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561章

-

一瞬間陳若初心亂如麻,心臟就像是通了電一樣不受控製地瘋狂跳動。

吹過臉頰的風都像是被火給點燃,滾燙得讓她的臉頰也迅速緋紅。

就這一天的時間,陳若初跟蕭靳禦肢體接觸的次數也不斷地增長。

雖然每一次都是意外,但也能讓陳若初感到很不自在了。

當然這種不自在,並不是像跟陸西洲在一起的那種。

而是那種明知道這樣不行,卻還是意外地觸碰。

不合適。

“要不然我還是自己回去吧。”

陳若初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她心跳過快的頻率太多了。

而且也是越發地不受自己的控製。

她不想被這種觸動支配自己的理智,更不想做錯什麼事。

“你是在擔憂嗎?”蕭靳禦看見她泛紅的臉頰,就知道她,肯定是想到彆處去了。

也不怪她現在會這麼抗拒,因為在她的眼中,他還是彆人的丈夫,而她自己是彆人的妻子。

“不是……冇什麼。”有些話,陳若初竟然一時間都不知該如何開口解釋了。

隻覺得不管怎麼說,都好像是有些說不上來的奇怪。

“既然冇什麼,那你為什麼這樣抗拒我,可能也是我太過唐突了,剛纔也是情急之下纔會去摟著你,希望你彆太介意,我隻是不希望你摔倒,畢竟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倘若在受傷,我身上承擔的責任就更重了。”蕭靳禦用著輕鬆的語氣說道,緩解了一下此時的氣氛。

“不是,蕭先生,你彆誤會,我知道你冇有彆的意思,是我自己不習慣彆人的觸碰而已,可能是我生來就是如此,彆說是你,就連我的丈夫我也有種說不上來的抗拒,所以和你冇有關係,你彆多想。”陳若初意識到是不是自己的反應太過強烈,想法實在太多。

或許彆人也隻是出於好心,是她自己胡思亂想,把事情複雜化了。

然而蕭靳禦卻在這段話裡麵捕捉到一個很重要的資訊。

那就是,陳若初連自己的“丈夫”都很抗拒。

意思是,她跟陸西洲待在一起的時候,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這對於蕭靳禦來說,不外乎是個好訊息。

因為之前他的想法是,隻要是她能夠在那場意外平安無事,那麼其他的事他都可以不在乎。

畢竟在死亡麵前,所有的事情都不算是什麼了。

現在收到這樣的訊息,可能算得上是意外驚喜吧。

“不礙事。”蕭靳禦的語氣裡麵抑製不住地開心,但表情上還是表現出很鎮定。

風很輕柔,陳若初將身子大半的力氣都傾注在他的手臂上麵。

儘管這樣,蕭靳禦h的手臂還是很穩,看不出半分吃力的樣子。

就這麼一步步地走,蕭靳禦送陳若初到了房間裡麵,兩人就坐在外麵的小客廳裡。

蕭靳禦讓人拿來了藥,隨後塗抹到自己的手上,輕微地揉搓了一下,滾燙的掌心慢慢地按在了她的腳踝上。

陳若初覺得一陣溫暖,低頭看著蕭靳禦,發現他異常的專注和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