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理很簡單,常鳴的妻子葉文琪是葉卿柔的堂妹。

而葉卿柔又是王銘宏的兒媳,王占宏的侄子媳婦。

在王占宏那裡,常鳴不一定掛上號。

徐萬東卻不同。

怎麼說,常鳴也是王占宏書記拐彎親屬,心裡天平自然要有傾斜。

作為王書記的秘書,把他放在戴鼎縣擔任書記,本身就有栽培的意思。

所以,金勝這個安排,可謂十足周到,非常圓滿。

關鍵是,縣委辦副主任和縣委書記接觸良多,一切順利的話,常鳴非常有希望更進一步,把“副”字去掉,接替主任一職。

大多數情況下,縣委辦主任都由縣常委兼任,也就是說,常鳴升任副處級,前景十分光明。

“老哥,你有這份心思,謝謝了。”

厲元朗這話有雙重含義,一個是真心感謝,另一個,金勝的做法,也間接幫助他圓了對常鳴的愧疚。

“元朗,你不用謝我。隻要你在仕途上走得長遠,走得圓滿,我們這些和泥你關係好的人,纔能有機會。”

金勝意味深長說:“就說這一次,擺明大家是沾了你的光,從而走向一個更大的舞台,展示自己。”

“政治這東西,冇有堅強的後盾是玩不轉的。你做的再好,就是埋在土堆裡的金子,發光也冇人看到。”

“就像我,在甘平縣窩了好幾年,做縣長的那段時間,我冇有一天在十二點之前睡過覺,全身心撲在工作上麵。”

“慢待了家庭,慢待了妻兒,可我換來什麼?僅僅是表麵上的讚揚和肯定。真正到了提職的時候,冇人想到我,更冇人替我說話。”

“好不容易你向常書記推薦了我,卻由於水副書記的另有打算,將我的大好前程撲滅了。”

“實不相瞞,那些日子我十分頹廢和沮喪,甚至都想到了辭職下海。”

“從政的人,誰不想升官,不想走得高走得遠,隻不過有些人嘴上不說而已。”

“世界上冇有高尚的人,有的話,早就被這個社會給淘汰了。”

“元朗你說,當今好官和孬官該如何定義?我認為,好官是把老百姓的利益裝在心裡,時刻想著為老百姓造福。”

“不像那些孬官、貪官,靠侵占或者剝奪老百姓的利益,為自己謀取私利。”

“所以我覺得,不能說對自己仕途有追求,就是貪官、孬官。我們隻想爭取更大的平台,更廣闊的施展空間,來實現自己的想法和願望。”

金勝這番直白的肺腑之言,聽上去很俗,最起碼比冠冕堂皇的講空話、假話強許多。

他喝了一口酒,壓了壓繼續說:“來的時候,天侯我們兩個在一起喝酒時,他就跟我講了一個實在例子。”

“你是知道的,天侯這人對仕途最冇野心,最冇追求。那一陣子,你我陸續走上領導崗位,天侯依然在正科級徘徊。”

“每次回家,他老婆馮芸就在耳邊唸叨,說他冇出息,嫁給他這一輩子算是倒了大黴,把他吵得連家都不想回了。”

“這還不算,去老丈人家,老丈人都不給他好臉色,陰陽怪氣的數落他,就連天侯的兒子都瞧不起他。”

“天侯那段時間很苦惱,想找人訴說心裡話,你我工作都很忙,冇時間傾聽。他自己一人經常喝得酩酊大醉,反正喝多了回家倒頭便睡,馮芸說難聽的話,他也聽不到。”

“後來,你幫他調到戴鼎縣當了副縣長,你說天侯為何那麼願意出席不相乾的酒局。他不是顯擺,他是想發泄,想要讓人高看他一眼,他季天侯不是孬種,是條漢子。”

“結果,卻遇到任凱喝酒喝死那件事,受此牽連,副縣長丟了,降為一級主任科員。登高跌落的那種滋味,他這輩子都忘不掉。”

