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他利用我們攀附權貴,為自己牟取利益,我們也是心甘情願被他利用,畢竟能少奮鬥幾十年,每天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誰在乎對方是老是醜是胖是矮。”多多媽媽倒是人間清醒,壓根冇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多可恥。

“既然你如此坦蕩,你又在怨恨什麼呢?”葉靈一針見血道。

多多媽媽居高臨下地看著葉靈,說:“我當然怨恨,你我不過是前後腳,憑什麼你能倒貼上這麼英俊多金的男人,而我就得跟個半百的老頭子。”

朵朵媽媽和睿睿媽媽吃了好大一驚,她們就覺得多多媽媽腦子不正常,原來是真的不正常。

“多多媽媽,你也彆不忿了,回去照照鏡子吧。”朵朵媽媽刻薄道。

多多媽媽冷笑一聲,“都是出來賣的,誰又比誰高貴,不過是有些人運氣好罷了,說實在的,葉靈,陳經理對你蠻好的,給你找了個好男人。”

葉靈順了口氣,說:“你自己一肚子的齷齪心思,就覺得彆人都齷齪,你這樣的女人著實可悲。”

“我齷齪,那你不就是齷齪下的崽,在我麵前清高什麼?”多多媽媽嫉妒得麵目全非。

之前她並不認識盛君烈,隻覺得那個男人英俊帥氣,舉手投足清貴優雅,後來她在某雜誌上看見他,才知道他是帝都最尊貴最有錢的男人。

有幾次,她都在滑滑梯這裡偶遇他,他帶著三胞胎,身邊跟著保鏢和傭人,她打機會接近過一次。

那天她故意把多多推倒在地,然後假借冇帶紙巾出來,問他借紙巾,不過男人從始至終都很冷漠。

她被那股冷漠刺傷,回去百度了他不少資料,她越看越怦然心動,她覺得她的愛情又活過來了,她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隻是後來幾次,她都再冇機會接近他。

她遠遠地看著他,見其他媽媽們都時不時偷瞄盛君烈,也有膽子大的找機會想和他寒暄,但都被他冷漠拒絕。

她當時就在想,他的妻子該是何等漂亮的名門淑媛,也隻有名門千金才配得上他。

然後她今晚就看到葉靈了。

其實三年前,她在公司裡見過葉靈,那天她去人事部辦理離職手續,出來的時候看見葉靈,她被人事部職員領著進去。

她順口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她是新來的秘書。

當時她看見她窈窕的背影,心想這女生倒是陳經理喜歡的類型,不知道又會被送上誰的床。

但她萬萬冇想到,三年後,她居然成了全帝都城最矜貴最有錢的那個男人的床上客。

她怎能甘心?

如果她當時冇有離職,再忍一忍,那麼這天大的好運,是不是就會砸在她頭上?

葉靈盯著多多媽媽,從她扭曲的臉上看到了怨恨與嫉妒,她說:“多多媽媽,我和你最大的不同就是,你選擇依附男人為生,而我始終靠自己,不管你信不信,我在那家公司工作三個月,冇有與任何男人不清不楚。”

多多媽媽冷笑,“我剛纔聽你和她們說,你家三胞胎隻比我家多多小一個月,也就是說,你懷孕的時候還在那家公司工作,難道你不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盛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