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總轉讓了公司股份,搬走了。”

“什麼!”厲元朗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反應過味,“你知道她搬去哪裡嗎?”

謝克否定,“不清楚,最近一直是方秘書為她辦理一切事務。不過,方秘書也辭職不見了蹤影。”

又一個不辭而彆。

厲元朗睜大雙眼,頓覺烏雲壓頂般透不過氣來。

他很快想到一個人,就是他的嶽父老子。

準是陸臨鬆,一定和他有關。

厲元朗為此懊悔萬分,怪他疏忽,早就該安排妥當韓茵還有鄭海欣的後路。

現在為時已晚,說什麼都冇用了。

他真想推掉今晚何文滿的邀請,可理智告訴他,不能這樣做。

一旦他爽約,何文滿肯定會以為厲元朗出爾反爾,會提高他的警惕。

之前做的所有努力,恐怕付諸東流,白白浪費了。

更何況,若真是陸臨鬆所為,厲元朗無論如何都找不到韓茵母女的去處。

也隻能回京城再做打算了。

原本的好心情,由於這件事,讓厲元朗十分沉重不安。

左正華那邊,為了不打草驚蛇,外鬆內緊。

表麵上將汪敏定性為自殺,實則暗地裡仍舊秘密調查。

汪敏是被人劫持走的,首先要查出劫持分子的身份。

晚上下班,盧嘯達和他坐車一同前往。

車上,盧嘯達說道:“厲副書記,購物卡的事情其實怨不得何董,是他手下辦事不利,搞錯了。為這事,何董大發雷霆,開除了那名手下。今晚宴請你,一來是想結識你,二來,也是為這事向你賠罪。”

厲元朗冷著臉說:“嘯達書記,我不是小肚雞腸,彆人十萬八萬的給,怎麼到我這裡少了那麼多。購物卡事小,把人分成三六九等,這纔是讓我難嚥這口氣的原因。”

“哈哈。”聽此一言,盧嘯達爽朗笑起來,“好,看來厲副書記也是個心直口快的人,有啥說啥,就衝你這脾氣,我盧嘯達有心結交你。”

厲元朗便說:“嘯達書記為人爽快,有一說一,也是我喜歡的性格。今後,我們要多親多近,有福同享,共擔風雨。”

“行,我同意。”盧嘯達伸手出來,和厲元朗緊緊握在一起。

吃飯地點是何氏集團旗下的輝煌大酒店。

這是個集餐飲、住宿、娛樂、購物、休閒為一體的五星級酒店。

裝修豪華、上檔次。

車子停在門廊處,何文滿率領何氏集團核心成員,還有他的兒子何誌龍,站在門口處迎候。

厲元朗是第一次見到何文滿,個子不高,精瘦。

模樣非常一般,放在人堆裡一點不顯眼。

但是他那雙泛著晶亮的眼睛,卻讓厲元朗印象深刻。

厲元朗一下車,何文滿上前一步,滿臉堆笑主動伸出雙手,打起招呼,“厲書記,你好。”

僅從這一點上看,何文滿這人非常有眼力見。

他所站的位置恰到好處,厲元朗下車都不用動,何文滿隻需跨前一步,正好握手說話。

彆看這人年近六旬,還是文化水平不高的農民出身,他能有今天成就,絕非偶然。

盧嘯達過來,給厲元朗介紹了何文滿。

“何董,你還親自相迎,我實在不敢當。”厲元朗搖動著雙手,一臉笑意。

“哪裡的話,厲書記蒞臨我們何氏集團,是我們的榮幸。”

寒暄幾句,何文滿將弟弟何文江引薦出來。

不同於何文滿,何文江又高又大,滿臉橫肉,一副凶相。

擠出來的笑容,怎麼看怎麼彆扭。

至於何誌龍,比厲元朗小了幾歲,由於剛剛晉升為副區長,滿麵春風,得意之色非常明顯。

“厲書記,請。”何文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厲元朗昂頭挺胸,在眾人簇擁之下,走進輝煌大酒店。

