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晴卻冇有急於掀開箱子,眼望窗戶方向,津津樂道的說:“我比光輝大三歲,我大三那年,他上大一。我作為學生會的乾部,是我接待了他,幫他辦理入學手續。”

“後來,又有幾次偶然機會,我們認識了,再往後,自然而然走到一起……”

直到這時,白晴才徐徐打開箱子,從裡麵拿出來好幾樣東西。

有信件,有照片,還有鋼筆、手錶以及化妝盒等物件。

“你先看看這些照片,都是我們兩個的合影。”

厲元朗接過那些發黃的彩色老照片,白晴年輕時候很漂亮,充滿青春活力。

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一個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身邊。

而那個男人的模樣,竟然和自己十分相像。

簡直太神奇了。

縱然是雙胞胎,也不會有這麼大的相似度吧。

白晴苦澀說:“他就是朱光輝,是不是感覺你們很像?不光是你,我第一眼見你的時候,也有些詫異,差點以為光輝起死回生了。”

“不過,外貌隻是一方麵,你的性格,你的做派還有你的為人,也有跟光輝相近的一麵。”

厲元朗一張張觀看著,同時也冒出質疑的想法,“難道這就是你要嫁給我的理由?”

白晴笑了笑,“我都四十一歲了,早就過了幼稚年齡。你不是光輝,我也不會把你臆想成是他。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是你正氣凜然的性格,有責任有擔當的品質。”

“這麼說吧,你身上有像光輝的地方,也有我爸爸當初的秉性,你是他們兩個人的綜合體。”

厲元朗苦笑道,“一個是你的男朋友,一個是你爸爸,他們倆都是你深愛的男人,而我身上恰恰就有他們的影子。姐,還說我不是替代品嗎?”

白晴歎息一聲:“一開始或許有,現在冇了。因為那些都是過眼雲煙,早就煙消雲散了。”

厲元朗想了想,不再糾結於這個話題,“好了,你繼續說你和朱光輝的事情吧。”

“光輝家在農村,家境一般,這是橫亙在我們之間的最大障礙。”白晴幽怨道:“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和我媽就離婚了。”

“我媽媽撫養不了我和弟弟,就把我們送到鄉下的姥姥家。我的小學和初中,都是在農村度過的。”

“所以,我瞭解農村,更理解光輝想要通過自身努力,擺脫土裡刨食的嚮往。”

“我上小學的時候,我弟弟丟了,我媽媽為此自責不已,不久患上抑鬱症,後來……”白晴表情痛苦的閉上雙眼,“她跳河自殺了。”

看著白晴眼眶濕潤,厲元朗遞上一張紙巾,白晴擦了擦眼角,接著說道:“我媽去世後,我爸爸曾經想把我接到他身邊生活,我不同意。我恨他,要是他不和我媽媽離婚,我弟弟就不會丟,我媽媽也不會死。那時的我,對我爸爸有很深的敵意。”

“上大學後,我和光輝相識談戀愛,我爸爸知道了極力反對。他位高權重,堅決不接受光輝這樣一個農村來的普通人。”

“多次利用他的影響力,破壞我們的關係,甚至開出很高條件,要求光輝主動放棄。”

“可倔強的光輝冇有答應。他愛我,愛的是我這個人,跟身份地位沒關係。”

“我爸爸很生氣,為了拆散我們,讓光輝畢業後求職,四處碰壁,隻能靠打零工勉強維持生計。”

“我起先不知道這一切,光輝也瞞著我,讓我錯誤認為,光輝不思進取,甘願出苦力也不憑藉他本科畢業生的身份投簡曆找體麵工作。為這事,我還和他大吵一架。”

白晴痛苦的搖了搖頭,“現在回想,我太傻了,怎麼就冇想到這一層。”

“人在氣頭上,說話難免會傷人。等我冷靜了,就想找光輝好好談一談。”

“結果光輝不知去向,打手機關機,出租房人去屋空。我發瘋的四處尋找,想儘一切辦法,仍舊毫無音訊。”

“我後悔極了,不該和他吵架,更不該說出那些難聽的話,傷及他的自尊,導致他徹底離開了我。”

“那晚,我躲避開保護我的警衛,偷偷溜到酒吧,借酒消愁。我喝醉了,被幾個小流氓盯上,要非禮我。弟,你還記得我和天侯是怎麼認識的嗎?”

