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84章

-

“我知道了,現在就去繼續調查。”

唐征知道蕭靳禦做事嚴謹,凡事都講求證據,不會輕易下定論。

待唐征走後,蕭靳禦走在走到全景玻璃窗的跟前,看著一望無際的夜色,鋒利的眉頭卻始終未能舒展開來。

他想起五年前的那一夜,內心浮現出來的疑雲越來越濃。

如果桑年懷的是他的孩子,那她為什麼不找他說明?

回國之後住在蕭家,也冇有過隻言片語?

以及那個出現在會場的孩子……

那時他並未看到桑年,也不能確定,那個孩子就是桑年的。

……

桑年打了兩個噴嚏,內心莫名焦躁。

“最近出入小心一些,有人在調查你之前的事。”

易叫來了桑年,將最近一些記錄交給了她。

有人偵查或者跟蹤桑年,他都能在第一時間知曉。

畢竟他們這一行業的,對於行蹤都要格外注意。

“我懷疑,那天我去瑞麗秀場,小寶跟那個人見麵了。”

這件事情一直在留在了桑年的心裡揮之不去,她仔細思索之後,得出了這個結論。

如果不是兩人見到的話,小寶不可能會說出那句‘爹地有冇有可能活在這個世界上’的話。

“那個人現在正在B國,所以你的猜測是正確的。”

易將照片遞給了桑年,照片裡麵,正是蕭靳禦出入秀場的畫麵。

桑年的眉頭皺得更深,她最擔心的事,真的發生了。

“所以調查我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個人?”

事情聯絡到了一起,桑年不難猜測,調查她的人,就是蕭靳禦。

包括,他有可能也在調查小寶的身份。

“是。”易給了確切的回答,“不過,他不可能調查得出來。”

關於桑年的資訊早就被層層加密封鎖了,蕭靳禦想要調查到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兒子的出生地點和時間,桑年一直都小心謹慎,保護周全。

但儘管調查困難,蕭靳禦親眼見到過小寶的事情,卻讓桑年莫名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畢竟紙包不住火,誰都不知道,蕭靳禦會通過什麼手段得知?

若他知道小寶是他的兒子……

“雍城的事情還未解決?”

易看見桑年愁眉不展的模樣,若有所思,便問起了她此事。

桑年跟蕭靳禦簽訂了合約,一時半會還不能離婚,雖然可以不用太在意,但是蕭老爺子那邊不好交代。

她垂下眼眸,“我欠下蕭老爺子太深的人情了,所以短時間內無法抽身回來,不過這邊有什麼事情也可以告訴我,隻要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回來。”

易是知道她的過往,解釋一番,他也能理解。

“若是碰到棘手的事,周固會幫你。”易淡然地說著,全然不介意桑年無法回來。

“謝謝。”桑年心存感激,她跟易認識了很多年了,兩人相處模式雖然不熱烈,但是卻有種很說不出來的默契。

“你和我之間不需要說這兩個字,有空的話陪我出去一趟吧。”

易的神情有股說不出的悲傷,桑年今天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

起初還冇反應過來,直到他說了這話,她這纔想起,今天是他妻子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