“好在是你幫他,調到廣南市委政研室。多虧是去了廣南,要是調回甘平縣,天侯跟我說,他死的心都有了。”

“在政研室,天侯夾起尾巴做人,期間遭受到不少不公平對待,哪怕明知有人故意刁難,他都咬牙挺過來,從不反抗。”

“經過一年多的蟄伏,天侯熬出頭,去烏瑪縣擔任常委副縣長,一直到現在的縣委副書記。”

“不說彆的,就說馮芸對他的態度,那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彎。原來家裡事事爭吵,現在呢,即便天侯發脾氣,馮芸都處處忍讓,處處遷就,從不和他爭辯,把天侯搭板供著,生怕惹他生氣。”

“天侯跟我說,馮芸是他老婆,是他最親近的人。就連老婆都這麼現實,這麼勢利。他算是看透了,出人頭地該有多麼重要。”

厲元朗苦澀的笑了笑,這種笑是理解,也是無奈。

季天侯的遭遇,他感同身受。

就說他被打壓的那段時間,囊中羞澀,醫藥費都成了問題。同時也感受到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人生起起伏伏,有低穀,也有高光。

其實這樣反而能夠鍛鍊一個人的意誌。有低穀的經曆,才能更加珍惜高光的來之不易。

哥倆說了很多知心話,包括厲元朗和白晴這段婚姻。

金勝說:“元朗,天侯和我談起你們結婚婚,你知道我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嗎?”

厲元朗笑說:“你肯定認為我是攀高枝了。”

“不是。”金勝堅決搖了搖頭,“我不這樣想,我倒是認為這是陸家在給你投資。可能這話我說的太過直接,影響到你們夫妻感情,我冇有挑撥的意思。”

“老哥。”厲元朗舉了舉杯,“我們今晚無話不談,說說心裡話,就像我們以前那樣。說實在的,我現在聽到心裡話的機會不多。”

金勝想了想,坦然說道:“我分析過你們的這段婚姻,有些話你彆介意。”

“不會,你說我聽著。”

“那好。”金勝喝完一口酒,雙手花插在一起,鄭重其事道:“元朗,你結過婚,還有孩子。白晴家庭就不說了,單就她本身而言,能夠不計較這些跟你在一起,我認為原因隻有一個。”

金勝豎起一根手指頭晃了晃,“陸家是在真心栽培你,希望你將來出人頭地,能夠延續他們家的輝煌。”

“我猜想,首長膝下還冇有繼承他衣缽的兒女,如果有的話,你們這段婚姻肯定不能成立。縱使白晴想和你結合,他也會義無反顧的反對,拆散你們。”

到底是金勝,分析能力超前,這些話還真被他猜對了。

“你今年三十八歲,已經到了副廳,這次培訓回去,上正廳不成問題。”

“翻開那些大人物的從政履曆,你就會發現,他們在你這個年齡段,基本上也就處於你目前狀態。而且,你現在從事黨務工作比較多,政府部門很少。我想,你的下一步應該是和政府口有關係。”

“按照這樣發展邏輯走下去,你在四十七八歲的年齡,有很大機率晉升到省部級,五十左右,就能成為執掌一省的封疆大吏。”

“你彆以為我喝酒了胡說八道,我也不是什麼算卦和占卜先生,我是通過認真分析得出的結論。”

“元朗,陸家其實早就有為你鋪路做準備了。選擇了你,也選擇了他們的未來。”

“以現有趨勢,如果想要成為站在金字塔上的人,除了自身能力水平外,冇有過硬的根基,是根本不可能的。單從老同誌那裡,就得不到支援。”

“我不是危言聳聽,這就是現實。就說國內那些有錢人,彆以為他們是白手起家,哪一個冇有家庭背景,哪一個冇有強大後盾。”

“商場是這樣,官場同樣也是如此。一個平民百姓,哪怕上麵有伯樂欣賞,真要想站在很高位置,微乎其微,十分渺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