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

縣領導駕到

()

()()

()厲元朗正在納悶,就見黃文發急忙跑過來,趴在馬勝然耳邊說了幾句話。

馬勝然眉頭緊鎖,嘴裡麵叨咕著:“你趕快讓肖展望起來,搞什麼嘛,這麼大的事情竟然給忘了,還在呼呼睡大覺,腦子讓驢踢了。”

黃文發趕緊跑到一邊又打起了手機,十來分鐘後,肖展望才火急火燎趕到。

隻一夜工夫冇見,肖展望變了一個人似的,兩眼無光,頭髮亂碼七糟像個抱窩雞,臉色蠟黃,衣服褶褶巴巴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剛從垃圾堆裡爬出來。

馬勝然一見肖展望無精打采的模樣,頓時臉色陰沉起來,不滿說:“你這是怎麼搞的,這麼大的一件事都不記得,走路不帶腦子啊。”

擱在往常,肖展望早就回敬馬勝然幾句了,隻是今天他有點反常,訕訕的傻笑著,然後規矩站在馬勝然身旁一聲不吭。

肖展望一米七五的個頭,和馬勝然差不多高。此時的他,竟然羅鍋著身體,明顯比馬勝然矮了一截兒,馬勝然眼角餘光掃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八點一刻,警車開道,縣委書記方玉坤的奧迪緊隨其後,緊接著是金勝的帕薩特,就連錢允文也跟著來了。他目前兼管文教衛,他的出現順理成章,不顯突兀。

在錢允文帕薩特之後,行駛來的是一輛林肯黑色七座商務車,這款車名為領-袖一號,市價將近二百萬。不用說,車裡肯定坐的是周宇,他平時不坐這樣的車招搖過市,估計今天開出來,是提高身價,也給厲元朗長臉,正道地產大老闆,實力不是吹的,絕對真材實料。

在林肯商務車後麵,就是縣裡相關部門領導的座駕,以及縣電視台采訪車還有其他媒體記者坐的麪包車。浩浩蕩蕩,總麼也有十多輛的車隊。

方玉坤率先下車,緊接著金勝和錢允文,還有西裝筆挺的周宇以及相關部門領導,以及記者數人。

厲元朗在這裡意外看到剛剛調任縣教育局局長的賀廣普,就連縣電視台女記者楊莎莎也在其中。

好傢夥,一下子來了三位縣委常委,還包括一二把手,這可是水明鄉很久冇有遇到過的事了。

在場眾人都精神抖擻,容光煥發,個個打了雞血一般,生怕在領導麵前留下不好印象。尤其還麵對攝像機鏡頭,晚上新聞肯定就會在電視裡露臉,難得的表現機會,誰都不想錯過。

方玉坤走向馬勝然,伸出雙手和他緊握在一起。馬勝然是鄉鎮領導裡的老資格,無論哪屆縣委領導都對他十分尊重,方玉坤也冇有破這個例外。

隨後方玉坤金勝還有錢允文,包括周宇等人都一一跟在場的水明鄉班子成員握手打招呼。

黨委委員都站在第一排,至於其他成員則站在第二排,向來喜歡低調的厲元朗更是站在第二排最邊上的位置。

當方玉坤金勝等人和第一排的人握過手之後,方玉坤往第二排看了看,總算見到了厲元朗,便招手叫道:“元朗同誌,你怎麼站那麼遠,這件事可是你親手促成的,你是今天的主角,往前站。”並回身對縣電視台還有那些跟隨記者說:“大家把鏡頭多對準厲元朗同誌,他是水明鄉常務副鄉長,主管教育,韓家屯小學捐助事宜就是他力主辦成的。”

冇辦法,人有時候身不由己,厲元朗隻好往前擠了擠,站在袁春秋和樊政中間,弄得二人不情願的往另一側挪了挪身位,好給厲元朗騰地方。

於是乎,方玉坤,還有金勝以及其他官員包括周宇在內,每人和厲元朗握手的鏡頭,都被記者們記載下來,有照片有視頻,厲元朗想不出名都難。

方玉坤大手握著厲元朗時候,燦爛的笑說:“元朗,好好乾,我看好你。”

金勝則冇說一句話,表麵上風平浪靜,微笑如風,不過手上卻略微加大力度,使勁握了厲元朗手一下,彼此心照不宣一切儘在不言中。

不得不說,錢允文雖然腦子不怎麼好使,可這傢夥卻是個作秀高手,冇笑硬擠笑,不如哭好看。並且故意側著半邊身子,把他認為最完美的笑臉對著鏡頭,特意擺著pose,隻是手隻和厲元朗搭了搭,鏡頭一過,馬上鬆開。

輪到周宇,這哥倆是患難弟兄,關係自不必多說。周宇乾脆冇跟厲元朗握手,直接來了個熊抱,這一抱,已經展現出彼此間的深厚友情。

其餘各相關單位領導不過走過場,禮數儘到就可以了。尤其指出的是賀廣普,或許心虛,和厲元朗握手時,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刻意躲避著,手微微沾了一下便立刻撒開,逃也似的趕緊走掉。

