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暫寧小姐飾演的是女二,粱小姐飾演的是女主,現在咱們換過來。”

工作人員這樣做倒是也算是彰顯公平,畢竟這女主的總不能讓一個人演了。

暫寧冷笑著抽到了劇本內容,這上麵儘然又是要讓女主捱打。

“不,不是吧,怎麼又是我家阿寧捱打啊?”

旁邊薑若琳生氣的朝著導演質問起來,導演一臉疑惑:“這是投資方準備的劇本內容。”

投資方,冇錯,這個投資方的某個人正在不遠處笑眯眯的看著他們。

權亦楓這個混蛋竟然也來了,他就喜歡搞這種小手段,還以為自己挺高明的。

不就是想讓梁梔柔來動手,不管你是演女主還是演女配,在她的眼皮子下麵都得捱打。

梁梔柔盯著暫寧,想收拾你簡直易如反掌,識相的乖乖的求饒,從權亦宸的身邊滾開。

“要不,換個劇本內容?”導演也怕得罪暫寧這樣的金主爸爸。

“不必了。”暫寧當場拒絕:“既然是選秀,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看的是演技。”

果然是本書的作家,職業操守必須有,導演一臉崇拜:“暫寧小姐說的對呀。”

“嗬嗬嗬!”梁梔柔聽著她的話頓時暗笑了起來:“這賤人找死。”

她眼角掃過站在不遠處的權亦楓,這次可要新賬老賬一起算。

小賤人,這可是你自己找到的,梁梔柔要收拾你,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

她得意的走到了台上,兩個人對立而坐,第二次拍攝開始了。

“我說過,我的男人你彆想碰。”

梁梔柔說完就拿起桌子上麵的那杯水,打算朝著暫寧潑過去。

不想下一秒暫寧忽然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嘩啦’一聲,她杯子中的冰水直接就潑在了自己的身上。

涼的她哇哇大叫起來:“啊,你乾什麼?”

暫寧冷笑一聲:“乾什麼?你以為我會乖乖坐在這裡等你來欺辱我嗎?”

如今還想用同樣的手段,簡直是做夢。

梁梔柔被當場淋成了落湯雞,惱羞成怒抬起另外一隻手就要朝著她臉上扇去。

‘啪’一個嘴巴子響徹整個攝影棚,驚得在場的導演和工作人員都愣住了。

暫寧搶先一步狠狠的扇了過去,打的梁梔柔又一次癱坐在了地上。

“賤人,這是還你剛纔的那一巴掌。”

梁梔柔捂著被打腫的臉頰大叫起來:“你,你乾什麼?劇本不是這樣演的!”

重點是分明剛纔捱打的那個人是她,要還一巴掌也應該是她梁梔柔纔是。

“想怎麼演那得我說了算,順便告訴你,這裡是我的底盤。”

“下次膽敢再來,我就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暫寧那殺人般的雙眸讓人不寒而栗,嚇得那梁梔柔嚥了咽口水不敢吭聲。

‘啪啪啪’

此時導演忽然鼓掌起來,不停的讚揚:“太好了,暫寧小姐的演技真是厲害。”

“雖然冇有按照劇本上的內容演,但是這大女主的氣場完全碾壓。”

導演如此一說,身邊的工作人員也跟著紛紛奉承起來。

“暫寧小姐,這女主角的角色果然非您莫屬了。”

聽著這些人的吹捧,不遠處的權亦楓目光越發的狠戾起來。

暫寧這個賤人,可真是個狠辣的女人。

本想藉著梁梔柔來收拾她,想不到反而被收拾了,想要破壞選秀冇有這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