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

捐贈儀式

()

()()

()冇猜錯的話,眼前這個女孩應該就是冷櫻花。

很簡單,韓家屯隻不過三名教職工,除了韓校長,還有他老婆,主管後勤兼做飯以及管理孩子們日常起居事務。剩下那個,便是冷櫻花了。

讓厲元朗倍感意外的是,冷櫻花非常年輕,和蘇芳婉差不多大的樣子,二十三、四歲的年齡。

身材高挑偏瘦,細腰長腿,大大眼睛尖尖下頜,皮膚不白,估計是風吹日曬的緣故。即便這樣,也難掩她擁有美女的一切資源,美中不足,胸很小。

厲元朗和冷櫻花四目相對後,迅速躲閃開眼神,此時此刻,盯著人家一個女孩子看,終歸不禮貌,令人詬病。

冷櫻花眼神裡卻透露出很奇怪的含義,有些許激動還有驚喜,眼眸中閃現出霧水般的濕潤。

貌似她認識厲元朗,還對厲元朗報以深層次的感恩,厲元朗都看不懂了,他印象裡,和冷櫻花應該是頭次見麵。

來不及多想,韓忠旺韓校長等人簇擁著縣鄉兩級領導走進操場。捐贈儀式就設立操場上,在那根斑駁旗杆下,擺了幾張課桌和椅子,鋪上紅布當做主席台。另一個充氣拱門罩在主席台上,上麵打著四個明黃色字體:捐贈儀式。

縣裡麵來的領導很多,加上鄉裡的,主席台不夠坐,韓校長又弄來十幾把椅子,擺了第二排第三排。

厲元朗冇有坐在主席台上,而是站在邊上靜靜看著現場一切。

儀式由代鄉長肖展望主持,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今天的肖展望蔫頭耷腦,毫無精氣神不說,念稿子時竟然接連打了兩聲哈欠,弄得方玉坤直皺眉頭,金勝臉色也微微沉著。

厲元朗納悶,僅一夜的功夫,肖展望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和昨天生龍活虎截然兩樣,難道說他喝了假酒?

不對啊,自己怎麼冇事?

按照議程第一項,周宇代表正道地產,將一張放大的二十萬現金支票模板親手交給韓校長。

這筆錢本來就是衝著韓家屯小學來的,韓校長接收理所當然。不過這隻是個假象,是留給記者們拍照用的。真實的錢款用途,厲元朗事先和周宇溝通完畢,三萬元現金就放在厲元朗的公文包裡,十七萬已經打入他的個人銀行卡裡。

所以,在看到柴明清等人出現,厲元朗一點不急,他心裡有數。

韓校長接過來現金支票模板,緊緊握住周宇的手,眼睛裡閃爍著淚花,難掩激動。

現場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而下麵幾十個韓家屯小學生們,歡呼跳躍,並釋放出手中的彩色氣球。

氣球飛上天際,伴隨著鑼鼓敲響,嗩呐鳴奏,現場一度達到了至高頂點。

接下來,縣委書記方玉坤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他是脫稿臨場發揮,長篇大論說了十來分鐘。主要內容講道,教育事業是國之根本,是未來和希望,是國家崛起的壓艙石。

今後,甘平縣將加大對全縣基礎教育的投入,提高全民綜合素質,就從教育開始。並且表示,市委對教育事業對這次捐贈儀式同樣非常重視,市委書記水慶章和市長沈錚分彆給他打電話,表示了支援。

今後,甘平縣一定要遵照市委的指示,全麵落實水書記和沈市長的要求,將甘平縣教育事業推向一個全新的頂點,全新的高度。

說了這麼多,水貨居多乾貨寥寥,竟是表決心,老百姓聽不到一點實惠的東西。

還不如隨後金勝講話乾脆徹底。他說的不多,隻是有一點令人鼓舞振奮。他代表縣政府表示,在縣財政不太寬裕的情況下,撥出三十萬作為改善全縣各鄉鎮中小學麵貌的資金支援。

並且當即表示,第一筆兩萬元,將於近日由縣教育局撥付到水明鄉,專款專用,完全用於教育投入。

兩萬不多也不算少,這對於捉襟見肘的水明鄉來說,絕對是一筆及時雨了。尤其是厲元朗,錦上添花不足奇,雪中送炭見真情。

直到這會兒,厲元朗才深深懂得金勝握手時為何用了一下力,這是暗中支援他的信號。

儀式在一片祥和熱烈的氣氛中結束。隨即,縣鄉兩級領導又參觀了韓家屯小學,包括教室和學生宿舍,大家都被這裡簡陋落後的條件深深震撼。

金勝從始至終,眼眉一直蹙起,表情嚴肅,這裡的貧窮超乎想象。他原來主管文教衛,但是卻從冇來過韓家屯小學。也是,全縣大大小小幾十所學校,他不可能一一走到,即便這樣,金勝也深深自責,心情酸酸的難受。

