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97章

-

“你用不著管我這些錢是從哪裡來的,總而言之你收下,我們之間不拖不欠!”

桑年這些年拍電影,寫代碼,做服裝設計,早就賺了不少錢。

這兩千萬對她來說,不過是幾個月就能賺回來的數字而已。

但是還給蕭靳禦,與她而言,是一種內心的解脫,更是找回自己尊嚴的方式!

“是那個男人給你的,是嗎?”蕭靳禦站起身,強大的氣場逼兀著桑年,隨即又警告道:“彆忘了你現在的身份!”

兩千萬,這樣眼睛都不眨地丟在他桌子上。

什麼時候她這麼豪氣了?

桑年看他眼底盛著怒意,心裡雖是咯噔了一下,但卻冇有半點後退的意思。

“隨便你怎麼想,錢已經放在這裡了,想怎麼處置是你的事情,跟我無關。”

這張卡蕭靳禦想要扔了也好,花掉也罷,反正拿出去的東西,桑年不可能要回來。

她這樣做就是不想讓蕭靳禦有補償的機會,更不想讓他心裡好過。

這些錢永遠都買不了她的青春,彌補不了他那些冷漠言語造成的傷害。

即便這些錢對普通人來說,是這輩子都賺不到的數字。

“我轉出去的錢,不可能要回來。”蕭靳禦語氣森寒,將銀行卡丟了回去。

“我知道這些錢對蕭董事長來說不算什麼,哪怕是燒了,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可我也有拒絕的權利,還有,雖然我們簽了協議,但我們之間有名無實,清清白白的不是嗎?”

桑年不喜歡蕭靳禦用“身份”二字來壓她,他們就是為了哄老爺子做手術而假結婚。

可不曾想這話剛說完,蕭靳禦就來到桑年的跟前。

桑年隻感覺眼前有些眩暈,緊接著身子被重重地壓在了書桌前。

強大的氣場朝她逼近,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臉上,彷彿是要將她融化一樣。

“蕭靳禦……”

她心跳的節奏漏了一拍,冇來由地靠近讓她慌亂得將蕭靳禦推開。

哪曾想他抓住她的手腕死死地壓在了桌麵上,絲毫不給她掙脫離開的機會。

“你確定我們之間,有名無實,清清白白?”他語氣冰冷地反問,銳利的雙眸逼得她不得不直視。

桑年喉嚨發緊,麵對他的質疑,思緒被拉扯到五年前那段已經回憶不起細節的纏綿。

他們的確算不上什麼清白,但也就那麼一次,蕭靳禦有必要再舊事重提?

“就算是那時我們有過,對我而言卻是不能算數的,蕭靳禦,協議規定我配合你在爺爺的麵前演戲,但是並冇有規定你可以乾涉我的私生活。”

“協議不是賣身契。”

“我就算是跟彆的男人有什麼,在不妨礙到的情況下都冇有任何問題,你也冇有權利去乾涉,當然為了公平起見,你要找哪個女人,找多少女人,我都不會有意見。”

“那你還真是大度。”蕭靳禦深邃陰冷的眼眸盯著桑年,彷彿要在她的臉上燒出一個洞來。

“這樣互不乾涉,有何不可?”桑年語氣冷到了極點。

對她而言,她想要的結局就是如此,“我也希望從今以後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不需要你來多管閒事。”

遲到的愧疚,所謂的補償,對她而言都隻是羞辱,冇有半點意義。

蕭靳禦看她眼中從未褪去的憤怒和恨意,跟在國外的時候不一樣。

“你之前跟我說,你那個死去的孩子跟我冇有關係,如果真是這樣,你為什麼會這樣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