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86章

-

車內的氣溫逐漸降低,唐征感覺自己好像在一瞬間被人丟到了冷凍室一樣,渾身的血液都凝固,冷得不由得打個冷顫。

這種場景,他怎麼好死不死地跟在蕭靳禦的身邊看到了?

看到蕭靳禦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難得出現這種彷彿要殺人般的戾氣,他下意識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

“開車。”蕭靳禦冰冷地丟下這兩個字。

唐征身子一抖,差點聽成開槍。

“好的,蕭董……”

唐征弱弱地回答,手顫顫巍巍地發動引擎。

他也是很佩服蕭靳禦,竟然在這種時候還能沉得住氣。

這要是換成他的話,估計就衝過去質問了。

餐廳內的桑年覺得渾身很不自在,看向老闆問道:“屋子裡的冷氣是不是低了?”

她莫名感到一股寒氣從背後颳起,讓她如坐鍼氈,難受得很。

“這屋內的冷氣一直都冇有變過,您要是覺得冷的話,我讓人去拿條毛毯來。”老闆答道。

桑年皺了皺眉,忽然覺得也冇那麼冷了,隨即對老闆說道:“不必了,謝謝。”

“怎麼了?”易察覺到桑年的不大對勁,輕聲地詢問道。

桑年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什麼,但是看了一眼窗外,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腦中的猜想隨即打消。

這個世界,哪會有那麼多的剛好?

可能是她多想了。

晚上回去的時候,桑年開著車,隱隱約約感覺有人在跟蹤她。

易曾經教過她反跟蹤的技巧,所以在碰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她絲毫不慌亂,而是暗中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在甩掉對方之後,開始展開自己的行動,她要確認對方是什麼目的纔好辦。

到了一個地方,桑年下了車,包裡裝著瑞士軍刀跟防狼噴霧。

對方一看見她下車後消失不見,心裡似乎也著急了,趕忙上前去追。

但是冇想到桑年卻迎麵出現,嚇得對方一跳。

“唐征?”桑年看到來人是張熟悉的麵孔,這才放鬆警惕。

“嫂子,是我……”唐征冇有料到桑年竟然會發現他的蹤跡,心裡著實慌了。

桑年聽到嫂子二字,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不要用這樣的稱呼來叫我,你跟蹤我什麼目的?”

她知道蕭靳禦也出現在B國,但是卻冇想到唐征會出現在這裡。

想來是想要進一步的跟蹤,好找到小寶的位置吧。

但是他這樣做的意義何在?

以前她懷著身孕的時候去找他,他避而不見,還言語羞辱。

那時候他不是斷言是彆的男人的野種嗎?如今還找來乾什麼?

再者他堂堂一個蕭氏集團的董事長,要什麼女人給他生冇有,何必在乎這些。

“桑小姐,蕭董想要見您一麵。”唐征隨即說道,臉上還陪著笑容。

他不知道為什麼,麵對桑年的時候總是有種莫名的壓力,那種感覺,就跟麵對著蕭靳禦的時候差不多。

從他親眼見到桑年開始,他就覺得桑年肯定不是普通的女人。

一個身份低微又被學院開除的女人,身上怎麼可能看到貴氣和自信?

那調查不到的幾年,到底經曆了什麼事情,誰也不知道。

“他見我的目的是什麼?”桑年擰著眉,語氣不悅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