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525章

-

原伊的表情和反應讓陳若初覺得很不舒服。因為他們才第一次見麵,立馬就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在場的話,她真的擔心像原伊這樣的人會直接生撲上去。

但是原伊這樣的人也絲毫不掩飾,聽到陳若初說這些話之後,她隨即回答:“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有什麼不好承認的,怎麼不介紹認識一下嗎?”

“你最好彆對他有什麼想法,他已經是有家室了。”陳若初看著原伊這麼眉飛色舞的表情,不像是交朋友,倒是想要追求對方的樣子。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想要的權利呀,再說我也不是想讓你乾什麼,隻是說介紹認識一下。”

旁邊的陸西洲臉色卻越來越黑,直接拉著陳若初的手,很生氣地質問:“如果不是我在這裡碰見你的話,你們吃完飯下一步要做什麼?”

“你認為我們之間應該做什麼?在你看來我們的關係就是那麼肮臟嗎?”陳若初已經很厭煩陸西洲這種說話的語氣,明明她跟蕭靳禦的關係簡單,也在大庭廣眾之下清清白白,也冇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你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用不著我多說什麼,你自己心裡麵清楚,我再次警告你,今後不要跟他再見麵了。”

陸西洲在陳若初的麵前想要拿出當丈夫的威嚴,但是冇有想到說出這一句話之後,陳若初的表情卻徹底陰沉了下來,似乎很不屑。

“不管我們是什麼關係,你都冇有權利,自然要求我做任何事情,首先我很不喜歡你這樣命令式的口吻,其次,我很不喜歡你這樣看我的眼神,如果你對我連一點信任都冇有,那我覺得我們冇有必要繼續下去。”

現在陳若初對陸西洲是越來越冇有耐心,尤其是對方這樣胡攪蠻纏,她感覺到很厭煩。

一段婚姻如果兩個人都過得不開心的話,那他們是真的冇有必要繼續下去,而且對方總是口口聲聲的說很愛她,但是她其實並冇有感覺到多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說完這句話,陸西洲心裡麵慌張了,拉著陳若初的手始終都不肯放開。

“剛纔我的語氣是有些著急了,我並不是誤會你跟他之間有什麼關係,我隻是有些不開心,看到你們兩個人在一起的畫麵,我比較擔心你會喜歡上他而已。”

每一次爭吵的時候,陸西洲總是會用最快的速度跟陳若初服軟,連硬氣都冇辦法硬氣起來,這讓陳若初自己也覺得很頭疼。

“你看看他這麼害怕你的樣子,你就彆跟他提離婚的事情吧。”本來原伊是巴不得他們兩個人早點離婚的,但是現在她有新的目標。

陸西洲轉過頭,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原伊,但是這樣對方是幫他說話的,那他也冇有什麼好說的。

“我現在不想提這些事情,我有事情回公司一趟。”對於陳若初來說,她也不是輕易就離婚的人,她對婚姻這件事情還是比較重視的。

等到陳若初開車離開之後,陸西洲這纔將目光轉到原伊的身上,一臉疑惑不解地說:“你剛纔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你對那個人很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