眾人先在金碧輝煌的會客廳落座。

何文滿笑說:“早就想結識厲書記了,一直冇有機會。這次有幸相識,希望厲書記今後多多指導何氏集團的工作。”

“指導談不上,我們互相探討。”厲元朗誇讚說:“何氏集團是我們懷城最大的民企,是納稅大戶。你們集團有八千多員工,為市裡麵解決了八千多的就業崗位,光憑這一點,何董就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厲書記言重了,文滿是土生土長的懷城人,能為家鄉出一點微薄之力,實在不足掛齒,愧不敢當。”

畢竟第一次相見,麵上的客套話說的多,實際內容少之又少。

很快,酒宴擺上。

厲元朗在在一陣推辭中,被讓到了主位上。

左邊是盧嘯達,右側何文滿。

何文滿先是說了一段開場白。

不過是盛讚厲元朗的討喜話,聽著倒不露骨,卻摻雜許多阿諛奉承之詞。

今晚的主角就是厲元朗,眾人喝酒目標也是他。

不同於官麵,這一桌級彆最高官員,他有權選擇喝不喝酒,喝多少酒,冇人提出異議。

何文滿是懷城有頭有臉的商人,自然不講究這些。

不時主動敬酒,每次都有不重樣的理由,讓你都不好意思不喝。

而且,論年齡,他是厲元朗長輩,如此的降低身段,厲元朗隻能硬著頭皮喝了。

不止是他,何文江腆著大肚腩,離開座位走到厲元朗跟前,三番五次的敬厲元朗。

至於集團其他高層人員,使著同樣手法,排隊敬酒。

盛情難卻,厲元朗喝了不到一斤酒,舌頭就大了,說話也不利索起來。

還指著何文滿說:“老何,你、你不夠意思,就給了我、我兩萬購物卡,是彆人的四分之一,你太小瞧人了。就衝這件事,你、你自當該罰一杯。”

“行,我喝。”何文滿觀察厲元朗的反應,眼神間滿是欣喜。

乾掉一小盅白酒,何文滿不動聲色的拿出一樣東西,偷著塞進厲元朗手中,緊緊抓住他的手,使勁搖晃著,“厲書記,我向你賠罪,我的這份誠意希望能得到你的諒解。”

手裡感覺著有一張硬邦邦的東西,不是購物卡就是銀行卡。

厲元朗頓時笑意盈盈,“何董痛快,我、我原諒你了。”

“好啊。”何文滿心願達成,樂此不彼。

厲元朗醉了,直接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

任憑誰叫都叫不醒。

盧嘯達見狀,大手一揮,“厲元朗喝多了,何董,我看,今晚就到此為止吧。”

說著,他搖搖晃晃站起身來,馬上有兩個年輕人過來攙扶住,架著他就要離開。

盧嘯達臨走之前不忘叮囑,“你們、你們一定要把厲元朗安全送、送回去,我不行了,我先撤了。”

何文滿含笑點頭應允。

眼神示意,讓何誌龍去送盧嘯達,並打發走了其餘眾人。

碩大的宴會廳裡,隻剩下他和弟弟何文江二人。

“大哥,把厲元朗交給我,我會安排好一切的。”何文江望著醉成一攤泥的厲元朗,嘴角露出得意冷笑。

何文滿並未迴應,而是過來輕輕推了推厲元朗,“厲書記,醒一醒。”

叫了好幾聲,厲元朗依舊一動不動,還打起了輕微鼾聲。

直到這會兒,何文滿才露出滿意表情,嘀咕道:“不過如此,終究也是個貪財之人。文江,你看著辦,一定好好招待他。”

“大哥,我明白。”

一個來小時之後,厲元朗四仰八叉、倒在鬆軟的大床上,呼呼大睡著。

房間門一開,一名年輕且有幾分姿色的女孩兒走了進來。

望著床上的厲元朗,足足看了好一會兒。

然後走進浴室。

一陣水響,女孩快速沖澡,出來時,身上僅僅裹著一條浴巾。

走到厲元朗身邊坐著,開始熟練的解厲元朗襯衫釦子。

可就在這時,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