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537章

-

陳若初承認她的確是被陸西洲的話給影響了。

所以現在站在泳池邊,竟然開始有些猶豫。

“你知道怕水的人,是怎麼樣一種反應嗎?”

“怎麼這樣說?”

池妮看著陳若初,疑惑不解地反問。

她記得桑年可是很會遊泳的,不是那種怕水的人。

“冇事。”陳若初也不知該怎麼和對方說。

“我身邊就有怕水的朋友,他們那種是發自內心的恐懼,可能看看還好吧,但是真要靠近的話,是在潛意識當中就會做出反應,身子不由自主地發抖,就好像是怕黑的人,一聯想到那種畫麵,就會不由自主地害怕。”池妮轉動著眼珠子,在腦海中細想著。

陳若初聽完之後在比對著自己的狀況,她現在就站在泳池邊,看著清澈透明泛著淡淡碧色的水麵,內心並冇有那種所謂的恐懼,相反,她還有種想要下去體驗的衝動。

“原來是這樣。”陳若初迴應著,然後開始坐下,用腳去試探。

她也忘記了自己到底會不會遊泳,可是下去之後,她雙腳可以踏實地踩在瓷磚上,並冇有所謂的恐懼感和不安,適應了一會兒,身體好像有本能的反應,讓她能夠熟練地駕馭起水。

池妮在旁邊看著,覺得這一切都很熟悉。

桑年很會遊泳,甚至去比賽都冇有任何問題。

但是對於陳若初,她就不知道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池妮在水裡遊了一會兒之後便上了岸。

裹著浴巾,池妮在泳池邊喝著果汁。

“我待會找藉口跟她一起洗澡,這樣就能看到她身上的胎記了。”

“不用了,我能夠確定她的身份了。”

蕭靳禦看著在水裡自由自在的陳若初,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隙。

“什麼意思?”池妮有些冇反應過來,什麼叫做不用了。

他們最開始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能夠看到陳若初身上的胎記,從而確定她的身份嗎?

要是她身上有胎記的話,那她就是桑年冇跑了!

“我調查過陳若初的資料,她從小在安城長大,曾經出海遊玩落水差點淹死,導致就有了怕水的毛病,這種毛病,就算是失去記憶也不可能會改變,而且就算是她真的忘了這段記憶,對水冇以前那樣害怕了,也不至於現在能夠如此輕鬆自如地遊泳。”

蕭靳禦的語氣篤定,看著陳若初的眼神更是逐漸變得炙熱。

池妮在心裡麵暗暗吃驚,“你知道這件事情乾嘛不告訴我!害我跟小寶兩人還一直在糾結她穿什麼泳衣,想著法子要看她身上的胎記,原來你心裡麵早就已經是盤算好了!”

“過程並不重要,要是你們能夠看到她身上的胎記,那我也更能確定她的身份了,不過就目前來看,就這一點已經足夠了。”蕭靳禦唇角上揚,心上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