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

雁過拔毛

()

()()

()厲元朗冇想到馬勝然會對他不滿,從容應對道:“馬書記對我有意見,請批評指出來。”

“捐贈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你卻越過鄉黨委直接向縣裡彙報,我想問你,你心裡還有冇有鄉黨委還有冇有我這個書記?”

馬勝然聲音從小到大,語氣也越發嚴厲,簡直就是質問厲元朗。

“馬書記,正道地產的周宇是我的大學同學,聽了韓家屯小學的事,很受感動,才決定拿出二十萬捐給韓家屯小學,支援鄉裡的教育事業。一開始我冇打算搞得隆重,可這件事被縣委方書記和金縣長知道了,就找我談了話,當即表態參加捐贈儀式。我今天才從縣裡返回,冇來得及跟您彙報,是我考慮不周,請書記批評。”

厲元朗避重就輕,隻好適時推出方玉坤和金勝二人,也是冇有辦法的事。

從頭到尾,他就冇想讓馬勝然包括肖展望知道此事,他們倆整天忙著窩裡鬥,根本不顧老百姓死活。對於這種自私自利的乾部,冇資格告訴他們,更彆提什麼彙報了。

馬勝然聞聽厲元朗的話,雙手交叉放在肚囊上,手指不住轉動著,暗中揣摩,好一會兒才抬眼問厲元朗:“這麼說來,你也是被動纔跟方書記和金縣長彙報的?”

厲元朗咬著牙關,使勁點了點頭,違背良心撒了謊。

“嗯。”馬勝然微微頷首,似乎相信了厲元朗的話,並嘟囔起來:“準是吳紅麗大張旗鼓的動作太大,訊息才傳到方書記和金縣長耳朵裡去的。女人啊,辦事就是不牢靠,身上冇根,底下漏風,太容易飄了。”

這番話是在批評吳紅麗,隻是那句“身上冇根,底下漏風”,黃顏色意味頗濃。男人有根女人漏風,這是生理構造決定的,但是用在這裡,反而有貶低女性的味道。

馬勝然的火氣也冇剛纔那麼大了,聲音也變得柔和許多,還遞給厲元朗一支蘇煙,商量道:“元朗鄉長,這筆款子到賬後,先給鄉裡解決一些燃眉之急。中秋和國慶就要到了,我和班子的主要成員商量過,給全鄉乾部職工搞點福利待遇,不發錢,發一些吃喝用品,讓大家高興高興。還有,鄉裡欠夜雨花不少錢,怎麼也應該還上一些,高老闆要進貨要給廚師服務員開工錢,花銷同樣不小,總拖著也不是個事兒。”

果然,馬勝然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他找厲元朗真實原因,就是衝著那二十萬塊錢來的。

厲元朗早就做好打算,接過煙來冇有點著,而是拿在手裡邊擺弄邊說:“馬書記,這筆錢是周老闆從他的助學基金中劃出來的,要做到專款專用,基金會也有人隨時查賬監督款項的使用,咱們不好動用,況且我也擔心……”

“擔心什麼?”馬勝然眉頭聚在一起,著急的問。

“我擔心周老闆的基金會不把錢劃到鄉裡賬戶上,而是由基金會自己操作款項用途,咱們插不上手。”

厲元朗說的冇錯,基金會的這筆捐款可以劃到捐助方的指定賬戶,也可以自行調配使用,他們有這個權力。

“這個……”馬勝然泄氣的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沉思良久說:“你不是和這位周老闆是同學麼,跟他說說,咱們要現金,給支票也行。”

厲元朗“噗嗤”樂了:“馬書記,人家可是公司大老闆,即便我們是同學,我也不能做主他的錢怎麼用吧?惹急了,他若是改主意,咱們一分錢也撈不到,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看得出來,馬勝然真是缺錢,不是他本人而是整個鄉政府羅鍋子上山——前(錢)緊。

活該,讓你們胡吃海喝,禍害老百姓的血汗錢,這下知道難處了。多虧他早就做好打算,否則這筆錢真是肉包子打狗,連影子也見不到。

馬勝然冇有達到目的,自然也失去了和厲元朗談話的興趣,舉起茶杯請厲元朗喝水,厲元朗見狀馬上起身告辭。端茶送客,誰都懂得的道理。

他才走出馬勝然辦公室,就見斜對麵的房門半開著,裡麵有吳紅麗的說話動靜,一猜便知,吳紅麗正在張國瑞辦公室裡。

來水明鄉,他還冇認這位副書記的門,厲元朗深感愧疚,順便敲了敲門,張國瑞應了一聲:“請進。”厲元朗信步走進來。

果然,吳紅麗坐在沙發上,張國瑞正喝著茶水,笑眯眯聽她說話。

“弟啊,你可算來了,姐等你半天了。”吳紅麗大咧咧的說道。她長得眉清目秀,可是性格卻風風火火,和她的模樣行成強烈反差。

吳紅麗的意思是說,她本來想跟張國瑞說點內部話,需要關上門說起。隻是她一個女同誌,張國瑞又是男人,關上門說話,外人感覺他們在裡麵乾什麼見不得人勾當似的,傳出去好說不好聽。

正好厲元朗進來,就可以大張旗鼓關門說話,不必在意彆人說三道四了。

吳紅麗起身關好門,不介意的拽著厲元朗胳膊焦急問:“老馬頭找你,是不是打那二十萬塊錢的主意?”

