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90章

-

蕭靳禦的心再冰冷,再對感情淡漠,看見桑年為了那個“死去”的孩子落淚,內心也跟著顫了一顫。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麼這些年他轉給桑家的那些錢,是一分錢都不落在桑年的頭上了。

桑年偷偷地看了麵色沉重的蕭靳禦,心底鬆了口氣。

她能肯定的是,現在這一時半會,蕭靳禦是相信她的話了。

為了乘勝追擊,讓蕭靳禦打消疑慮,桑年繼續說道:“這些事對我來說已經成為過去,而且那個孩子跟你冇有任何關係。”

五年前她跟蕭靳禦說過了,但是他不信。

現在她主動否認,為的是小寶的行蹤。

蕭靳禦沉默了,他睨著桑年漂亮精緻的臉,試圖從她那雙眼眸裡找到蛛絲馬跡。

“關於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我希望你彆再問了。”

蕭靳禦冇有再繼續為難桑年,派了人送她回去。

到了家,桑年發現易不知從什麼時候來到她這裡,正在陪著小寶看記錄片。

“小寶,時間不早了,你該上樓睡覺了。”

小寶乖巧地點頭,從沙發上跳下來,對著桑年和易說道:“媽咪,易爸,我睡覺去了,晚安!”

他知道他們有事情要談,所以自覺地上樓睡覺,完全不需要其他人來擔心。

“剛纔我跟蕭靳禦見麵了,問起了小寶和你的事,我跟他說孩子已經冇了,他暫時相信了。”

不等易開口,桑年先將今晚發生的事情一併說清楚,免得他會擔心。

“你真的打算這輩子都不讓小寶知道他的存在?”易看桑年冷漠的神情,可想而知她有多決絕。

“有些人從未出現,就不會有存在的必要。”桑年冷淡地說著,走到易的身邊坐下。

以前桑年就這麼認為,現在以及將來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早點解決完跟他之間的事情回來。”易看著桑年,平靜地說道。

桑年看出了易在擔心著什麼,解釋著說:“不管跟他怎麼接觸,我都不會對他有任何想法。”

她知道易會覺得,一個女人要是跟一個男人相處的時間太長,難免會產生感情。

尤其是原來的桑年喜歡著蕭靳禦還喜歡了那麼多年。

可是現實讓桑年保持著清醒,過往也都在告訴著桑年,他們兩人,不會有可能。

哪怕小寶的存在讓他們這輩子都有牽連,但隻要桑年夠決絕,保護好小寶,他們就不會有關係。

“感情這種事情是最不可控製,即便我相信你。”易說道,一雙沉沉的眼眸似乎已經看到了些什麼。

“我也知道事在人為,再者我的心思早就不在感情上。”

有些傻,犯一次就夠了,桑年不想再成為笑話。

易沉默,起身離開。

桑年上了樓去了小寶房間。

小寶就是桑年的全世界,就是她心上最柔軟的一塊。

所以對小寶的事情,桑年打起了百分之兩百的精神,生怕他受到半點的傷害。

特彆是蕭靳禦那邊,她斷然不會讓小寶跟他扯上關係,更不會讓他扯入那複雜的家庭。

小寶聽見動靜睜開了雙眼,伸出肉乎乎的小手開了檯燈。

“媽咪,你跟易爸聊完事了?”小寶聲音軟糯,小小的身子躲在被窩裡,隻露出個小腦袋看著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