老僧入定,呼吸間,身前有看得見的乳白氣流竄動。

宗師中期的穴竅已經完全打通,差的隻需功行九轉,就能使得真氣蛻變,成就宗師中期。

在修煉修仙功法時,宋硯就把自身的經脈打造得寬闊有韌度。

所以,推動真氣在經脈內運轉是豪無壓力。

真氣在經脈內每前行一段,穴竅內就會湧入新的乳白色氣息加入到真氣中。

修仙是不斷的汲取天地間的元氣,用來滋養肉身,最終以肉身哺育出元神。

而這個世界的武道,除了汲取天地元氣外,還注重開發肉身穴竅。

人體穴竅無數,每開發一個,就能湧出元氣壯大自身真氣。

但是,他們開發歸開發,但卻不會滋養肉身穴竅。

這就導致,修成的實力越強,肉身內部就會變得越發脆弱,一旦失去了真氣的鎮壓,很有可能使得肉身崩潰。

轟隆!

如同龍歸大海。

功行一轉後,真氣落入丹田,直接壯大了十分之一。

二轉。

三轉。

四轉。

九轉。

當真氣重新落入丹田,宋硯的真氣直接強大一倍有餘,真氣的精純度也提升了不少。

開啟透視神通,透視自身穴竅。

這一查探,宋硯發現穴竅內部的細胞明顯暗淡了數分,很明顯,他的突破,使得他內在受到了一定的損失。

這還是他肉身被真元滋養過的情況下,如果換做他人,穴竅細胞受到損傷的程度會更加嚴重。

也難怪軒轅無我雖然有武聖巔峰的實力,卻不敢妄動真氣。

穴竅內部細胞的損傷難不倒宋硯。

他至少有兩種辦法,一是通過真元長期滋養,最多一個月,穴竅內部的細胞就會恢複到正常狀態。

第二種辦法,就是使用生命神通治療,隻需幾秒鐘就行。

有捷徑可行,宋硯自然不會傻得用真元去滋養。

所以,他直接催動了生命神光。

神光籠罩,穴竅內部的細胞以看得見的速度恢複,區區數秒就恢複到了常狀。

不知不覺,東方已然破曉。

修煉了一夜,宋硯卻絲毫不知疲倦,隻要等他修煉到宗師後期,就可以將隱藏在身體內部的真元給釋放出來。

真元能滋養肉身與神魂,武道真氣用來攻擊。

二者相輔相成,想想都覺得激動。

簡單洗漱後,宋硯就準備去食堂用早餐。

“篤篤!”

敲門聲響起。

“這麼早會是誰?”

拉開院門,看著站在外麵的那個人,宋硯很是意外。

白衣如雪,清冷也如雪。

“你怎麼來了?”

宋硯問道。

“我來給你送早餐?”

宋硯的目光下意識落在姑謝花雨的手上,果然捧著一個食盒。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這個清冷如雪的姑娘居然會給他送早餐。

說真的,經曆了數個世界,包括現實世界,姑謝花雨絕對是他見過性子最冷的姑娘。

“快進來吧。”

將姑謝花雨迎進了屋子,宋硯給她倒了一杯茶。

“給你。”

她雙手將食盒遞給宋硯。

“嗯,謝謝。”

打開食盒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麵而來,是藥粥。

武者練武,容易損耗自身元氣,所以,在中級學員的食堂提供了滋補內的藥粥,藥粥由名貴藥材熬製,價格自然也不便宜,一份都需要十兩銀子,身家差點的還真吃不起。

修煉了一個晚上,宋硯的確感覺很餓,冇花多少時間就將食盒內的藥粥給喝完。

“很好喝。”

宋硯向姑謝花雨笑了笑。

隱隱間,宋硯似乎發現姑謝花雨眼中一閃而逝的笑意:“是嗎?那以後每天我都給你送。”

宋硯心中有些奇怪,這個清冷如雪的姑娘怎麼突然就轉了性子,他口中道:“好啊,以後就麻煩你了。”

“冇事,反正也是去食堂買的。”姑謝花雨淡淡道,神情又恢複了那清冷的模樣。

“果然是曇花一現!”

宋硯暗歎一聲。

“昨天的事,我要向你解釋下。”姑謝花雨再次開口,語氣隱隱帶著幾分緊張。

“冇有必要解釋。”宋硯搖搖頭。

聞言,姑謝花雨陡然色變:“難道你!”

“不要誤會!”宋硯擺擺手:“我知道你想解釋什麼,不過我相信你,如果當時你在場,肯定不會讓那個燕少傷害到申屠師妹她們。”

聽到宋硯的解釋,姑謝花雨才知道自己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緊繃的情緒也得到了釋放。

“哦,那就這樣,我回去了。”

“等等,多坐一會兒吧,我們可是有好長一段時間冇有見過麵。”宋硯叫住了姑謝花雨,他可是穿越了數個世界的老司機,收入房中的女孩也不少。

之前因為姑謝花雨突然轉變性子讓他驚訝冇有醒悟過來,但此刻,他卻是醒悟過來,姑謝花雨應該對他是有好感的。

不然也不會擔心自己誤會她,眼巴巴的跑來示好解釋。

性子這般冷,還能做到這個地步,說真話,宋硯還是比較感動的。

更何況,對方都送上門來了,如果還藉機抓住機會擴大戰果那簡直就是傻子。

在這裡,宋硯想到了他一個在現實世界看過的笑話。

七夕節,女友約男友看電影,並提醒他帶上身份證。

男友卻道,你傻啊,看電影哪裡需要身份證。

女友再道,帶上吧,以防萬一。

男友又道,就聽我的吧,看電影絕壁不用身份證。

結果女孩與男孩分手了。

當初看完這條笑話,宋硯真的替那個男的智商感到著急。

他智商那麼高,自然不能犯這種粗淺的錯誤,於是道:

“好久冇有下棋了,不如,我們來下盤棋。”

宋硯取出了圍棋。

“嗯,好。”

姑謝花雨點點頭。

一個上午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姑謝花雨再次提出告辭,這次宋硯冇有挽留,把她送到門外。

另外一座院子內。

燕少麵色蠟黃,神情憔悴,兩隻胳膊都吊在脖子上,顯得極其狼狽。

他看了眼燕東宇,用怨毒的語氣道:“大哥,無論如何,你都要幫我殺了那個小子!不出這口惡氣,我這輩子都難安!”

“他不是那麼好殺的。”

燕東宇沉聲道。

燕少沉默了下,用極其堅決的態度道:“大哥這是我最後一次求你,如果你殺了那小子,我發誓,我一定會認真練武,不再出去花天酒地!”

“好,我可以答應你,但是,這需要時間!”

“隻要能殺了那小子,我可以等!”

【作者題外話】:二更

感謝【克裡斯托弗】的打賞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