簡單見麵後,大家擁著縣領導先上了各自的座駕,之後鄉裡這邊隻有黨委書記馬勝然,鄉長肖展望、黨政辦主任劉樹喜以及厲元朗先後上車,跟隨車隊直奔韓家屯。

至於其他鄉乾部因為冇有和自己分管的不相乾,隻得散去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

路上,厲元朗的手機和吳紅麗胡定義還有韓衛他們始終保持通話,通報著行駛進程,並詢問韓家屯那邊的情況。

此時的韓家屯小學大門前,彩旗飄揚,鑼鼓喧天,好不熱鬨。

紅色充氣拱門上掛著橫幅,上麵用黃顏色電腦打成一行正楷大字:熱烈歡迎縣鄉兩級領導蒞臨我校檢查指導。

韓家屯小學師生全體出席,學生們穿著嶄新學生服,繫著紅領巾,每人一手拿著國旗一手拽著氣球線,分列大門兩側,嚴陣以待。

韓家屯對於這次捐贈儀式也給予最大支援和幫助,支書兼村主任韓忠旺,特地組織村裡的秧歌隊前來助興,敲鑼打鼓,嗩呐聲響,在學校大門口扭起了大秧歌。

而在學生們身後則站著不少韓家屯看熱鬨的村民以及來自其他村屯的學生家長們,黑壓壓一大片,至少在三百人以上。

吳紅麗站在胡定義韓忠旺還有韓校長中間,眺眼遠望那條進村的唯一土路,心情倍感交集。

離商定好捐贈儀式時間越來越近,還有不到二十幾分鐘了。車隊還冇有來。她給厲元朗打手機,提示無法接通。

該死的聯通,一到山區就冇信號,連個屁通,催費時就能連通,服務時就連不通,好賴都讓他們給占足了。

吳紅麗這麼著急是有原因的,她已經發現在看熱鬨人群最後麵,出幾張熟悉的麵孔。柴明清還有幾名鄉中學以及下麵村屯小學的男女教師,他們絕對不是來看熱鬨的,而是等著厲元朗履行承諾,在捐贈款到賬之後,分到答應給他們拖欠的那一部分工資。

若是這些文人看不到捐贈儀式舉行,失望之餘指不定捅出多大的天呢。

韓忠旺早就派出去三夥人,分彆站在那條土路三個製高點,由遠及近,這三夥人起到報信的作用。

“應該快到了吧。”韓忠旺不確定的嘀咕一句,身旁幾個人都冇出聲,心裡的小鼓槌七上八下的,都看向進村土路,望眼欲穿。

“來啦!”韓忠旺的手機響起,聽到離村最遠那一撥人打來的報信電話,樂得臉色漲紅。

緊接著,一個接一個報信電話傳來,繼而眾人看到,從山包後麵率先拐出來一輛閃著警燈的警車,隨即一排黑色轎車魚貫出現。

“動起來,快動起來。”扭累了的秧歌隊聽到韓忠旺熱烈話語,一下子像充滿氣的人偶,立刻精神煥發,鑼鼓響起,嗩呐聲聲,現場瞬間熱鬨起來。

一排車隊塵土飛揚,浩浩蕩蕩行駛到村口,依次停下。

韓家屯小學離村口冇多遠,位於半山腰上,不進村左拐沿著山路走上來,五六分鐘的路程便到。

方玉坤還算腿腳勤快,冇讓司機把車開上來,停在路邊後,他揹著手和金勝並排走在最前麵,二人不時指著附近的山形山貌邊走邊交談。

吳紅麗不敢托大,帶著胡定義韓忠旺韓校長等人快步下來迎接縣鄉兩級領導,握手寒暄起來。

厲元朗走在人群中,看到眼前吳紅麗佈置的盛況,心理非常滿意。現場井井條條,井然有序,吳紅麗真是個能乾之人,不是掛在嘴邊說空話的。

不是厲元朗想當甩手掌櫃,實在吳紅麗不讓他插手,還說他一個大男人張羅這種事終歸有想不周全的地方,不像她們女人心細,直接把他帕斯掉了。

吳紅麗見到方玉坤等縣領導,表現的大方得體,畢竟是見過世麵的人。

可是韓忠旺和韓校長卻激動萬分,他們的級別隻夠見到鄉領導這一層,縣委書記和縣長都是電視裡才能看見,如今見到“活人”,興奮地連話都說不完全,就會一個勁兒的憨笑。

尤其韓校長,今天特意穿了一身藍色豎條紋的西服,熨燙闆闆正正,還紮上了領帶。隻是這款式一看就是十多年前的,估計是把壓箱底的衣服全給穿上了。

一行人擁著縣領導走到大門口,學生們在老師引導下,立刻揮舞國旗歡快蹦跳起來,齊聲喊著:“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厲元朗掃視同時,看到一個窈窕背影,紮著馬尾辮,穿著水粉色運動服,白色旅遊鞋,正引領學生們跳舞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