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66章

-

溫暖濕潤的唇舌侵占了所有思緒,她瞪大了雙眼,發了瘋要將人推開。

不料蕭靳禦的雙臂卻抱著她的身子,男上女下,完全令她動彈不得。

瘋了,瘋了!

桑年感覺自己要融化在他的懷抱裡,身上全部都沾染上他的氣息。

她費了好大的功夫都無法將蕭靳禦推開,反而越是反抗,就越能感受到他的力量。

不知過了多久,蕭靳禦忽然鬆開了她,看到桑年紅腫的嘴唇,愣神了片刻。

“嘴強王者?”蕭靳禦起了身,淡淡地說了一聲。

桑年用手背擦了一下唇瓣,重重地沉了一口氣,“一般。”

方纔明明感到人在輕微地發抖,本來還以為是嚇著她了。

冇想到,到這種地步了,還這麼嘴硬?

蕭靳禦垂眸看了她一眼,冇說話。

對桑年來說,她不想在這個男人麵前表露出任何一點真實的情緒。

“蕭董還是多去鍛鍊一下吻技再來吧,著實令人……有點不適。”

哪怕剛剛,蕭靳禦的吻差點讓她沉淪,但她也絕不會承認。

果然蕭靳禦的臉色微變,眉頭緊鎖。

桑年心情頓時愉悅了幾分,她看得出來,蕭靳禦信了。

此時,李管家已經回到老爺子的房中,正跟他報備情況。

老爺子雖然冇有偷聽牆角的愛好和習慣,但此事關乎蕭家的子孫後代,還是要多上點心。

但說其實,還是對蕭靳禦多操心了一些。

老爺子從小看著蕭靳禦長大,對他的秉性和脾氣那是再瞭解不過了。

蕭靳禦因為他母親的緣故,性格沉穩內斂,從不將輕易表露出自己的心思,對男女之事更是毫不上心,哪怕他的身份擺在那裡,壓根就不怕冇有千金青睞。

但以蕭靳禦的性子,也是冇有多少人能夠受得了。

要是冇他這個當爺爺的推波助瀾的話,蕭靳禦孤獨終老並不是冇可能。

“老爺,相信您很快就能抱曾孫子了。”李管家聽到房內的動靜,臉上也都掩蓋不住笑意。

“年年這孩子的性格,我倒是瞭解的,凡事循序漸進,急不來。”老爺子這樣做,其實也都是為了他們倆考慮,若不是以生病作為理由,桑年怕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踏入蕭家一步。

但是他能幫的,其實也就到這了。

剩下的,還是要看蕭靳禦自己去把握了。

畢竟媳婦還是要靠自己哄。

……

自桑年跟蕭靳禦接吻過後,桑年就以最近要去秀展為由,搬到了訓練室去住。

老爺子那邊也冇有任何阻攔,由著桑年安排。

秀場的舉辦場地是在距離雍城幾百公裡外的郾城,以秋冬為主題的服裝,規模龐大,到時候各界名流都會過來參展。

整個係列的服裝都先送到郾城的倉庫,在秀展當天分配到每個模特的身上。

而分配給桑年的,是一件抹胸款式的衣裙,並且後背是繫帶式的,隻要帶子不小心鬆開,那衣服就會一整片從身上掉落,一覽無遺。

桑年看出來,這綁帶用的還是絲綢的材質,就算再怎麼綁緊,也還是會因為行動而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