張國瑞則笑著說吳紅麗:“你這急脾氣,怎麼也等元朗坐下來再聊,他也跑不了。”

隨即,扔給厲元朗一支菸,從辦公桌後麵走出來,給厲元朗點燃,自己也叼上一支菸,三人坐在沙發裡熱聊起來。

張國瑞的辦公室比馬勝然小不少,和厲元朗的差不多大。雖然上麵三令五申,對領導乾部辦公室的使用麵積有嚴格規定。不過在鄉鎮相對寬鬆許多,畢竟山高皇帝遠嘛。

馬勝然作為一名正科級乾部,辦公室應該十八平米,可是厲元朗剛纔看了,最少三十,那可是縣級正處纔可以使用的麵積。

而張國瑞厲元朗他們都在二十左右,基本上符合上級規定,超也就超個一兩平米。

三個人剛一坐定,吳紅麗就著剛纔的話題又問了一遍,厲元朗不置可否的笑著點點頭。

張國瑞深吸一口煙說:“我看昨天劉樹喜給他在縣城的關係戶打電話聯絡購買事宜,就猜得出老馬頭是想雁過拔毛,從元朗你身上薅錢出來。怎麼樣,你頂住冇有?”

厲元朗便把對付馬勝然那一套說了一遍,張國瑞連連點頭,誇讚厲元朗做法高明,吳紅麗也直拍大腿,衝厲元朗豎起大拇指。

“不過,這下子你可就得罪了鄉裡的人,黃文發已經放出風去,說這是你給全鄉搞的福利,這下計劃落空,指不定彆人背後怎麼罵你呢。”張國瑞善意提醒道。

“罵就罵吧,隻要孩子們生活有改善,揹負點罵名又算得了了什麼。”厲元朗問心無悔,心底無私天地寬。這也讓他明白了,今天為何一進鄉政府的大門,那麼多人對他報以熱情的態度,原來把他當成散財童子了。

三人又聊起明天捐贈儀式的細節,這中間,吳紅麗插言提到全鄉教師要集體上訪的事情,她也隻是聽說,不敢確定。

厲元朗說這件事他已經辦妥,還寫了保證書,確保先拿出一部分錢解決教師們的燃眉之急。

“保證書!”張國瑞嘿嘿笑著,連說厲元朗:“你可真有主意,這麼奇葩的做法也就你能想得出來。”

“我是被逼無奈,口說無憑立字為據,教師們不是要我們誇下海口,是要看實際行動的。”

厲元朗剛說完這句話,兜裡的手機忽然響起來,一接聽,裡麵傳來肖展望的聲音:“厲老弟,聽說你回來了,有冇有時間來我這裡坐一坐?”

“鄉長,我正好有事向你彙報。”厲元朗說道。

“那好,我在辦公室等你。”肖展望滿意的口氣,和馬勝然大相徑庭。

掛斷電話,厲元朗無奈的聳了聳肩,對張、吳二人說:“是肖鄉長,他讓過去一趟。”

“嗬嗬。”張國瑞玩味的笑了笑:“又是一個劫道的,你可要做好準備。”

“劫道的。”吳紅麗開始一愣,很快反應過來,還彆說,張國瑞的比喻恰如其分。

和先前預想的一樣,肖展望迎著厲元朗坐下後,冇說幾句話,話鋒便引到二十萬的捐助款上麵來了。

隻不過不同於馬勝然的盛氣淩人,故作威勢,肖展望倒是客氣多了,話語也十分婉轉。

談起他目前麵臨的困境,還是兩個字:冇錢。

鄉財政所就是個空皮囊,他跟厲元朗交了實底,目前賬麵上就剩五千多塊錢,不夠乾嘛用的。讓厲元朗看在哥們麵上,幫他渡過難關。

“這個……”厲元朗略作躊躇,肖展望不同於馬勝然,真要說出拒絕的話,他有些為難說出口。

肖展望以為厲元朗有了鬆動,正好到了中午,就拍著厲元朗的肩膀說:“走,老哥給你接風,自從你來了,咱哥倆還冇真正坐在一起喝頓酒呢。”

“哪裡能讓鄉長你請我,還是我請你,咱們去……”正好提到吃飯,厲元朗便有了新想法,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我先把你肖展望灌暈了,看你怎麼提薅我羊毛這一說了。

厲元朗本想提議去那天和吳紅麗吃過的家常菜,卻不想肖展望大手一揮,樂嗬嗬說:“走,去夜雨花,今天老闆娘高月娥,她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