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87章

-

“這事,怕是您去了才知道,我隻是個傳話的。”

唐征也的確是不知道,畢竟蕭靳禦的心思,哪有那麼容易猜測。

桑年猶豫了片刻,不知要不要答應跟蕭靳禦見麵。

但此次蕭靳禦知道她的行蹤,她必須搞清楚,蕭靳禦到底是想做什麼。

對他們的關係而言,最多就隻停留在表麵夫妻這一階段,他冇有必要去瞭解她。

“好。”桑年應下,上了唐征的車。

路上她給易發了資訊照顧好小寶,同時也讓小寶早點休息。

蕭靳禦在國外也有屬於自己的私人領域,桑年來到他的住處,是上世紀遺留下來的城堡,現在已經經過重新裝潢和整理。

在夜色下,這裡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顯得格外的恢弘壯闊。

進去裡麵,這格調與擺設都充斥著一股奢靡的氣息,是蕭靳禦這種人才能夠擁有的。

“蕭董就在樓上,請您上去一趟。”唐征在桑年的身邊說道,同時也吩咐留在這裡的傭人上去通報。

桑年點了點頭,順著蜿蜒的樓梯走了上去。

桑年在國外跟蕭靳禦見麵,這倒是她冇有預料到的事。

他穿著灰色的絲綢睡袍,與平日裡西裝革履的樣子不同,現在的他顯得格外慵懶。

但越是看著平常,桑年就越能感受到一種壓迫感,似乎是比在國內的時候都要讓人感到窒息。

“找我過來,什麼事?”桑年的語氣冷淡,看著他的眼神充斥著防備和警惕。

“從蕭家離開後的這五年,你的確過的很精彩,還有什麼是我所不知道的?”

蕭靳禦開門見山,慵懶低沉的語氣卻透著一絲不尋常的危險。

是在試探還是在閒談,那就要看自己是怎麼理解。

“蕭先生對我的事就這麼感興趣的嗎?我並不是什麼複雜的人,就像旁人口中說的,我就隻是個被人趕出去,不知廉恥,離開男人就會死的司機女兒而已。”

“犯不著是讓蕭先生這麼特意地邀請我到這裡見麵,之前在雍城的時候,難道還看不膩?”

他們兩人為了演戲,在蕭家已經朝夕相處。

蕭靳禦不覺得煩,她也都覺得煩了。

“五年前你離開後就懷了身孕,孩子是誰的?”蕭靳禦的眼神蒙上了一層灰色,語氣陡然冰冷。

桑年好像是被人凍在原地,聽著蕭靳禦的話,既是覺得在情理之中又是在意料之外。

自從她出現在蕭靳禦的麵前,他從來都冇有提過孩子的事情。

可在國外這兩天,他卻跟她提出這樣的疑問。

孩子的事情她難道冇有跟他說過嗎?

說了,但是他那時候是怎麼回答的?

現在又再次地提問,又有什麼意義?

“孩子的父親,我自己也不知道,畢竟我私生活混亂,男人無數,跟誰有過親密關係數都數不清,留下來的自然也不知道是誰的。”桑年唇角扯起嘲諷的笑,笑得彆樣的風情,但又極其戲謔輕蔑,叫人看了心頭一陣煩悶。

蕭靳禦聞言眉頭越皺越深,長腿一邁直接走到桑年的跟前,淩厲陰冷的目光,似乎隨時要迸發怒火。

桑年想要後退,蕭靳禦卻抓住她的手腕,“是那個叫易的男人,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