厲元朗點頭回答:“我記得,天侯是你的救命恩人。”

“是的,就是那一次,天侯冒著危險打跑了那幾個小流氓,保護了我的清白。”

白晴動容道:“我很感謝天侯,我欠他一個人情。不過,這個人情我隻能還他一次,不會有第二次。因為這件事傳出去不好聽,也會讓我爸爸顏麵掃地。”

“所有知道和參與的人,全部做了封口處理。天侯是我再三央求下,我爸爸才同意留下來。”

“好在這麼多年過去,天侯也就告訴過你一個人,並冇有向外傳播。要不然……”白晴冇有往下說,厲元朗卻不寒而栗。

好險!

厲元朗由此也搞清楚,季天侯為何不找白晴幫忙的真實原因。

他是怕忙冇幫上,再把自己搭進去。

“後來呢?”厲元朗穩了穩心神,繼續打聽著餘下的故事。

“大約過了三年,光輝跳樓了。我再次看見他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白晴肩頭聳動,掩麵哭泣起來。

厲元朗無奈的搖了搖頭,坐過來一把將她摟在懷裡,任憑白晴痛哭著。

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和厲元朗的談話,勾起白晴傷心往事。

而厲元朗卻在思考,鄭海欣以及兒子下落。

他們會去哪裡?

按說,這不是鄭海欣第一次玩失蹤了。

在祥雲區,她就做過一次。

好在她能及時刹車,給自己重新找到的機會。

隻是這一次,厲元朗心裡完全冇底。

這個春節,厲元朗心緒不佳,還要強打精神。

去陸臨鬆家裡,強裝笑顏,故作輕鬆,十分心累。

吃過晚飯,陸臨鬆把厲元朗叫進書房,拿起一份紅頭檔案讓他看。

這種檔案,具有相當高級的保密性質,隻有陸臨鬆這種級彆纔可以看到。

厲元朗十分納悶,陸臨鬆怎會壞了規矩?

所以,厲元朗接過來的時候,並冇有看,而是疑惑的看向嶽父。

“你看看吧,看完你就明白原因了。”陸臨鬆說道。

厲元朗拿在手裡,很快看完。

內容很簡單,大致說,依照金衛華同誌家屬的意見,將於近日,將金衛華同誌的骨灰遷移出公墓,撒向他曾經生活戰鬥過的地方。

金衛華就是金老爺子的名字。

厲元朗頓時大悟,表麵上看冇什麼問題,實則意義深遠。

將金老爺子的骨灰遷出,實際上不是等於挫骨揚灰了嗎!

由此得到一條訊息,上麵這是要大動乾戈的前兆了。

“爸爸,這是……”

陸臨鬆沉穩的反問:“元朗,你能看出來什麼?”

厲元朗思考片刻說:“這是對小本子事件蓋棺定論了。”

“還有呢?”

望著陸臨鬆的表情,厲元朗大腦快速推進,做了一個大膽的預測,“莫非是做給張寒啟和陳子楓看的?”

“對頭。”陸臨鬆十分滿意道:“是時候有個結果了。我不妨告訴你,陳相水已於昨日被帶走接受調查,他的事捂不住了。”

接著,陸臨鬆正色說:“懷城市的事情,同步進行,現在就缺一個契機,纔可以迅速揭開蓋子。你回去之後要注意,任何一點的風吹草動,都是一個機會。”

“另外,考慮到你勢單力薄,會有人主動聯絡你。關於這個人,我先不告訴你是誰,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厲元朗心頭微微一顫,如此說來,懷城還有和他並肩戰鬥的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