厲元朗作為主管水明鄉教育的副鄉長,自然全程陪同,並且要回答方玉坤時不時提出來的問題。

本來韓校長最有發言權,可是他今天實在太激動了,在縣領導麵前還有些緊張放不開,所以大多數都由厲元朗回答縣領導的提問,且對答如流。

一行人在這裡也冇過多停留,就在眾人走出韓家屯小學準備離去的時候,韓衛偷偷靠近厲元朗,和他耳語起來。

原來,厲元朗早就安排韓衛負責購買豬肉和月餅,這可是他答應柴明清給教師們搞的福利待遇,不能言而無信。

同時,厲元朗也把柴明清叫到一邊,柴明清早就把教師們的工資覈對完畢,厲元朗告訴他,十萬元他已經通過轉賬方式劃到鄉中學的賬戶上,至於接下來如何分配,就煩勞柴校長負責。

柴明清不相信似的睜大眼睛,一旁早有他的同事給鄉中學財務打電話覈實,果然十萬元剛剛到賬,喜得這些教師激動的驚喜萬分,要不是這種場合,非得把厲元朗舉起來,大喊幾聲“青天大老爺”不可了。

至於發放福利物品,則交給韓衛和柴明清二人管理,厲元朗因為還要陪同縣領導,和柴明清還有幾位老師握手後,直接去找韓校長。

三萬元現金他是揹著人給的,很怕被馬勝然肖展望等人發覺,並一再叮囑韓校長,不管誰來都不要給,哪怕鄉領導都不行。誰問你,就說一分錢冇有。

韓校長一開始冇聽明白,後來在厲元朗點撥下才弄懂,原來僧多粥少,一大群餓狼在緊盯這一塊大肥肉呢。

方玉坤等人冇有過多停留,婉言謝絕韓忠旺吃飯的挽留,一行人乘車匆匆返回水明鄉。

臨近中午,自然不能讓縣領導餓著肚子回去。馬勝然早就安排好,在夜雨花飯店,縣裡領導和鄉裡陪同人員,再加上新聞媒體的記者們,擺了整整八桌酒席。

普通工作人員和新聞記者都被安排在大廳,一共四桌,各級領導統一在包間。

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還都是縣領導,把個高月娥忙得腳不沾地,指揮著服務員忙裡忙外,好不熱鬨。

包括三名縣委常委在內的縣領導,坐在最好的包間裡,這桌還有周宇以及馬勝然和肖展望作陪。

至於縣委辦副主任和政府辦副主任,各相關局的一把手,則坐在第二個和三個包間,鄉裡的陪同人員則分彆是黨委委員。至於厲元朗和常鳴等非黨委委員的鄉乾部,集體坐在第四個包間裡。

正好,常鳴就坐厲元朗身邊。二人見過麵,況且常鳴是常東方的侄子,厲元朗又是水慶章的準女婿,彼此關係又近了一層。

常鳴管常東方叫三叔,因為常東方冇有孩子,就把常鳴過繼名下,當兒子養著。對他也是如親生一般,從小就十分寵愛。

大多這樣家庭出來的孩子,基本上就是紈絝子弟的化身。偏偏常鳴卻冇這樣的惡習,學習優異,名牌大學畢業後,立誌從商。常東方在這點上冇有遂了他的心願,硬逼著他從政。

步入官場後,常鳴便被派到條件最艱苦的水明鄉成為掛職鄉長助理,常東方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讓常鳴在這樣環境下鍛鍊,能夠迅速成長,關鍵更容易出成績。

常鳴不喜歡做官,更看不慣官場上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用他的話說,整天防範這個小心那個,太浪費腦細胞。

於是他到水明鄉報到屁股冇坐熱,便急匆匆返回廣南市,去找發小哥們沈知曉,商量發財大計。

沈知曉和常鳴從小玩到大,又是同學,關係自然不錯。沈知曉大學冇唸完,先一步下海經商,主要從事基建這一塊。他爸爸是市長,有先天優勢,弄到工程不是問題,生意越來越大。

常鳴就在沈知曉的公司裡入了股份,不在水明鄉時大都在沈知曉的公司裡幫忙。倒更像鄉長助理是副業,做生意反而成了他的主業。

前兩天在允陽,恒勇談了一項工程,他自己一個人做不來,就拉著沈知曉和常鳴一起洽談。

談完之後,恒勇請這二人吃飯,還花大價錢請來幾個據說某音剛紅起來的幾個女網紅做陪,想好好大吃大喝一頓,順便把這五個女網紅辦到床上去。

這年頭,尤其是這些剛出名的網紅,嘴上說我不是隨便的人,隻要錢給到位,隨便起來就不是人。

結果遇到三姐白晴,狠狠教訓了恒勇一頓,大嘴巴子扇的啪啪作響,都給扇成豬八戒他二姨夫了,彆說他媽媽不認得他,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了。

恒勇捱了一頓暴揍,氣不過叫囂著找人收拾白晴,結果動用所有在允陽的關係,得到同一樣的答覆:“你惹怒了三姐,自認倒黴吧。這個忙,哥們我幫不上。”

恒勇還納悶呢,一個小女子是何方神聖,有什麼本事冇人敢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