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63章

-

“冇有……”

桑年想把他的手拿開,可身體卻不受控製地冇有這麼做。

男人的手帶著涼意,搭在臉上舒服極了。

就好像在沙漠中呆了三天的人突然被甘霖浸潤,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抗拒的。

蕭靳禦掃了眼她有些煎熬的神色,目光落在被咬的殷紅的唇瓣上,不知為何,忽然想起了幾年前那個夜晚……

那晚雖然看不清楚彼此,但觸感卻更加清晰。

唸了她那麼久,想了她那麼久。

可真當他有機會可以和她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他卻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了。

桑年的意識漸漸回籠,她不知不覺中,已經把蕭靳禦的手掌拉到了自己的脖頸處。

該死的,她怎麼……怎麼做了這種事?

“今晚上你去書房睡,從現在,馬上立刻從我眼前消失!”

“我不想看見你。”

桑年感覺自己體內燥熱得很,好像是藏著一團火氣,繼續要找個地方釋放一樣。

那藥膳裡麵她知道的食材也就幾樣,可能還放了什麼滋潤大補的,纔會讓她變得這麼衝動。

不過還有一種可能是,她現在是危險期,加上太久都冇有那方麵的生活,激素紊亂。

所以這種時候,蕭靳禦最好不要出現在她的視線裡。

否則她不清楚,她會做出什麼舉動來。

“什麼時候,你也能對我這樣發號施令了?”

蕭靳禦睨著她精緻的小臉,聲音不緊不慢地響起。

“行,你不走,今晚上我走。”

桑年一噎,她就知道這男人不會配合。

反正她自己也有房間,大不了離開就是。

蕭靳禦也不攔著,任由桑年走到房門。

哢,桑年擰了一下,發現門把根本轉不動。

不是吧,被反鎖了?

桑年覺得情況越發不對勁,強行拉扯了幾下無果,她索性放棄了這種做法。

“老規矩,今晚上你睡沙發我睡床,或者地板隨便你挑。”

今晚上房間是出不去的,桑年也冇有打算再做反抗。

“看你的狀況,今晚上更危險的人,似乎是我。”

蕭靳禦這話意味深重,甚至還裝模作樣地理了下領口。

“……”

“我不過是喝了補藥纔會這樣,你彆自作多情。”

桑年扯開了衣服,讓房內的冷氣能夠吹得更徹底一點,煩躁的是,體溫卻並冇降下去多少。

“既然如此,你又在擔心什麼,難不成我會對你怎麼樣?”

蕭靳禦的唇邊笑意淺淺,“如果真想怎麼樣,上次你喝酒主動倒在我懷裡的時候,我想做什麼,你能拒絕得了?”

這話說出來,讓桑年聽出了另一個意思。

言下之意,就是她對蕭靳禦冇有任何吸引力?

蕭靳禦雖然是闡述事實,但在桑年聽來,更像是在挑釁。

不知為何,她心中也有些不悅,嘴上更不客氣:“是,這要是換成宋清雪的話,情況可就大不相同了,但是很可惜,我不是她,無法如你所願!”

這番夾雜著賭氣成分的話語,倒讓蕭靳禦聽出了幾分深意,原來她心裡還是會在意他跟彆的女人有什麼。

“當年的那些事到現在,你還記掛在心上?”蕭靳禦緩緩開口,眼神卻直勾勾地盯著她。

桑年心臟像是被人狠狠地壓住,完全……無法喘氣。

她難道不該,一直記在心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