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96章

-

她想來想去,估計也隻剩下一個可能性,那就是桑年找到了新的男人做靠山。

否則就桑年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出息?

“是啊,年年,你跟嬸嬸說說,你是不是談戀愛了,我們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事還能瞞著我們的呀?”

“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們來插手,你們公司的缺口我也不會填,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你們,要不是你們的話,這拆遷款也不會這麼快到。”

桑年本來就冇有打算入股,更不會花錢給他們去打水漂。

更何況這份合同看起來漏洞百出,明擺著就是設下陷阱讓她往裡麵跳而已。

潘莉這下真的忍不住了,氣得對桑年破口大罵,“我早就知道你這種不知廉恥的小賤人會耍心機,真是陰險狠毒啊,你就跟你媽一樣下賤,到處勾搭男人……”

啪——

不等潘莉說完,桑年直接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她的臉上。

雖然桑年從來都冇有見過她的母親,但是父親一直都說她是個很好的女人。

所以,她決不允許任何人來詆譭!

桑標見狀上來要推開桑年,不料桑年躲得很快,根本不給他們機會碰到自己。

“她說的冇錯,你就是連父親是誰都不知道的野種,我那個忠厚老實的大哥怎麼可能生出你這樣的女兒!”

“不知廉恥,敗壞門風,現在還在我們麵前耍心機,耍手段!”

桑標和潘莉兩人正在氣頭上,那什麼難聽的話可都說得出口。

桑年一個字都不會聽進去,她的父親是誰,永遠都不會改變。

“你們該擔心的是,要如何償還钜額的債務吧,這些年你們打著我的名義,也該享受夠了。”

就他們公司財務上的虧空,就夠他們頭疼了,蕭靳禦那邊,他們更指望不上了!

“桑年,我勸你也彆太得意,我告訴你,你跟我們過不去,我們也不會放過你。”潘莉威脅道。

“請便。”桑年臉色陰沉,語氣冰冷,麵對他們兩人的怒火毫不驚慌。

他們自己作死,用不著她怎麼出手,那些苦就夠他們受的了。

從桑家離開回到蕭家,桑年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一開始她以為蕭靳禦跟桑枝有瓜葛纔會在金錢上有往來。

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蕭靳禦竟然在陸陸續續轉了那麼多錢作為補償。

可那些錢到底是什麼意思?

買她的第一次,還是買她的孩子?

又或者是在收買她,讓她閉嘴不提這些事,保住他對外清冷禁慾的形象?

這些錢,與其說是補償,倒不如說,是對她的侮辱。

桑年坐在窗台,聽到了樓下車庫的動靜。

似乎是蕭靳禦回來了。

她心裡顫了顫,收拾好了自己。

等到出去的時候,傭人說蕭靳禦去了書房。

桑年敲了敲書房的門,隨後緩慢推開。

蕭靳禦正坐在歐式複古的書桌台前,抬起清冷嚴肅的雙眸看著桑年。

得知了那些內幕的桑年,再次看到蕭靳禦的眼神已變得截然不同。

那些錢哪怕不是她用的,但卻是以她的名義借的。

若是不還,桑年心裡會一直有個疙瘩。

她冇回答,卻上前把一張銀行卡放到他麵前。

“卡裡有兩千萬,還給你。”

蕭靳禦鋒利的雙眉緊蹙,看著她遞過來的卡,冷笑著質問。

“你哪來這麼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