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聽到了訊息的胡亥興奮的說到,

“將軍!浪哥已經入軍了?還是小兵!“

章邯看著興奮的胡亥,心中微動,回到,

“冇錯,今日剛到的,已經進了城防軍。”

胡亥直接對旁邊的扶蘇三人,說到,

“太好了,我們趕緊去看看浪哥!”

“哈哈哈,按照規矩,他可要叫我一聲前輩啊!”

胡亥覺得自己一刻也等不了了,他現在必須立刻馬上,到趙浪麵前去,然後聽他喊自己一聲前輩。

不過走了兩步,他又停了下來。

趙浪是什麼性子,他現在也算是摸清楚一些了,完全不講道理的。

他這麼一個前輩的身份,恐怕壓不住對方。

頓時,胡亥腆著個臉說到,

“將軍,您看不能給我個軍官噹噹。”

章邯嘴角一抽,小兵找將軍要官,虧他想得出來!

你乾嘛不直接用自己的皇子身份?

胡亥這時候也知道自己過分了,連忙說到,

“比小兵大就行。”

章邯默默的歎了口氣,說到,

“你們一起也有四人,我就把你們算成一伍,你便是伍長吧。”

章邯直接拿出一塊伍長的牌子,遞給胡亥。

剛好他也不想讓這幾個祖宗,去禍害其他人。

看著簡陋的伍長牌子,胡亥的眼睛瞬間一亮,

“伍長?不錯不錯,啊哈哈哈,我大小也是個官了,浪哥這次總不敢對我怎麼樣了!”

“走走走,趕緊去找浪哥!”

然後就跑了出去。

其他幾人相互看了一眼,冇有多說什麼,也跟了上去。

胡亥很快就到了軍營的門口,隻是奇怪的是,此時的軍營外,居然一個人都冇有。

“這些郡縣兵已經鬆懈到這種地步了嗎?”

這次是說話的是扶蘇,

“難怪趙國餘孽居然盤踞在遼東這麼久,都冇有被人發現!”

公子高也皺著眉頭說到,

“這就是父親讓我們用平民身份加入軍隊的原因?”

他們兩人心中都知道,父親讓他們來遼東,肯定是有深意的。

誰能體會到父親的心意,誰就能靠那個位置更近一步!

贏陰嫚裝作一臉無所謂的看著周圍,其實她心裡還是有些莫名的緊張。

馬上又要和他見麵了,該怎麼打招呼?

要理他嗎?

可他已經不乾淨了!

贏陰嫚心中極為糾結。

胡亥卻是渾不在意,說到,

“管那麼多乾什麼?回去之後,把這裡的官員都訓斥一頓,實在不行,就全殺了!”

“我是伍長!現在我說了算,我們先去找浪哥!”

說完,就直接走了進去!

落在後麵的扶蘇和公子高,看了胡亥一眼,眼中卻都閃過一絲喜色。

這樣的胡亥對他們冇有任何威脅。

很快,他們也跟了上去。

就看到胡亥一臉呆滯的站在莊子入口院子的地方。

贏陰嫚問道,

“你怎麼不進”

她話音未落,就看到一個人影直接從另一個院子的入口處,飛了出來。

砰!

一聲悶響,就摔到了地上。

幾個人看清楚了,是一名秦軍。

而在他的不遠處,四處都躺著這樣的秦軍。

胡亥嚇的兩腿直打哆嗦,險些就要大喊有刺客!

就在這時候,地上的秦軍爬了起來,吼道,

“老子就不信了,這麼多人,還能讓你一個人給欺負了!”

“都他媽彆裝死,起來!”

這時候一個小兵站起來說到,

“伍長,我們要不找其他伍的人一起上吧!”

伍長紅著眼睛說到,

“你看其他伍的人,這麼乾了嗎?”

“一個伍的人,乾不過一個剛入軍的新兵!還要聯合其他人!”

“還要不要臉!都給老子上!”

說著,就帶著幾個爬起來的人。

氣勢洶洶的朝那個院子衝過去!

就連扶蘇幾人,都不得不承認,這名秦軍身上,有著一股不屈不撓的精氣神!

隻是,幾個人還冇有感慨完。

院子裡就響起幾聲慘叫。

然後,

砰!

又是一聲悶響,還是那個秦軍。

隻是這次,他掙紮了幾下,還是老老實實的躺在了地上。

幾人就聽著院子裡的慘叫聲逐漸平息下來。

一道人影慢慢出現在院子門口。

等看清人影,胡亥幾人都忍不住同時嚥了一口口水。

那人影正是趙浪。

胡亥打著顫問道,

“浪哥,你這是”

趙浪看到胡亥幾人,眼睛一亮。

在鹹陽的時候,他雖然看不上這些人,可在遼東,這些也就都是自己人了。

擦了擦手,趙浪笑著說到,

“不用緊張,就是才進來,我那伍長想欺負我。”

“我就順便立立規矩。”

“對了,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胡亥整個人都抖了一下。

然後瞬間把手上的伍長木牌丟到一旁,連忙說到,

“冇什麼事!就是這麼久冇見,想你了!”

趙浪自然知道胡亥的話,信不得,笑著說到,

“的確好久不見,進來院子坐吧,地方挺大的。”

說完,就帶著幾個人走到了院子裡。

而胡亥幾個人纔看到,整個莊子四處都捂著要害和眼睛的秦軍。

幾個人很快坐下,

“浪哥,你怎麼到遼東來了。”

胡亥好奇的問道,他早就想知道了。

趙浪笑了一下,說到,

“我爹,讓我來的。”

“你們呢?”

胡亥垂頭喪氣的說到,

“我也是我爹讓來的。”

趙浪點點頭,他猜測就是這樣,看著幾個人的狀態。

趙浪若有所指的說到,

“既然進了秦軍,那就好好乾,爭取拿個爵位回去。”

大秦爵位有二十級,從公士,到徹候。

都需要軍功來換!

如果有天,他們這些人,都成了大秦的貴族,那造反就會更加方便了。

“嘻嘻,我們不需要”

胡亥剛想說,他們不需要爵位。

因為皇子,就是最好的爵位了。

但一旁的扶蘇卻笑著說到,

“公子浪說的是。”

趙浪擺擺手,說到,

“在軍中就不要叫我公子浪了,直接叫浪哥吧。”

扶蘇愣了一下,其實按年齡算,他還要比趙浪大上一些。

隻是想著自己還要拉攏趙浪,微微遲疑了下,還是說到,

“行,就聽浪哥的。”

而且這麵子,他到時候公佈了皇子身份,總能找的回來。

公子高也跟著說到,

“浪哥說的是。”

就連一旁的贏陰嫚也嘟著嘴說到,

“浪哥。”

趙浪也才笑著點頭,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這些人既然在這裡遇到了。

他就不允許,這些人仗著身份,混吃等死!

“行了,從明天起,你們就跟著我恢覆在莊子上的訓練吧。”

幾人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而此時,一個受傷的秦軍,捂著要害,滿臉憤恨的朝城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