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配好了角色之後又抽了戲份,偏偏對戲的內容是女配欺負女主,反被打臉的場麵。

梁梔柔一臉得意:“嗬嗬,不好意思啊,看起來你的運氣有點差!”

這女人還故意眨著星星眼:“我下手會輕點,絕對不會弄疼你的。”

運氣差?怎麼可能,暫寧冷笑一聲。

戲份開始了,她高傲的站在那裡,冷眼看著暫寧:“你以為你接近他我不知道嗎?”

“這一巴掌就是要告訴你,彆用那些肮臟的手段來勾引他,否則這就是教訓。”

這抽簽怕是有人背後故意準備好了,光是這段台詞都像是故意在羞辱她。

說著,她就抬起手狠狠的朝著她的臉上扇了過來。

暫寧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一個反手就朝著暫寧的臉上打了過去。

‘啪’一個嘴巴子響徹整個賽場,驚得在場的人和工作人員都愣住了。

暫寧搶先一步狠狠的扇了過去,打的梁梔柔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她不會天真的以為,以為暫寧會乖乖等在這裡等人來欺辱。

她俯視著坐在地上的梁梔柔,目光陰冷:“這樣的教訓感覺如何?”

梁梔柔捂著被打腫的臉頰大叫起來:“你,你乾什麼?劇本不是這樣演的!”

“想怎麼演那得我說了算,順便告訴你,你想要的男人我根本不屑一顧。”

“所以,你還是好好的看緊了他,膽敢有下次,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暫寧那殺人般的雙眸讓人不寒而栗,梁梔柔嚇的嚥了咽口水。

現場一片安靜,評委席上麵的三個人看的目瞪口呆。

權亦宸看著兩個女人,不禁露出了欣賞的笑容,果然自己的眼光冇錯。

暫寧這樣的女人纔是他想要的,一點都不給對手作妖的人任何機會。

梁梔柔目光越發的狠戾起來,手指深深的陷入了掌中。

權亦宸此時走了過來,一臉擔心的問道:“怎麼樣?疼嗎?”

“亦宸,我好疼啊!”梁梔柔捂著紅腫的小臉抽泣起來。

這委屈的小表情都快要溢位螢幕了,畢竟這麼柔弱可愛的女人那個男人不動心?

結果顧景琛看都冇有看她一眼,直徑走到了暫寧的麵前。

“你的手還好吧?剛纔打的那麼用力,疼不疼?”

眾人驚愕,都以為他是心疼被打的梁梔柔,結果霸總竟然心疼的暫寧手打疼了冇?

“冇事!”暫寧笑著搖了搖頭,這種膽敢在她麵前作妖的女人。

來一個打一個,來一對她滅一雙,跑到她的場子找晦氣,真是作死呢。

從前在人前扮柔弱都能得逞,如今權亦宸的鑒婊能力飆升,分分鐘就看穿了她。

梁梔柔不死心,氣急敗壞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這女人一張小臉笑的比哭都難看,

本來做好的計劃,誰知道竟然被暫寧給打了,她這心裡麵的氣豈能咽的下去。

“不好好去掃大街,非要跑到這裡被打臉。”暫寧冷笑一聲。

她本想就隨便走個過場就被淘汰的,誰知道有些人就是捨不得放過她。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段位,竟然敢挑釁暫寧。

暫寧冷眼掃向梁梔柔:“趕緊走吧,廁所掃乾淨了嗎?竟然到處亂跑!”

“你!”梁梔柔好不容易找到機會,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選秀還冇有結束呢,我憑什麼要走?”

她緊握著拳頭看向工作人員:“愣著乾什麼,還有第二次的劇本。”

這有些人被打了一次不甘心,非不肯離開想要繼續捱打。

既然如此那暫寧就成全她,倒是看看她還能搞出什麼花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