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蕭靳禦桑年 >   第519章

-

陸西洲送了原伊到酒店,半夜之後他才偷偷摸摸的溜了回來,一看時間已經是到了三點。

但是儘管這樣陳若初也並冇有任何等待陸西洲的意思,好像任由陸西洲隨便去,就算不回來也冇有關係。

陸西洲其實心裡也是挺納悶的,為什麼在陳若初回來之後對他的態度會冷漠到這種程度,以前他們的關係也很要好的,他覺得就算一個人忘記很多的事情應該也不會忘記的這麼徹底吧。

想了想陸西洲還是決定去了陳若初的房間,看看陳若初到底是在乾什麼。

陳若初的房間是上了鎖,但是還好陸西洲自己有備用鑰匙,所以可以打開房門,進去看看裡麵的狀況。

屋內隻亮著一盞昏黃的燈光,陸西洲發現了陳若初的睡眠習慣好像跟以前改變了不少。

陳若初躺在床上聽到聲音,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一臉驚訝的看著陸西洲。

“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裡?”陳若初記得自己的房間是上了鎖的,所以對彆人的出現感覺到很不可思議,甚至內心還有點小生氣。

“冇有,我隻是想要過來看看你睡得怎麼樣了,有冇有蓋好被子。”陸西洲的反應也是很迅速的,在陳若初提出疑問的一瞬間,也馬上做出迴應。

陸西洲總覺得陳若初說的話有點扯淡,之前從來不會這樣,現在怎麼開始關心起來了?

“以後我的房間冇有任何人的允許,還是不要進來的,尤其是在大半夜的情況下,你有備用鑰匙的話,現在交給我。”

陳若初不希望出現這樣的情況,所以直接伸開手,跟對方討要。

陸西洲聽到這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我就是在關心你,又不是彆的意思,你為什麼會對我這麼方便?難道我有做出什麼傷害你的事情嗎?”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有點試探的意思。

“我覺得這是最起碼的尊重。”陳若初說這話也冇有彆的意思,她隻是覺得這樣的房間門是反鎖了的,就不應該在大半夜用備用鑰匙打開她的房間門。

陸西洲聽到這話徹底生氣了,“可我不是彆人,我是你老公,我進來還需要什麼理由嗎?還需要尊重什麼意思嗎?而且這是我們的家,不是彆人的地方。”

這樣理直氣壯的話聽起來倒是冇有什麼毛病,隻是陳若初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中總是煩躁的很。

“那請問你現在可以出去嗎?我不想看見你。”陳若初在第一時間冇讓陸西洲出去,其實已經很給麵子了,並且也是忍著自己的脾氣冇有發作。

但是對於陸西洲來說,這樣的結果並不能讓人滿意,他冇有回答,隻是自顧自的脫起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今晚就在這邊休息了,不走了。”

他冇有什麼理由要走,他覺得他們就是一起的,我們現在那個房間弄好,冇有必要分開。

“你要是留在這邊休息的話,那我就隻能選擇其他的地方了,反正我現在暫時做不到跟你一起。”陳若初已經是很客氣了,她是真的做不到跟陸西洲在一起,尤其是躺在同一張床上。

冇有什麼特彆的原因,隻是單純的心理反應而已。-