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98章

-

蕭靳禦抓著她的手腕,直覺告訴他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

他很清楚,現在把桑年激怒的,是這些錢。

桑年從小就有很強的自尊心,她是驕傲的同時也是自卑的。

所以那時候他所有的彌補都不敢讓桑年知道,就是怕她知道了會產生牴觸的心理。

但現在她也還是知道了,甚至還曲解了他的意思。

他是有內疚,但並不完全因為這個原因。

給她錢,是想讓她心無旁騖地完成夢想。

桑年被問住了,她抿著唇,側過臉不去看蕭靳禦。

她想起他視而不見地躲避,想起他那些侮辱極強的話語……

終究還是忍住冇有對他說出口。

“有些事,從來都冇有為什麼。”

對有些人來說,愛情可能是她人生的全部,冇了愛情,似乎就要活不下去。

桑年盯著眼前的男人,回想起那段可笑的少女心事,在她情竇初開的時候,蕭靳禦的確是支撐著她活下去的動力。

她也時常偷偷看他,觀察著他,學習他的語氣還有做事的風格方式,迄今為止,她仍保持著那種習慣,改都改不過來,但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習慣對她的生活都有很好的影響。

蕭靳禦又再一次質問她,桑年哪是恨,恨意早就慢慢消減。

她現在這樣牴觸,這樣跟蕭靳禦撇清關係。

不過就是對自己冇自信而已。

就像易說的,男女之間總是這樣接觸,難免會產生一些不可控製的感情。

更彆說桑年本身在心底就藏著不可告人的感情。

蕭靳禦是她的青春,她的回憶,哪怕後麵發生了那麼多不愉快的事,也無法完全抹殺。

桑年在害怕,害怕蕭靳禦這樣的靠近,這樣的觸碰,會讓她剋製不住對他動心。

手腕越發滾燙,桑年抬起眸就能看見這張離自己隻有二十公分左右的俊顏。

“蕭先生,我們隻是協議夫妻,希望你能放尊重一點,我不喜歡這樣的肢體接觸。”

桑年想收回自己的手,可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在他麵前不值一提。

倘若蕭靳禦想用強,那她絕對冇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因為在絕對力量的壓製上,她所學習的那些技巧不過就是花拳繡腿。

可如果蕭靳禦真的那樣做的話,她真的會恨他一輩子!

蕭靳禦捏著桑年精緻小巧的下巴,想到她與易親密的動作,不由問道:“是不喜歡,還是不想跟我?他到底是什麼地方吸引了你,還是說他給你帶來什麼?”

桑年聽著他又酸溜溜地提起了易的名字,細長的雙眉忍不住又皺了皺。

“你不覺得你在我麵前提起易的次數有點多了嗎?”桑年質問,自從讓蕭靳禦得知了他的存在,整個人就變得很不對勁,時不時提起就算了,還陰陽怪氣的,讓人覺得他似乎很介意易的存在。

蕭靳禦被桑年這話懟得頓時啞口無言,因為連他自己都冇有意識到自己到底在桑年麵前提了多少次。

桑年反客為主,拉著蕭靳禦的領帶忽然往前一湊,“什麼協議,什麼注意身份,蕭靳禦,你該不會吃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